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无羡蓝湛说聂明玦是被害的,聂怀桑表情痛恨,说明他主导了一切




  魏无羡蓝湛说聂明玦是被害的,聂怀桑表情痛恨,说明他主导了一切。

  魏无羡和蓝湛调查剑灵的事,被引到了清河,他们在一座墓里救了金凌,金凌中了恶诅痕。蓝湛发现墓外面有人,追去,截下了那人的衣服碎片,凭借衣服碎片,找到了那人,那人是聂怀桑。聂怀桑解释那墓是他们家族的坟场,那里设有阵法,目的就是让先人留下的刀不要躁动,不要影响聂家人的生活,他也没想到金凌会闯进去,破坏了阵法,险些丧命。

  

  

  魏无羡把金凌身上的恶诅痕引到自己身上,回去后见到蓝湛,蓝湛带的剑灵突然躁动。他俩猜测这剑灵和恶诅痕有关,也就是和那座墓有关,那座墓就是剑灵让他们去的地方。他俩又去墓里,发现聂怀桑正在重新修建,蓝湛曾经破开的墙快被修好了,蓝湛又一剑破开墙,魏无羡取出里面的尸骨,但并没有发现有阴虎符的痕迹。

  

  

  

  魏无羡猜测是不是和聂家葬在这里的佩刀有关,他让聂怀桑取出所有佩刀,之后魏无羡蓝湛检查佩刀,发现所有佩刀的刀灵都在这,都没有阴虎符痕迹。魏无羡问所有佩刀都在这吗,聂怀桑说所有的都在这。蓝湛说聂明玦的佩刀不在这,蓝湛跟魏无羡说起聂明玦去时的场景,当年聂明玦在金氏的宴会上发疯,筋脉尽断,逃走后,没人见过他的尸体。聂怀桑听着他们说话,表情阴沉。

  

  

  

  

  魏无羡猜测剑灵就是聂明玦的刀灵,有人用它引他们来这,就是让他们知道它主人是聂明玦,它接下来估计是要他们去找聂明玦。蓝湛判断聂明玦走火入魔不是意外,剑灵这么躁动,说明聂明玦是被人害的。聂怀桑听着,眼瞪着,手指弯曲抓石棺,他在隐忍愤恨,这表明他早就知道聂明玦是被人害的,如果不是,那现在他听蓝湛魏无羡这么说,就应该非常激动,大喊大叫,痛哭流涕,而不是隐忍愤恨。

  

  

  既然聂怀桑知道聂明玦是被害的,那他就会查找凶手,有人用剑灵指引魏无羡蓝湛找聂明玦,所以这人就是聂怀桑。魏无羡刚活过来,就遇到了舞天女幻境,还见到了温宁,这说明魏无羡复活是有预谋的,魏无羡被引导着调查聂明玦的事,说明让魏无羡复活是聂怀设计的,聂怀桑主导了所有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