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裤子破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今年春天,我买了一条黑色的运动裤,我穿着感觉很舒服,于是就经常穿。

  前段时间,有一天,我拿了洗好晾干的裤子,忽然发现裤子屁股后面的竖缝撑开了,还有很多条斜着的裂缝。我就请妻子看了,想让她帮我缝一下。她瞅了一眼说,这个缝不好修补,扔了买条新的吧!

  我有点不舍得扔,但喜欢运动裤,就从网上又买了条运动裤来穿,只是始终没有忘记那条旧裤子。那条旧裤子就这样扔掉,实在可惜,其他地方都好好的呢。

  上周六回新区,我顺路去了某个小区,我知道那里有修补衣服缝裤边的。

  我拿了旧裤子过去,说明来意。那位缝衣女微微笑了笑,轻轻地硕:“这种衣服都是年龄大的人才来修补的,年轻人早都扔了不要。”呵呵,一不小心,我已经年龄大了。

  这些年,日子过得好了,有时候,我还说爸妈,别不舍得花钱,该享受生活要享受生活。其实,我也不比他们强到哪里去。不是没钱买裤子,总是舍不得乱扔,说是敝帚自珍也罢,不舍得浪费也行,反正是随便扔了,心里很不舍得。那个曾经艰苦的岁月,也已经在我身上打下了烙印。

  那位缝衣女挺忙,我就撇下衣服走了,周日上午才去取裤子。我用支付宝付了5元的维修费,又仔细看看裤子,她在我的裤子里面垫了一块同色的衬布,直接用明线缝纫,走线很密实,感觉很结实,就是局部摸着有点硬硬的。

  忽然,我记得曹禺先生《雷雨》里的一个情节:

  鲁侍萍:老爷那种绸衬衣不是一共有五件?您要哪一件?

  周朴园 :要哪一件?

  鲁侍萍 :不是有一件,在右袖襟上有个烧破的窟窿,后来用丝线绣成一朵梅花补上的?还有一件,——

  周朴园 :(惊愕)梅花?

  鲁侍萍 :旁边还绣着一个萍字

  。。。。。。

  这里不说曹禺先生所写剧情的含义,单说鲁侍萍的衣服修补方法。她能在衬衣那个破洞上缝了朵梅花出来,一定是更好看了。只是,缝衣女的业务很忙,完全没有那种讲究,也没有那么用心,没能缝个什么花样来,也就没有那么好看了,但还是能穿得出去的。

  现在的时代,是一个个性可以张扬的时代,也是一个日子越过越好的时代。“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很多人的衣服不是因为旧了或者破了不穿,而是不喜欢了而放到柜子里。这些旧衣服,过去有人收,现在是自己直接送到社区里的回收柜里 。而有的人喜欢做旧的新衣服,水洗,磨毛,猫爪,甚至专门做成若干洞洞,夏天穿了凉快,已是一种个性和时尚。

  衣服破了,要不要修补?每个人可以有自己的选择,无对错。只是,地球上的资源有限,不随意浪费资源,还是应该提倡的。不知道您怎么看?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96

  曹会智

  2019.08.05 22:23*

  字数 997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今年春天,我买了一条黑色的运动裤,我穿着感觉很舒服,于是就经常穿。

  前段时间,有一天,我拿了洗好晾干的裤子,忽然发现裤子屁股后面的竖缝撑开了,还有很多条斜着的裂缝。我就请妻子看了,想让她帮我缝一下。她瞅了一眼说,这个缝不好修补,扔了买条新的吧!

  我有点不舍得扔,但喜欢运动裤,就从网上又买了条运动裤来穿,只是始终没有忘记那条旧裤子。那条旧裤子就这样扔掉,实在可惜,其他地方都好好的呢。

  上周六回新区,我顺路去了某个小区,我知道那里有修补衣服缝裤边的。

  我拿了旧裤子过去,说明来意。那位缝衣女微微笑了笑,轻轻地硕:“这种衣服都是年龄大的人才来修补的,年轻人早都扔了不要。”呵呵,一不小心,我已经年龄大了。

  这些年,日子过得好了,有时候,我还说爸妈,别不舍得花钱,该享受生活要享受生活。其实,我也不比他们强到哪里去。不是没钱买裤子,总是舍不得乱扔,说是敝帚自珍也罢,不舍得浪费也行,反正是随便扔了,心里很不舍得。那个曾经艰苦的岁月,也已经在我身上打下了烙印。

  那位缝衣女挺忙,我就撇下衣服走了,周日上午才去取裤子。我用支付宝付了5元的维修费,又仔细看看裤子,她在我的裤子里面垫了一块同色的衬布,直接用明线缝纫,走线很密实,感觉很结实,就是局部摸着有点硬硬的。

  忽然,我记得曹禺先生《雷雨》里的一个情节:

  鲁侍萍:老爷那种绸衬衣不是一共有五件?您要哪一件?

  周朴园 :要哪一件?

  鲁侍萍 :不是有一件,在右袖襟上有个烧破的窟窿,后来用丝线绣成一朵梅花补上的?还有一件,——

  周朴园 :(惊愕)梅花?

  鲁侍萍 :旁边还绣着一个萍字

  。。。。。。

  这里不说曹禺先生所写剧情的含义,单说鲁侍萍的衣服修补方法。她能在衬衣那个破洞上缝了朵梅花出来,一定是更好看了。只是,缝衣女的业务很忙,完全没有那种讲究,也没有那么用心,没能缝个什么花样来,也就没有那么好看了,但还是能穿得出去的。

  现在的时代,是一个个性可以张扬的时代,也是一个日子越过越好的时代。“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很多人的衣服不是因为旧了或者破了不穿,而是不喜欢了而放到柜子里。这些旧衣服,过去有人收,现在是自己直接送到社区里的回收柜里 。而有的人喜欢做旧的新衣服,水洗,磨毛,猫爪,甚至专门做成若干洞洞,夏天穿了凉快,已是一种个性和时尚。

  衣服破了,要不要修补?每个人可以有自己的选择,无对错。只是,地球上的资源有限,不随意浪费资源,还是应该提倡的。不知道您怎么看?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今年春天,我买了一条黑色的运动裤,我穿着感觉很舒服,于是就经常穿。

  前段时间,有一天,我拿了洗好晾干的裤子,忽然发现裤子屁股后面的竖缝撑开了,还有很多条斜着的裂缝。我就请妻子看了,想让她帮我缝一下。她瞅了一眼说,这个缝不好修补,扔了买条新的吧!

  我有点不舍得扔,但喜欢运动裤,就从网上又买了条运动裤来穿,只是始终没有忘记那条旧裤子。那条旧裤子就这样扔掉,实在可惜,其他地方都好好的呢。

  上周六回新区,我顺路去了某个小区,我知道那里有修补衣服缝裤边的。

  我拿了旧裤子过去,说明来意。那位缝衣女微微笑了笑,轻轻地硕:“这种衣服都是年龄大的人才来修补的,年轻人早都扔了不要。”呵呵,一不小心,我已经年龄大了。

  这些年,日子过得好了,有时候,我还说爸妈,别不舍得花钱,该享受生活要享受生活。其实,我也不比他们强到哪里去。不是没钱买裤子,总是舍不得乱扔,说是敝帚自珍也罢,不舍得浪费也行,反正是随便扔了,心里很不舍得。那个曾经艰苦的岁月,也已经在我身上打下了烙印。

  那位缝衣女挺忙,我就撇下衣服走了,周日上午才去取裤子。我用支付宝付了5元的维修费,又仔细看看裤子,她在我的裤子里面垫了一块同色的衬布,直接用明线缝纫,走线很密实,感觉很结实,就是局部摸着有点硬硬的。

  忽然,我记得曹禺先生《雷雨》里的一个情节:

  鲁侍萍:老爷那种绸衬衣不是一共有五件?您要哪一件?

  周朴园 :要哪一件?

  鲁侍萍 :不是有一件,在右袖襟上有个烧破的窟窿,后来用丝线绣成一朵梅花补上的?还有一件,——

  周朴园 :(惊愕)梅花?

  鲁侍萍 :旁边还绣着一个萍字

  。。。。。。

  这里不说曹禺先生所写剧情的含义,单说鲁侍萍的衣服修补方法。她能在衬衣那个破洞上缝了朵梅花出来,一定是更好看了。只是,缝衣女的业务很忙,完全没有那种讲究,也没有那么用心,没能缝个什么花样来,也就没有那么好看了,但还是能穿得出去的。

  现在的时代,是一个个性可以张扬的时代,也是一个日子越过越好的时代。“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很多人的衣服不是因为旧了或者破了不穿,而是不喜欢了而放到柜子里。这些旧衣服,过去有人收,现在是自己直接送到社区里的回收柜里 。而有的人喜欢做旧的新衣服,水洗,磨毛,猫爪,甚至专门做成若干洞洞,夏天穿了凉快,已是一种个性和时尚。

  衣服破了,要不要修补?每个人可以有自己的选择,无对错。只是,地球上的资源有限,不随意浪费资源,还是应该提倡的。不知道您怎么看?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