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万投资者深陷泥潭 雅百特实控人获缓刑


经过一年多的停牌,江苏雅柏特科技有限公司(雅柏特,SZ.)的实际控制人员被停牌。

9月10日晚,Yabate宣布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陆勇因违反规定而被判违反重要信息,被判处有期徒刑9个月,缓刑1年,并处罚金15万元。关联方李马松被判违反规定,违反重要信息,被判入狱六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十万元。

以上两人在亚巴特被判处财务欺诈罪。 2017年12月,中国证监会对Yabait及其众多董事进行了处罚。

Yabit是否退出市场的交叉点。 2018年7月初,深圳证券交易所启动了Yabato的强制退市机制。根据法院的判决,是时候决定是否退出市场。 9月11日下午,《华夏时报》记者称Yabait为投资人。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公司将退市相关事宜,并可以关注公告。目前,公司的业务仍处于正常运营状态。

此外,Yabate面临众多投资者的要求。来自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严晓丽向《华夏时报》透露,早在2018年底,一些投资者就向亚巴特提出索赔,他们已经赢得了一审胜利判决。该公司拒绝接受上诉并提出上诉。该案件正由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闫晓莉透露,Yabate投资者赢得了一审,法院几乎完全支持投资者的索赔,并没有扣除任何系统性风险。

行政处罚后,他又被判刑

Yabait是金属屋面系统中第一家A股上市公司。 2015年,它被中联电气上市。公司总部位于江苏盐城。主要业务主要用于中高端公共建筑,包括体育场馆,机场候机楼,会议展览中心等。客户主要是项目施工承包商或项目业主。

亚巴特的金融诈骗事件引起了市场的高度关注。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此前曾称其为“一间性质较差的上市公司的跨境金融诈骗案”。

根据中国证监会的调查,为了实现重组业绩承诺,Yababit从2015年至2016年9月通过了虚构的海外工程项目,虚构的国内和出口建材贸易,假冒工程合同和销售还款。运营增加收入约5.8亿元,利润虚假增加约2.6亿元。其中,2015年实际利润为2.3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73%。

2018年7月,中国证监会披露上述行为涉嫌违反披露规则,未披露重要信息。据《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规定》,中国证监会特别召开公安机关会议,决定逮捕亚巴特及相关人员。证券犯罪案件移交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该公告显示该案件由江苏省盐城市公安局调查。盐城市人民检察院于2019年4月向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被告人为陆勇,李马松。检察机关称鲁勇和李马松涉嫌违反规定,未披露重要信息。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期进行了审判。上述判决具有法律效力。

在此之前,2017年12月14日,中国证监会对Yabait及相关人员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的行为进行了行政处罚和市场禁令。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根据《证券法》的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责令改正,纠正,并处以60万元罚款;现任董事长兼实际控制人陆勇被罚款30万元并通过终身证券市场禁令。此外,公司十多名董事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处罚。

金融欺诈已经向外交部发出警告

值得注意的是,雅百特虚构在巴基斯坦的相关项目,一度惊动外交部。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2015年,雅百特以虚构木尔坦项目方式虚增营业收入约2亿元,相应虚增当期营业利润约1.5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约47%。

2017年9月,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披露,经证监会联合巴基斯坦有关部门调查,雅百特所出具的有关巴政要的信函系伪造,也尚未发现证据证明,雅百特同巴境内任何公司和个人有经济关系及资金往来。

证监会披露的行政处罚书具体显示,雅百特通过签订《木尔坦地铁公交工程建设施工合同》,虚构巴基斯坦木尔坦地铁公交工程项目,利用李马松安排的公司构建资金循环,制造海外回款的假象,同时伪造木尔坦项目的工程进度单、人工成本计算单、材料成本等相关资料,安排公司相关人员负责工程相关建设,并将报关出口至巴基斯坦的建筑材料运送到中国香港、新加坡等地,然后再安排有关公司将货物进口回中国,制造项目施工假象。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处罚书还披露了雅百特欺骗监管部门的一个细节。在2016年,雅百特先后向监管机构提供了部分其承建的木尔坦公交车站现场照片。然而根据有关证据,雅百特提供的木尔坦公交车站照片实际为伊斯兰堡公交车站照片。

是否退市静待监管决定

公司及实控人获行政处罚后,实控人再获刑,雅百特正面临退市危机。

2018年7月5日,深交所已正式启动对雅百特的强制退市机制。一般而言,在启动强制退市机制后,雅百特后续可能经历的阶段包括由深交所作出是否暂停上市的决定、在法院判决后深交所作出是否退市决定。

2018年7月5日,雅百特股票曾短暂停牌一天,次日复牌并开始实行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雅百特”变更为“*ST百特”。根据相关规定,在交易三十个交易日后,雅百特于2018年8月16日收盘后停牌。《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这最后的三十个交易日,雅百特股价经历了28个跌停和2个涨停。

2019年9月7日,雅百特发布了关于公司股票存在重大违法强制退市风险提示性公告,公告提及深交所2018年11月发布的退市新规,公司继续维持停牌状态,待法院对公司作出有罪裁判且生效后,依据新规判断是否构成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因公司股票已依据原规则交易满三十个交易日,如深交所依据新规决定对公司股票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在暂停上市前,不再给予公司股票三十个交易日的交易期。

雅百特会否退市有待监管部门作出决定。而值得注意的是,尽管雅百特表示本次刑事诉讼事项,对本公司生产经营、财务状况均无影响,但公司的经营状况堪忧已是不争的事实。2019年上半年财报显示,雅百特上半年营收2405万元,同比下滑90%;净利润为亏损2433万元,而上年同期盈利616万元;扣非净利润为亏损2640万元,上年同期为盈利442万元。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雅百特股东户数约3.5万户。众多投资者深陷雅百特泥潭,无奈走上了诉讼索赔的道路。臧小丽律师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部分投资者向雅百特提起索赔的案件,已经取得一审胜诉判决书。法院判决支持的索赔范围是:自2016年3月25日起至2017年4月7日期间买入,并且在2017年4月8日及以后卖出或者继续持有该股票的受损者。

臧小丽律师透露,法院几乎全额支持了一审胜诉投资者的索赔诉求,并未扣减任何的系统性风险。此外,她代理的绝大多数雅百特投资者索赔案件,刚刚开始进入到诉讼程序,因为被列入被告席的不仅包括雅百特公司,还有金元证券及众华会计师事务所,这两家中介机构为雅百特提供服务未能勤勉尽责被证监会处罚,因此也被投资者列入了被告名单。

(责任编辑:DF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