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笑,大家都是搬砖的人,认识到这一点,就知道什么是可变因素。


  最开始的搬砖,是纯手工的体力活,人人都是两只手,这时候看的是谁的力气大,谁的工作量和效率就高。

  之后人们开始使用简单的工具,比如用麻绳或树藤,把砖头捆起来,拖着走或者拉,都比较省力气。

  使用简单工具后,人们才意识到合作的效率真的高。至今这个合作模式还是一直在,不变的是精神,变的是意识。

  合作久了,大家的情绪都比较低落,因为这种工作模式既无聊又没趣。所以人们意识到,不能继续合作,但是又得保证工作质量,问题在哪呢?

  人的大脑是复杂的,当然是工具的问题了,工具不管复杂,所以人操作起来没有难度,自然效率还是不够高。

  所以工具变成了一门技术,不仅是形象的技术,更要发展抽象的技术。比如把艺术融入工具中,成了广告,把数学融入工具中,成了信息技术等等。

  即使科学家把大脑所有的处理能力都融入工具中,还是没办法把抽象的世界具体化,比如科学家想建立第二个地球,把地球所有的可视化和微量元素都加进去,还是没能成功。一个简单的推理是,你的工具还没复杂到大脑的程度。

  同样是搬砖,搬砖的人变了,工具也变了,甚至砖都变了。不变的是这个过程,是这种模式。

  所以你从古至今都能听到搬砖这个词,这对我又有啥启发呢?我能改变什么?

  既然大家走的模式都一样,我也没必要做无效的挣扎,因为在你看清生活的另一面,还能微笑的热爱生活,这不是多么了不起的态度,而是生而为人不得不思考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