他死后,中东才变成如今这般纷乱,天不假时,阿拉伯世界憾矣(下)


  接上篇《他死后,中东才变成如今这般纷乱,天不假时,阿拉伯世界憾矣(上)》。

  感动归感动,回到现实,收回运河此举触怒了在运河拥有股权的英法两国。为了报复埃及,英法同以色列组成联军挥师进攻埃及,面对三国组成的联军,埃及紧接着封锁了跟运河一样具有重要战略地位的蒂朗海峡。不过,虽然有着苏联老大哥提供的大把武器,可毕竟对手是两个前殖民帝国,这场战争埃及打的可谓是举步维艰,时间久了,战败的迹象也就开始逐一出现,埃及的几个重点港口城市尽接沦陷,西奈半岛全部易手。

  他死后,中东才变成如今这般纷乱,天不假时,阿拉伯世界憾矣(下)

  在关键时刻,美国跟苏联这两个新时代大佬跳出来说话了:美国表示这是殖民主义的复苏,并对英国实施经济制裁;苏联更狠,直接丢下一封信说:谁他X的再给我动埃及一根毛,老子就拿核武炸烂它!

  面对美苏两强的压力攻势,英法最终只得选择接受和埃及的停火协议,以色列亦在英法签完停火协议后,同意将军队撤出西奈半岛。所以说,这次战争的结果就是:苏伊士运河仍为通用航道,联军取得了"战术上的胜利",而埃及则取得了"战略上的胜利"。而这次"战略上的胜利"也让纳赛尔的名声和埃及国内的民族意识开始高涨,同时更加大了他打击以色列的决心。

  他死后,中东才变成如今这般纷乱,天不假时,阿拉伯世界憾矣(下)

  那个时候,纳赛尔的名声大到什么程度呢?当时许多的阿拉伯人民会自发性的到集市上,专程去购买他的画像或照,然后带回家,佐以鲜花和《古兰经》,当成神一样的在拜。有些像沙特阿拉伯这样的亲美国家,全国禁止贩卖纳赛尔的画像,可法律仍然阻挡不了饥渴的人民,当地人既然无法透过正当手段来取得画像,那没关系,就到黑市买,更甚者直接从外国走私进口,他们把阿拉伯复兴的希望寄托在纳赛尔身上。

  每当埃及的"阿拉伯之声"电台播放纳赛尔的讲话时,收音机旁总是挤满热情的听众。人们传诵着纳赛尔的故事:纳赛尔贵为总统,但仍然住在普通的平房里,他没有乱七八糟的艳闻,没有贪赃枉法得来的存款,他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埃及,为了阿拉伯。很多阿拉伯国家的人民都盼望自己的国家与埃及合并,接受伟大领袖纳赛尔的领导。

  1958年2月,叙利亚和埃及正式合体为阿拉伯联合共和国。联合共和国的成立在中东掀起了一波波的涟漪,不少的国家,比如什么伊拉克、北也门、约旦都或多或少的表现出了对联邦的支持和想加入的意愿,纳赛尔的"大阿拉伯联邦"梦想,总算有了个开始。

  他死后,中东才变成如今这般纷乱,天不假时,阿拉伯世界憾矣(下)

  1958年埃及和叙利亚合并,纳赛尔当选阿拉伯共和国第一任总统

  俗话说万事起头难。作为埃及的死敌,以色列此时也肯定知道了纳赛尔的"邪恶计划"。大阿拉伯联邦的出现势必会成为以色列的一大威胁,这种事情怎么能够纵容它发生呢?此后的以色列,便开始二十四小时全年无休的,一直紧盯着埃及的一举一动。

  他死后,中东才变成如今这般纷乱,天不假时,阿拉伯世界憾矣(下)

  这种紧逼盯人的计策,没多久就被纳赛尔给发现了,他下令全国开始积极为下一场即将要到来的战争作准备。为了应对战争,阿拉伯联合共和国可谓下足了血本。敌人以色列仅有四百架飞机,埃及就造了八百多架,再加上其他的盟军,少说也有个一千架以上!其他军种更不用说,那完全就是绝对的压倒性优势,这样看起来打赢下一场战争已经是手拿把攒了。为了鼓舞人心,纳赛尔积极的在国内到处演讲。纳赛尔认为,这场战争的目的是:"我们要教会那些愚弄我们、侮辱我们、践踏我们权利的西欧人和犹太人,懂得尊重我们阿拉伯民族,认认真真地把我们当作他们的对手。"

  重点是:"我们要发展和建设我们的国家,以面对我们敌人的挑战。"

  目的是:"这场战争将会是一场持久战,我们的基本目标就是将以色列从地图上抹去!"

  他死后,中东才变成如今这般纷乱,天不假时,阿拉伯世界憾矣(下)

  就这样,随着两国互相不断的扩军备战和对骂,以阿两国之间的关系已经降至了冰点。

  1967年5月23日,纳赛尔故技重施,再次封锁蒂朗海峡,切断以色列对外的唯一航线。这就给了以色列一个求之不得的宣战理由,同一天,以色列对阿拉伯联合共和国宣战,战争开始。

  战争乍始,纳赛尔就把自己最好、最牛的陆军全部快速的送到前线的西奈半岛,毕竟己方拥有人数优势,以色列再强也挡不过这番钢铁洪流的攻势。而且又有苏联及国际舆论的支持,胜利似乎唾手可及!

  他死后,中东才变成如今这般纷乱,天不假时,阿拉伯世界憾矣(下)

  没想到的是,正在进行部队部署的时候,以色列的空军已经飞过来了,以色列发动闪电突袭,在埃及人吃早餐换班的时候,直飞埃及首都开罗并把机场上准备起飞的飞机给炸了个遍。除此之外,他们还在跑道上丢了不少的延时性炸弹。刚丢下去不炸,等到你来修跑道时才炸开,这种炸弹导致工程兵根本无法修复飞机起飞的跑道。其实机场修复已经没有了意义,埃及的空军已经全军覆没,接着,以色列也用同样的招数去对付约旦和叙利亚的空军,于是阿拉伯联盟的空军至此宣告全军覆没

  他死后,中东才变成如今这般纷乱,天不假时,阿拉伯世界憾矣(下)

  没有了空军后的阿拉伯联盟,犹如断了一只臂膀,在制空权被人夺走的情况下,联盟的陆军也紧接着开始溃败。以色列迅速开始反攻,加上空军的支持,地上的埃及坦克全都成了长脚的标靶,没多久,埃及的战线就开始不断后撤,最后更是直退到苏伊士运河,埃及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

  四个月后,联合国介入,两国停战,战争结果以以色列的国土暴增三倍,埃及西奈半岛易手告终。这次这场战役因为打的太快,所以他的另一个名称又叫"六日战争"(这跟当初纳赛尔提出的持久战完全相反)。

  他死后,中东才变成如今这般纷乱,天不假时,阿拉伯世界憾矣(下)

  六日战争中进击的以色列坦克

  六日战争过后,纳赛尔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悲伤和低潮。这次战争的损失实在太大了,原本踌躇满志,结果现实却狠狠的给他到了一盆冷水。打这起,纳赛尔就开始为自己以后的辞职生涯做准备。但是,这时埃及的百姓开始疯狂的为纳赛尔打Call,每天办公室都能接到由各地百姓打来的电话语音支持,由此可见纳赛尔在国民心目中的地位,已经到了不可撼动的程度了。

  1970年9月28日,纳赛尔在心力交瘁的情况下,突发心脏病去世了。他的丧礼有超过五百万人为其送葬,人们唱着:"世间唯一的神阿拉,纳赛尔是他的爱儿"。那时全世界的阿拉伯人把阿拉伯统一、阿拉伯复兴的期望寄托在纳赛尔身上。纳赛尔死了,埃及败了,阿拉伯的统一和复兴,转眼变成看不到期待的渺茫。

  纳赛尔死后,中东变成一片到处都是烽火、恐袭四起的是非之地。如果他能活长一点,像塔利班这样的极端组织就可能不会像现在一样祸害一方,也难保阿拉伯世界不会有一番崭新的形象出现在世人眼前。英雄无分国界,我们不应该因为它的信仰、种族、国籍而去给人家贴标签。虽说纳赛尔真的不是一位优秀的战略家,可换个方向想:它是一位卓越的领导人,至少他做了许多对人民有益的事情,他的功劳远远大于他的过错,凭着这点,他就有资格、也值得被后人永远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