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庙、佛像和梦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中秋节的前一天,阿杰一个人上了山,很快,蒙蒙的细雨把他的全身淋得湿漉漉的,他却浑然不觉,依然不急不徐地走着。

  走到半山腰,雨下得仿佛瓢泼,他才四处张望,想找一个避雨的地方。

  这荒山野岭,去哪避雨?

  突然他看到远处似乎有一所房子,连忙跑了过去。

  走进才看清,原来是一座年久失修的破庙。

  走进庙里,他脱下身上湿透的衣服,拧干重新穿上,找到一处干燥的地方,用手拂去尘土,坐下,环顾四周,只见到处挂着密密麻麻的蜘蛛网,一尊笑眯眯的弥勒佛像已残缺不全,看得出,已经多年没有香火的痕迹。

  他双手合十拜了拜,对着佛像说:“只有佛祖大肚能容,已残缺成这样依然笑容满面。”

  外面的雨还没有停下的意思,他望着雨呆呆坐着,阴郁又爬上心头。

  自己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上?父母离异,疼爱自己的奶奶去世,只有一个喝了酒认钱不认人的爷爷,没有一丝温暖,如今,事业受挫,债务缠身,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他越想越悲哀,眼泪不由自主落下来。于是,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一瓶安眠药。

  就在他仰面准备吞下的时候,突然看到了笑着的佛像。

  他的手一抖,药散落一地。

  人为什么哭着来到这个世上,或许就是知道为人不易,生而为人,用一世的修行,才能尝尽人生百味。

  席地而坐,看着雨落在地上,砸出一个个圆圆的水泡,困意袭来,恍惚间,回到家里。

  刚刚走到家门口的阿杰正要开门,身后突然出现两个彪形大汉,一边一个,架起他走到停在一边的一辆豪华轿车,不由分说塞进车里,然后把他带进一个豪华的房间。

  他惊魂未定愣愣地站在原地,这是哪里?他们是谁?为什么抓我?我也没得罪什么人呀!

  冷静下来以后,一连串的问号出现在脑海中。

  奇怪的是,这些人把他抓来以后,就不管不问,人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不管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这样安慰着自己。然后才仔细观察所在的房间。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惊掉了下巴。

  整个房间太豪华了,简直可以用“金碧辉煌”形容,古时候的皇宫也没有这么豪华。床帘、沙发,地毯,拿出一样,可能普通人一年不吃不喝也买不起。

  他又挨个房间转了一圈,房间里的电子产品或许是目前最先进的,因为有许多他不会使用。

  这是哪里呀?这个问题再次冒出。如此豪华是不是传说中的总统套房呀。

  他躺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上,心里想,如果现在来一杯酒就好了。

  没承想,手里真的出现了一杯红酒。

  太美了,这样的日子哪怕过上一天,此生就无憾了。

  “啪!”他的脸被一团湿漉漉的东西重重砸了一下,他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抓下脸上的东西一看,原来是屋顶被雨水冲下的一团稀泥。

  “唉,原来是在做梦。”自己坐着竟然睡着了。

  这么美的梦醒得真不是时候,真可惜了那杯没喝进口的红酒。

  想想刚才的梦,梦里的情景还历历在目,突然,他的脑子像被什么人点化,瞬间清醒。现在这点事算什么,自己还年轻,有失败的资本,迟早有一天,我要拥有梦里豪华的房间。

  这时,雨过天晴,他的心情也像雨后的天空,豁然开朗。

  96

  流失的青春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17.9

  2019.08.02 21:09

  字数 1165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中秋节的前一天,阿杰一个人上了山,很快,蒙蒙的细雨把他的全身淋得湿漉漉的,他却浑然不觉,依然不急不徐地走着。

  走到半山腰,雨下得仿佛瓢泼,他才四处张望,想找一个避雨的地方。

  这荒山野岭,去哪避雨?

  突然他看到远处似乎有一所房子,连忙跑了过去。

  走进才看清,原来是一座年久失修的破庙。

  走进庙里,他脱下身上湿透的衣服,拧干重新穿上,找到一处干燥的地方,用手拂去尘土,坐下,环顾四周,只见到处挂着密密麻麻的蜘蛛网,一尊笑眯眯的弥勒佛像已残缺不全,看得出,已经多年没有香火的痕迹。

  他双手合十拜了拜,对着佛像说:“只有佛祖大肚能容,已残缺成这样依然笑容满面。”

  外面的雨还没有停下的意思,他望着雨呆呆坐着,阴郁又爬上心头。

  自己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上?父母离异,疼爱自己的奶奶去世,只有一个喝了酒认钱不认人的爷爷,没有一丝温暖,如今,事业受挫,债务缠身,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他越想越悲哀,眼泪不由自主落下来。于是,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一瓶安眠药。

  就在他仰面准备吞下的时候,突然看到了笑着的佛像。

  他的手一抖,药散落一地。

  人为什么哭着来到这个世上,或许就是知道为人不易,生而为人,用一世的修行,才能尝尽人生百味。

  席地而坐,看着雨落在地上,砸出一个个圆圆的水泡,困意袭来,恍惚间,回到家里。

  刚刚走到家门口的阿杰正要开门,身后突然出现两个彪形大汉,一边一个,架起他走到停在一边的一辆豪华轿车,不由分说塞进车里,然后把他带进一个豪华的房间。

  他惊魂未定愣愣地站在原地,这是哪里?他们是谁?为什么抓我?我也没得罪什么人呀!

  冷静下来以后,一连串的问号出现在脑海中。

  奇怪的是,这些人把他抓来以后,就不管不问,人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不管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这样安慰着自己。然后才仔细观察所在的房间。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惊掉了下巴。

  整个房间太豪华了,简直可以用“金碧辉煌”形容,古时候的皇宫也没有这么豪华。床帘、沙发,地毯,拿出一样,可能普通人一年不吃不喝也买不起。

  他又挨个房间转了一圈,房间里的电子产品或许是目前最先进的,因为有许多他不会使用。

  这是哪里呀?这个问题再次冒出。如此豪华是不是传说中的总统套房呀。

  他躺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上,心里想,如果现在来一杯酒就好了。

  没承想,手里真的出现了一杯红酒。

  太美了,这样的日子哪怕过上一天,此生就无憾了。

  “啪!”他的脸被一团湿漉漉的东西重重砸了一下,他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抓下脸上的东西一看,原来是屋顶被雨水冲下的一团稀泥。

  “唉,原来是在做梦。”自己坐着竟然睡着了。

  这么美的梦醒得真不是时候,真可惜了那杯没喝进口的红酒。

  想想刚才的梦,梦里的情景还历历在目,突然,他的脑子像被什么人点化,瞬间清醒。现在这点事算什么,自己还年轻,有失败的资本,迟早有一天,我要拥有梦里豪华的房间。

  这时,雨过天晴,他的心情也像雨后的天空,豁然开朗。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中秋节的前一天,阿杰一个人上了山,很快,蒙蒙的细雨把他的全身淋得湿漉漉的,他却浑然不觉,依然不急不徐地走着。

  走到半山腰,雨下得仿佛瓢泼,他才四处张望,想找一个避雨的地方。

  这荒山野岭,去哪避雨?

  突然他看到远处似乎有一所房子,连忙跑了过去。

  走进才看清,原来是一座年久失修的破庙。

  走进庙里,他脱下身上湿透的衣服,拧干重新穿上,找到一处干燥的地方,用手拂去尘土,坐下,环顾四周,只见到处挂着密密麻麻的蜘蛛网,一尊笑眯眯的弥勒佛像已残缺不全,看得出,已经多年没有香火的痕迹。

  他双手合十拜了拜,对着佛像说:“只有佛祖大肚能容,已残缺成这样依然笑容满面。”

  外面的雨还没有停下的意思,他望着雨呆呆坐着,阴郁又爬上心头。

  自己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上?父母离异,疼爱自己的奶奶去世,只有一个喝了酒认钱不认人的爷爷,没有一丝温暖,如今,事业受挫,债务缠身,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他越想越悲哀,眼泪不由自主落下来。于是,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一瓶安眠药。

  就在他仰面准备吞下的时候,突然看到了笑着的佛像。

  他的手一抖,药散落一地。

  人为什么哭着来到这个世上,或许就是知道为人不易,生而为人,用一世的修行,才能尝尽人生百味。

  席地而坐,看着雨落在地上,砸出一个个圆圆的水泡,困意袭来,恍惚间,回到家里。

  刚刚走到家门口的阿杰正要开门,身后突然出现两个彪形大汉,一边一个,架起他走到停在一边的一辆豪华轿车,不由分说塞进车里,然后把他带进一个豪华的房间。

  他惊魂未定愣愣地站在原地,这是哪里?他们是谁?为什么抓我?我也没得罪什么人呀!

  冷静下来以后,一连串的问号出现在脑海中。

  奇怪的是,这些人把他抓来以后,就不管不问,人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不管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这样安慰着自己。然后才仔细观察所在的房间。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惊掉了下巴。

  整个房间太豪华了,简直可以用“金碧辉煌”形容,古时候的皇宫也没有这么豪华。床帘、沙发,地毯,拿出一样,可能普通人一年不吃不喝也买不起。

  他又挨个房间转了一圈,房间里的电子产品或许是目前最先进的,因为有许多他不会使用。

  这是哪里呀?这个问题再次冒出。如此豪华是不是传说中的总统套房呀。

  他躺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上,心里想,如果现在来一杯酒就好了。

  没承想,手里真的出现了一杯红酒。

  太美了,这样的日子哪怕过上一天,此生就无憾了。

  “啪!”他的脸被一团湿漉漉的东西重重砸了一下,他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抓下脸上的东西一看,原来是屋顶被雨水冲下的一团稀泥。

  “唉,原来是在做梦。”自己坐着竟然睡着了。

  这么美的梦醒得真不是时候,真可惜了那杯没喝进口的红酒。

  想想刚才的梦,梦里的情景还历历在目,突然,他的脑子像被什么人点化,瞬间清醒。现在这点事算什么,自己还年轻,有失败的资本,迟早有一天,我要拥有梦里豪华的房间。

  这时,雨过天晴,他的心情也像雨后的天空,豁然开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