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即战役亲历者杨文训:把伤员绑在身上运下战场


  今年87岁的杨文训老人,在解放青岛战役期间,曾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二军医疗队的一名卫生员。战场上,虽然没有直接上阵杀敌,但对于战争的残酷性,身处医疗队的杨文训却体会更深。

  

  “每天都有战友在眼前牺牲,他们都是比爹妈还要亲的人。”由于年事已高,老人忘却了许多往事,但回忆那段峥嵘岁月,仍非常激动。

  1949年2月,17岁的杨文训从老家牟平参军入伍,“大年初三我就跟着征兵的干部走了。”参军后,先是在胶东军区卫校学习了两个月医护知识,之后被分到胶东军区后勤部门做卫生员。伴随青即战役打响,杨文训被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二军医疗队,负责包扎和急救。

  “前面打仗,我们就在后方治疗。”杨文训回忆说,接收的都是刚从前线下来的伤员,“从伤员就能看出来战斗非常惨烈,很多伤员断胳膊缺腿,有的还没包扎完呼吸就停止了。”

  “记得有一个伤员,水都喂不下去,他哭我也哭,太遭罪了。”杨文训说,没有亲眼见到的人根本无法想象,有的伤员伤情太重,无法动弹,他就嘴对嘴地给他喂水喝,把食物在嘴里咀嚼好了再喂给病号。

  尽管医疗队在后方,但危险一点也不少。伤员一般由担架队的人运送过来,但有时候人手不够,杨文训他们也得顶着炮火冒死去运送伤员,“力气大的直接背着,我那时候年纪小,力气不大,背不动,就用绑腿的绳子把伤员绑在身上,就那么拖着运下来。”

  “敌人炮火密了,子弹、炮弹都不长眼睛,我们治疗伤员的时候,身边有炮弹爆炸是常事。”杨文训说,自己的班长和副班长都是在治疗伤员的过程中被敌人的炮弹打中牺牲的。

  提起死去的战友,杨文训眼圈变红,接下来又是一阵抽泣声。

  在战争中,不光有鲜血和牺牲,也有温暖的时刻。那时候粮食紧张,杨文训曾经一个周才吃三顿饭,“很多老百姓拿出自己的粮食分给我们,还主动帮我们照顾伤员,就像一家人。”

  1949年6月2日,青岛解放,但杨文训并没有跟随前方部队一起进入青岛市区,而是驻扎在城阳一带多待了两个月,“因为还有很多伤员需要照顾,需要把他们转到后方医院。”杨文训说,现在生活好了,永远都不能忘记那些牺牲的烈士,永远都不能忘记那段历史,“现在这么好,都是他们用生命换来的。”

  片/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孙远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