秉承行知精神 办为农村造血的教育


编者按:10月18日,我们庆祝陶行知先生诞辰125周年。陶行知先生一生致力于教育事业,特别是农村教育事业。今天,我们纪念陶行知,希望从他过去的实践和思想中找到仍然存在的闪光点,为中国农村教育的发展和完善输送更多的智慧和营养。在本期中,我们将关注它-

主持人:

本报记者姚晓丹

客人: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朱兆辉

向向明,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

北京师范大学袁桂林教授

杨东平北京理工大学教育学院教授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文东茂教授

吴明海中国民族大学教育学院教授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与课程学院副教授周逸仙

安徽省太湖县昭和初中王立军老师

1“培养学生改变农村生活,不是真正的农村师范学校”

朱朝晖:1917年从美国回国后,陶行知先生曾经把精力放在改善教育上。1921年,中国教育改善会成立,这使他愿意改善教育有了实施的组织基础。他重新当选了。两届中国教育促进会理事是中国教育促进会从成立到停办的唯一理事。受当前形势的影响,1926年以后,中国教育促进会原有形式的活动停止了,但中国教育促进会改善教育的意志没有中止,而是转移到农村改造。他出版了《中华教育改进社改造全国乡村教育宣言书》并创办了中国教育。陶行知的生命教育理论是在社会进步和小庄实验农村师范学校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

1927年初,陶行知在南京郊区创办了肖庄实验农村师范学校。他的学校目标是:“立足于村庄的实际生活,培养具有农民技能,科学思想,艺术兴趣,转变社会精神的教师,为农民服务。”他进一步认为:“培养学生改变农村生活并不是真正的农村师范学校。”也就是说,教育必须包含改造社会的意义,而不改造社会的教育不是陶行知。说教育。教育改善只是改造社会的一个具体要素。这开辟了他的农村教育运动。这表明陶行知的重点已经从教育改进转向农村转型,以更加集约化的方式改善教育,提高社会认同度。

从教育改良到农村转型的过渡不是一种放弃和背叛,而是一种教育改进的方向,一个新的阶段和联系,与他从那时起开展的各种教育运动形成一致。总的来说,在所有这些阶段,教育改进的意图始终是一致的。实现这种转变的关键是陶行知认为,教育是一种社会转型,教育改良和农村转型是可以互操作的。因此,他将其用于农村转型,不断深化他所信奉的教育改进思想和方法。但是,进入农村转型后,这些理论不再是抽象的,而是在与实践相结合的基础上,陶行知成立于。具有人格特征的生命教育理论。

陶行知的农村转型在很大程度上仍然运用了教育改进的理论和基本方法。然而,在进入农村转型之后,这些理论不再是抽象的,而是基于实践与创造的结合。陶行知人格特征的生命教育理论是“生命是教育,社会是学,教是一体”的生命教育理论。这些方法不再是陈设,而是通过真实实验改造社会的有效性。总体而言,在中国农村的实际情况中,教育改进进入了各种力量博弈的新阶段,教育改进的理论和实践得到了丰富和发展。

向贤明:陶行知先生本人是一名受过高等教育的留学人员。回到中国后,他没有追上高级官员或知名专家的名字。相反,他走进农村并建立了教育。他的身体反映了儒家的家乡情怀和墨家的修行精神。

袁桂林:我们今天正在学习陶行知先生的精神。它应该像上帝比形状更重要。原因是我们时代的背景与陶行知先生的背景完全不同。 100多年前,小农的经济和社会发展继续陶行知先生的实践。他的思想与当时农业社会中的农民教育是一致的。如今,城市化的趋势不可避免,经济发展和扶贫的步伐正在加快。我认为,失去陶行知和学习陶行知的现实意义在于,我们对中小学教育工作者的关心仍然太小。我们必须特别强化这方面。

周义贤:陶行知先生是一位伟大的人民教育家。伟大的地方在哪里,我认为有三点特别值得学习。首先是他所指出的农村教育的历史使命和发展方向,即农村教育应该为农村群众服务,满足人民满意的教育。其次,陶先生的奉献精神是“抱着一颗心,没有半草”,农村教育尤其需要这种精神品格。三是在实践中扎根,通过实践探索。

楚朝晖:应该说,陶行知当时的实践在理论上并不完美,但他仍然做了很多实际的事情。他认为,农村教育改革的目标是创造人民的幸福,将自己定位为村民党,而不是以救赎和救济的形式。在我们改变国家的时候,这些宝贵的经验值得学习和思考。我认为农村转型仍是中国当前社会建设的重要任务。农村而不是血液的血液生产教育还没有真正完成。农村教育改善和农村社会转型的关键性和艰巨性不容忽视。

2农村教育不是要让农村服务于城市,而是城乡应该形成一种平等互动的良性生态关系

杨东平:我认为当前农村中小学教育最重要的问题不是学校设施有多好,而是教师是否有多少,教师应该教什么。

陶行知先生与当时的一般知识分子之间的区别在于,他明确提出了教育的两条主线:一方面,他反对坚持传统的中国教育,另一方面,他也反对完全复制西方教育。那么,农村学生今天需要什么样的教育?这个问题非常紧迫。

袁桂林:义务教育阶段还有很多值得思考的事情。例如,要弄清楚农村义务教育阶段的儿童比例,农村地区的父母,留守儿童和学龄前儿童的比例。特别是对于留守儿童的教育,我们必须找到底线。只能留在农村而不能融入城市的儿童不容错过。我认为有必要讨论农民如何带孩子到城市安居乐业的问题。

王立军:让我向您介绍一下我所知道的一些农村学校目前面临的情况。

首先,教师,农村学校的教师仍然不稳定。优秀的教师仍然希望通过各种渠道进入城市。在乡镇学校引进优秀教师并不容易。几年后培养优秀教师并不容易。农村学校教师的老龄化和女性化过高,长期发展对学生健全人格的培养产生了负面影响。与此同时,农村学校教师待遇差,地位低下也使许多优秀学生不愿意考虑高考中的师范专业。目前,在农村学校,传统的教育方法仍占主导地位。将先进设备送到学校后,教师很少主动使用它。另一方面,音乐和美术领域也缺乏专业教师。因此,有些学生仅限于文化学习。

第二个是来源。目前,大量学生流向小城市,导致农村学校入学不满。一方面,农民工婚姻状况不稳定导致大量单亲家庭和留守儿童。另一方面,农村伴随儿童的趋势日益激烈,从幼儿园到大学一直陪伴儿童,导致儿童自我保健能力薄弱。另外,由于缺乏传统的家庭式教育,父母往往注重满足孩子的物质条件,却忽视了他们的道德品质教育。基于农村的文化建设也令人担忧,儿童的学习和生活也很无聊。

楚朝晖:陶行知从事农村改造已有90年历史。在过去的90年里,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根据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数据,2015年中国城镇化率达到56.1%,城镇常住人口达到7.7亿。有些地方也开始了户籍制度改革。同时,我们也看到城市化教育率达到74%,高于人口城市化率近20个百分点,说明农村教育的紧迫性。

陶行知曾在他的文章《一切乡村建设必须为农民谋福利》中强调过:“我们的农村教育同志应该全身心地投入到我们的3.4亿农民中。我们应该”向农民们“烧心焚香”。他明确提出反对天使派,教村民课的儒家派,建立模范的模范派,倡导城乡隔离的桃花源派,摧毁民权的绅士派,解除农村破产的富裕派,以及猪希望将农民视为盈利工具的派系。在数量和规模方面,农村教育在过去90年中确实取得了很大进步,但在农民福利方面仍存在很大差距。

农村而不是血液的血液生产教育还没有真正完成。陶行知的农村教育主张村民必须具备改造农村社会的精神和能力,而不是被动地接受转型或教育。农村教育的目的是发展和发展农民和农民,并提高他们的活力。他反对使国家越来越贫困的“分配”教育,并主张农村教育应该“血”而不是“血”,用于农村生活和社会发展。农村教育不是让村庄服务于城市,也不是简单地将村民转变为城市人。城乡应形成平等互动的良性生态关系。目前,由于城乡教育差距较大,公民与村民享受的教育服务差距较大,导致城市教育对农村教育的巨大影响,消耗了生命力和生命力。村里,失去了村里的长期自治权。发展的能力。改变这种情况需要付出很多努力。

我想在这里说一点。目前有一种理解,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村庄的问题将越来越少。随着人口进入城市,村庄的教育问题将越来越少。这种理解只能从单方面的角度来看。它不是从长期发展和源与流之间的关系来考虑的。没有看到城市和农村地区是正常社会中相互补充的两种社会形式。在许多情况下,农村社会是城市生活的源泉。忽视解决农村社会问题,忽视农村教育的改善,将对未来整个社会的发展带来一系列负面影响。因此,农村教育改善和农村社会转型的关键和艰巨性质不容忽视。

吴明海:陶行知先生的民族教育思想对今天很有帮助。例如,我们不应该狭隘的民族教育,而应该坚持对公众的教育。坚持全世界的爱的教育,民族教育应该是爱的教育。否则,可能会被误解为一顿意外的大餐。我们应该承认、理解和尊重各国之间的差异。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陶先生对平民教育的启示。少数民族地区的农村是全国范围最广的地区。陶先生说,当时的少数民族地区还存在一些问题。提高少数民族地区农村教育质量,增强农村教育吸引力。要充分认识农村教师是少数民族地区农村教育的灵魂。农村教育发挥着重要作用。我们也希望有关部门能够采取更加合理和优惠的政策。

三。真正的教育不是传授知识,而是美德。美德是根,才干是最后一根。

朱朝晖:陶行知在中国教育改革中,非常注重民粹主义教育的目的和实验主义教育的方法。小庄实验村师范学校本身就是一个实验。所用的方法是陶行知倡导的教育改良的基本方法。即使对于整个农村的重建,他也提倡普遍采用实验方法,他说:“中国幅员辽阔,人不一样,我们必须建立更多的实验研究中心,才能促进无害化。如果以一种方式适用于全国,难免会遭到嘲笑。

陶行知到了小庄后,提议给农民“烧心、烧香”。他的衣着、语言和行为显然与村民很亲近。他还主张学生要有农民的心。使用的校歌[0x9a8b]是由当地民歌组成的。学生们跳的大多数舞蹈都是改编自当地的舞蹈。这些都使陶行知的教育改良与乡村重建生动地结合起来,深入到蓬勃的乡村生活中。

相对而言,他在东南大学担任教授时所表达的教育改进话语存在明显差异。那时候,他的话语主要基于书面的学术语言,他后来称之为“海洋八股”人力车“。

周义贤:农村问题依然严峻。农村教育中的许多人仍然不满意,例如留守儿童,这需要我们创新和发展思想。此外,还要加强农村教师的德育教育,加强农村课程教学改革,全面提高农村学校的教育质量。

温冬茂:让我们谈谈陶行知的思想实践。我最近读过《锄头舞歌》。真正的教育不是知识的转移,而是美德,美德也是唯一的。知识就是力量,力量是刀,没有方向,它可以是好的或坏的,只有通过良知的教育才能使人好。我不在乡下,应该为农村做点什么。一方面,我们从事学院的建设,人民自己也会建造它们。同时,他们也会吸引一些愿意补贴的企业。与此同时,我们将把每个已建立的农村学院转移到互联网上,并培养大量的志愿者。我认为,在培养志愿者方面,完全可以在当今社会中使用互联网。关于学院的骨干,我们要通过三组,一组是新乡县。从农村来看,现在有回归农村的意愿;一个是农村老师,有知识和时间上大学;另一个是目前正在每年教学的一组大学生。有很多大学生。我现在在做什么,我觉得这很有意思。我想用一点点人和一点点来做。我相信这也可能是陶行知所希望的,社会的希望,也是人民的希望。我们想深入地做这件事,设置它,并在石头上滴水。 (记者姚晓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