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夜迷乱 四十四




  

  图片发自简书App

  感觉有什么东西落在自已的脖子里,超不舒服的,用手去摸是烟灰,叼着的烟已经燃去了大半,可还是不想动,烟灰就烟灰吧,超不舒服就超不舒服吧!只是想就这样静静的呆着。

  可是,事与愿违,我发现自已叼着的烟让人粗鲁的扯掉了。更感觉有好几股的杀气从四面八方向我扑来,我努力的镇静着自已,想用自已的怨气来挫住那几股杀气,所以继续的闭着眼睛,继续的大脑一片空白,只是一片空白哪来的怨气呢?

  ? 唉!想发泄一下心里的怨气竟一时想不到要如何去发泄了,无奈何只得睁开了眼睛。只见低头收拾台上乱七八糟的酒瓶,吃的是炜炜,粗鲁的扯掉我烟头一脸怒气的是白芸,站在一旁脸上充满鄙视与不屑的是张然。

  “怎么了,我在这喝酒,我只是在这喝酒,你们俩不用这样的表情吧!”

  张然不理,掉过头和收拾完桌面的炜炜一起走开了。切,那个神气样,那个幸灾乐祸的样。

  唉!对于我的灾难张然一直都是如此的态度,用他常损我的话说:“你呀,就是自找的。”? 晕!

  白芸也不理,掉过头随着张然和炜炜同去了,切,这算什么?这三个人这样对我,算什么?郁闷,还是超郁闷!

  面前酒和吃的都让炜炜给收走了,我一个人还坐在这干嘛呢?哼,都不理我。找别的地方去喝,可以吧!站起身想走,却看见炜炜和一个服务生端着吃的走在前面,而张然和白芸则拿着好多的酒走在后面,看他们的方向是往我这边来的。这,这,这是啥意思呢?我站着想走,又开始不想走了。

  十米,五米,越来越近了,他们要干嘛呀!?

  “死蓝天,你傻了,还不过来帮我拿。”? 白芸还是一脸的怒气,帮忙把吃的,酒都摆在了桌上,炜炜,张然和白芸一起坐了下来。

  我不解的看着他们三个。“今天我的炜炜请你喝酒,你能喝多少就喝多少,最好是喝趴在这里,真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你到底想怎么样呢?你开心吗?你真的就不想开开心心的去过每一天吗?一次次的机会摆在眼前,你都视而不见,你,你,我说不下去了,你喝酒吧!刚刚不是不停的叫拿酒吗?喝吧!”

  ? 张然一坐下来就给了我一顿教训,炜炜不拉他他可能还有一堆的道理要讲,白芸倒没说什么,只是自顾的打开瓶盖一杯杯的狂饮了起来,满脸的怒气变成了忧伤,变成了发泄,变成了不知所谓。

  我觉得无语了,无力的坐着,看着白芸,看着张然和炜炜,张然说的没错,我真的挺莫名其妙的,到底在想什么呢?? ?

  “蓝天,你怎么不喝了呀?”? 白芸端着酒杯看着我。?

  “喝,当然要喝了。”? 罢了,一醉虽不能解千愁,但近在眼前的愁还是能解的,我倒满了酒和白芸干了,张然只是鄙视的看着我,炜炜却也倒了酒开始加入我的白芸了。

  疯狂吧!我突然想到了这三个字,于是一把抓起白芸的手看着张然说“这里喝酒醉的快,没意思!我们去K歌吧,边K边唱,那才痛快。”

  说完我拉着白芸就往外走,张然想说什么却见炜炜跟着起身往外走了,便什么也没说出来,也跟着我们走了。

  ? 打的不到一个小时,找到了一家新开的“卡拉OK”厅,而且里面还有一个不大的蹦迪台。进到里面,疯狂强劲的音乐扑面而来,虽然会震的人耳根发麻却又会无形的带动人的每根神经,随着音乐自然的摇摆着我们的身体,时而的在DJ 带动下的尖叫声更是如鸦片一般刺激着每个兴奋的细胞。

  ? 在离迪台远点的地方找个四人坐的吧台坐下了,本想K歌的,可这样的环境似乎去迪台上疯狂的蹦迪更能发泄些什么,点完了吃的,喝的我便拉起白芸奔向了迪台。

  ? 站在迪台上,就算你不动,一直颤抖着的蹦迪台也会让你全身发麻,所以除了动着,你别无选择。

  ? 尽情的挥洒着心里的不快,用力的摆动着身体的每个部位,随着人群随着音乐,一次次的尖叫着。壁顶的灯光快速的飞闪着,不时的飞快的换着颜色,眼睛根本无法适应这样变化着,于是乎便有了错觉,错觉着自已飘在了半空中,头变得轻了起来而且还不停的旋转着,眼前的人都是那么的朦胧,看不清他们的脸,只是在动着,一直动着,永远动着。

  96

  白色浪涛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0.3

  2019.08.01 09:36

  字数 1520

  

  图片发自简书App

  感觉有什么东西落在自已的脖子里,超不舒服的,用手去摸是烟灰,叼着的烟已经燃去了大半,可还是不想动,烟灰就烟灰吧,超不舒服就超不舒服吧!只是想就这样静静的呆着。

  可是,事与愿违,我发现自已叼着的烟让人粗鲁的扯掉了。更感觉有好几股的杀气从四面八方向我扑来,我努力的镇静着自已,想用自已的怨气来挫住那几股杀气,所以继续的闭着眼睛,继续的大脑一片空白,只是一片空白哪来的怨气呢?

  ? 唉!想发泄一下心里的怨气竟一时想不到要如何去发泄了,无奈何只得睁开了眼睛。只见低头收拾台上乱七八糟的酒瓶,吃的是炜炜,粗鲁的扯掉我烟头一脸怒气的是白芸,站在一旁脸上充满鄙视与不屑的是张然。

  “怎么了,我在这喝酒,我只是在这喝酒,你们俩不用这样的表情吧!”

  张然不理,掉过头和收拾完桌面的炜炜一起走开了。切,那个神气样,那个幸灾乐祸的样。

  唉!对于我的灾难张然一直都是如此的态度,用他常损我的话说:“你呀,就是自找的。”? 晕!

  白芸也不理,掉过头随着张然和炜炜同去了,切,这算什么?这三个人这样对我,算什么?郁闷,还是超郁闷!

  面前酒和吃的都让炜炜给收走了,我一个人还坐在这干嘛呢?哼,都不理我。找别的地方去喝,可以吧!站起身想走,却看见炜炜和一个服务生端着吃的走在前面,而张然和白芸则拿着好多的酒走在后面,看他们的方向是往我这边来的。这,这,这是啥意思呢?我站着想走,又开始不想走了。

  十米,五米,越来越近了,他们要干嘛呀!?

  “死蓝天,你傻了,还不过来帮我拿。”? 白芸还是一脸的怒气,帮忙把吃的,酒都摆在了桌上,炜炜,张然和白芸一起坐了下来。

  我不解的看着他们三个。“今天我的炜炜请你喝酒,你能喝多少就喝多少,最好是喝趴在这里,真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你到底想怎么样呢?你开心吗?你真的就不想开开心心的去过每一天吗?一次次的机会摆在眼前,你都视而不见,你,你,我说不下去了,你喝酒吧!刚刚不是不停的叫拿酒吗?喝吧!”

  ? 张然一坐下来就给了我一顿教训,炜炜不拉他他可能还有一堆的道理要讲,白芸倒没说什么,只是自顾的打开瓶盖一杯杯的狂饮了起来,满脸的怒气变成了忧伤,变成了发泄,变成了不知所谓。

  我觉得无语了,无力的坐着,看着白芸,看着张然和炜炜,张然说的没错,我真的挺莫名其妙的,到底在想什么呢?? ?

  “蓝天,你怎么不喝了呀?”? 白芸端着酒杯看着我。?

  “喝,当然要喝了。”? 罢了,一醉虽不能解千愁,但近在眼前的愁还是能解的,我倒满了酒和白芸干了,张然只是鄙视的看着我,炜炜却也倒了酒开始加入我的白芸了。

  疯狂吧!我突然想到了这三个字,于是一把抓起白芸的手看着张然说“这里喝酒醉的快,没意思!我们去K歌吧,边K边唱,那才痛快。”

  说完我拉着白芸就往外走,张然想说什么却见炜炜跟着起身往外走了,便什么也没说出来,也跟着我们走了。

  ? 打的不到一个小时,找到了一家新开的“卡拉OK”厅,而且里面还有一个不大的蹦迪台。进到里面,疯狂强劲的音乐扑面而来,虽然会震的人耳根发麻却又会无形的带动人的每根神经,随着音乐自然的摇摆着我们的身体,时而的在DJ 带动下的尖叫声更是如鸦片一般刺激着每个兴奋的细胞。

  ? 在离迪台远点的地方找个四人坐的吧台坐下了,本想K歌的,可这样的环境似乎去迪台上疯狂的蹦迪更能发泄些什么,点完了吃的,喝的我便拉起白芸奔向了迪台。

  ? 站在迪台上,就算你不动,一直颤抖着的蹦迪台也会让你全身发麻,所以除了动着,你别无选择。

  ? 尽情的挥洒着心里的不快,用力的摆动着身体的每个部位,随着人群随着音乐,一次次的尖叫着。壁顶的灯光快速的飞闪着,不时的飞快的换着颜色,眼睛根本无法适应这样变化着,于是乎便有了错觉,错觉着自已飘在了半空中,头变得轻了起来而且还不停的旋转着,眼前的人都是那么的朦胧,看不清他们的脸,只是在动着,一直动着,永远动着。

  

  图片发自简书App

  感觉有什么东西落在自已的脖子里,超不舒服的,用手去摸是烟灰,叼着的烟已经燃去了大半,可还是不想动,烟灰就烟灰吧,超不舒服就超不舒服吧!只是想就这样静静的呆着。

  可是,事与愿违,我发现自已叼着的烟让人粗鲁的扯掉了。更感觉有好几股的杀气从四面八方向我扑来,我努力的镇静着自已,想用自已的怨气来挫住那几股杀气,所以继续的闭着眼睛,继续的大脑一片空白,只是一片空白哪来的怨气呢?

  ? 唉!想发泄一下心里的怨气竟一时想不到要如何去发泄了,无奈何只得睁开了眼睛。只见低头收拾台上乱七八糟的酒瓶,吃的是炜炜,粗鲁的扯掉我烟头一脸怒气的是白芸,站在一旁脸上充满鄙视与不屑的是张然。

  “怎么了,我在这喝酒,我只是在这喝酒,你们俩不用这样的表情吧!”

  张然不理,掉过头和收拾完桌面的炜炜一起走开了。切,那个神气样,那个幸灾乐祸的样。

  唉!对于我的灾难张然一直都是如此的态度,用他常损我的话说:“你呀,就是自找的。”? 晕!

  白芸也不理,掉过头随着张然和炜炜同去了,切,这算什么?这三个人这样对我,算什么?郁闷,还是超郁闷!

  面前酒和吃的都让炜炜给收走了,我一个人还坐在这干嘛呢?哼,都不理我。找别的地方去喝,可以吧!站起身想走,却看见炜炜和一个服务生端着吃的走在前面,而张然和白芸则拿着好多的酒走在后面,看他们的方向是往我这边来的。这,这,这是啥意思呢?我站着想走,又开始不想走了。

  十米,五米,越来越近了,他们要干嘛呀!?

  “死蓝天,你傻了,还不过来帮我拿。”? 白芸还是一脸的怒气,帮忙把吃的,酒都摆在了桌上,炜炜,张然和白芸一起坐了下来。

  我不解的看着他们三个。“今天我的炜炜请你喝酒,你能喝多少就喝多少,最好是喝趴在这里,真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你到底想怎么样呢?你开心吗?你真的就不想开开心心的去过每一天吗?一次次的机会摆在眼前,你都视而不见,你,你,我说不下去了,你喝酒吧!刚刚不是不停的叫拿酒吗?喝吧!”

  ? 张然一坐下来就给了我一顿教训,炜炜不拉他他可能还有一堆的道理要讲,白芸倒没说什么,只是自顾的打开瓶盖一杯杯的狂饮了起来,满脸的怒气变成了忧伤,变成了发泄,变成了不知所谓。

  我觉得无语了,无力的坐着,看着白芸,看着张然和炜炜,张然说的没错,我真的挺莫名其妙的,到底在想什么呢?? ?

  “蓝天,你怎么不喝了呀?”? 白芸端着酒杯看着我。?

  “喝,当然要喝了。”? 罢了,一醉虽不能解千愁,但近在眼前的愁还是能解的,我倒满了酒和白芸干了,张然只是鄙视的看着我,炜炜却也倒了酒开始加入我的白芸了。

  疯狂吧!我突然想到了这三个字,于是一把抓起白芸的手看着张然说“这里喝酒醉的快,没意思!我们去K歌吧,边K边唱,那才痛快。”

  说完我拉着白芸就往外走,张然想说什么却见炜炜跟着起身往外走了,便什么也没说出来,也跟着我们走了。

  ? 打的不到一个小时,找到了一家新开的“卡拉OK”厅,而且里面还有一个不大的蹦迪台。进到里面,疯狂强劲的音乐扑面而来,虽然会震的人耳根发麻却又会无形的带动人的每根神经,随着音乐自然的摇摆着我们的身体,时而的在DJ 带动下的尖叫声更是如鸦片一般刺激着每个兴奋的细胞。

  ? 在离迪台远点的地方找个四人坐的吧台坐下了,本想K歌的,可这样的环境似乎去迪台上疯狂的蹦迪更能发泄些什么,点完了吃的,喝的我便拉起白芸奔向了迪台。

  ? 站在迪台上,就算你不动,一直颤抖着的蹦迪台也会让你全身发麻,所以除了动着,你别无选择。

  ? 尽情的挥洒着心里的不快,用力的摆动着身体的每个部位,随着人群随着音乐,一次次的尖叫着。壁顶的灯光快速的飞闪着,不时的飞快的换着颜色,眼睛根本无法适应这样变化着,于是乎便有了错觉,错觉着自已飘在了半空中,头变得轻了起来而且还不停的旋转着,眼前的人都是那么的朦胧,看不清他们的脸,只是在动着,一直动着,永远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