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猪队友的旅行,还真是平平无奇


  和毛利午餐2天前我要分享

  

  旅行回来后两三天了,总觉得日子有点恍惚,不够真实,有点像做梦。我不知道你有没有体会过这种悬浮感,日子太好过了以至于产生自我怀疑:不会吧,这是属于我的那部分吗?

  旅行一开始,那天我一直记得是相当痛苦的一天,在机场集合前,因为某些原因,我彻夜工作,凌晨4点开始收拾行李,5点半叫醒小陈,他从床上起来的时候,整整呆坐了好几分钟,直到我踹了他一脚:快走,不然来不及了。

  坐在去机场的车上,我跟小陈感慨:你说什么时候日子就不这么苦了呢?

  没想到,跟他在浦东机场再见后,好日子说来就来。

  本来吧,我们家有个惯例,一到机场,小陈就会惊慌失措一般大叫:糟糕,钱包没拿。糟糕,小孩书包没拿,糟糕……经历过多次的我已经见怪不怪,拿出大将精神,只需要问他:护照拿了吗?手机拿了吗?但有一次,忘了带电脑充电线的小陈,还是差点被我掐死:那我怎么工作啊?

  这回到了浦东机场,我义无反顾首先升了次舱,随后在贵宾休息室里打开电脑,不忧不虑不慌不忙,把剩下的工作做完。一个人,简直优雅得就像那些形色匆匆的商务人士了。

  经过12小时的飞行后,我跟团友在巴黎机场集合,有人跑过来说:毛老师,我经常看你的专栏。我刚开始思索要不要抖抖偶像包袱,团友就说,您要工作吗?那我们把行李放这里,去逛逛哈。

  是的,我要工作,长久以来,旅行从来都不是休假。每次跟小陈和儿子出去玩,我通常会利用上一切机会,比如,小陈带儿子去超市,我会在超市停车场的房车里,写一篇专栏,父子俩去坐小火车,我留在酒店写文章,他们去沙滩玩,那我当然不如留在房间干活。

  我习惯了,旅行通常比呆在家里更辛劳。

  不瞒你说,这一次也抱着受苦受难的决心来的。

  

  因为这一次是跟团,印象中跟团旅行简直就是灾难,主要是不自由,一个成年人像幼儿园小朋友一样,被带着去哪里,这哪里是梦想中的旅行了?

  结果一到布达佩斯机场,经过一天一夜的旅途颠簸后,我认为像幼儿园小朋友一样被乖乖领到大巴上,而且直接被发张房卡的安排,还挺好的。

  要知道和小陈一起出去玩,我们还需要在机场天人交战一番,到底是打车还是公共交通。上个月去日本,我不管不顾说,好累,打车走吧。计价器跳出两万日元时,一时之间有点刺激,任性的代价竟然这么贵?

  这一回跟团,领队是个德国人,没事就爱说两句笑话,说到法国人,他脸上荡漾着不可言喻的微笑:呵呵,法国人。然后开始一边摆胯一边慢条斯理东看西看。说到买东西,他说我在英国买袜子,在法国买香水,在意大利买领结……

  那东欧呢?在匈牙利可以买什么?

  领队又浮现出了不可言喻的微笑:呵呵,买点吃的吧。

  我刚进入这个团队,团友周老师就对我提出了批评:旅行就是旅行,你不能老是工作,这样人怎么受得了?领队添油加醋,在维也纳的莫扎特雕像前,深沉地说:莫扎特一生赚了很多钱,但花的比赚得更多,导致债台高筑,死的时候连块墓地都买不起,连个房子都没有。做人,可千万不能像莫扎特一样啊。

  于是每次我说我要回去工作了,德国人总是一脸深沉地说:想想莫扎特……

  

  我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正式开启骄奢淫逸的日子。

  每天早上,参观完辉煌的大教堂,绚丽的夏宫,找个咖啡馆,坐下点一杯香槟。香槟可太好了,一口下去,整个人都活了。

  欧洲人很爱喝气泡水,有一天德国人告诉我,他从来不喝still,也就是我们中国人喝的那种正常的矿泉水,对他来说,sparkling,气泡水,才是真正的水,still喝起来就跟死的一样。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你要是不在超市仔细辨别,随手拎一瓶水,总是带气的气泡水。

  生活要有泡泡。

  这种泡泡,就是周作人说的,无用的东西,好看的衣服,好吃的食物,闲逛的心情,生活忽然就活了,变得很有意思。

  

  参观皇宫,导游会讲,250年前,一般人想也不要想来这里。进去一看,发现皇室贵族过的生活,也不过就是这样。最有意思的地方,是房间通常都是夹层设计,隐蔽的房门里,躲着等待铃响的仆从,门关上,贵族们想谈什么谈什么。

  我跟团友周老师说,你说我们当父母的,是不是也要有这种自觉,小孩摇铃了,再扑上去,别老是在他面前晃来晃去。

  中年老母亲周老师一口反驳:哼,凭什么我是随时待命的仆人?

  刚觉悟好没多久,她又给快20岁的儿子打电话:学车了吗?学日语了吗?中饭吃了什么?

  我认为周老师显然是酒没喝够,当我一天喝三杯香槟的时候,就已经进入了“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的境界,手机那头,只有跳脚的助理,和一催再催的编辑。

  

  旅途进入末尾的时候,我得了一点感冒咳嗽的小病,这在之前还从没发生过,一般来说,这几年出去玩,从来没有使用过旅行保险。后来一想,应该是因为这一次,实在太放松了。

  放松到身体也松弛了一下,得了一点头疼脑热容易累的病,在布拉格,结束一天的旅途,整个人泡在一整个浴缸的热水里时,那种松弛感,简直像释放了整年的劳累。

  那是一个半山上的酒店,每次上山都需要做一个一百米高的半山缆车。傍晚回去的时候,光影洒在整个房间里,美得就像一幅画。

  

  跟我想象中的跟团行实在差别甚远,我本来以为会坐半夜航班,住糟糕的连热水都有问题的酒店,碰到俗气的队友。

  结果呢,我的团友周老师是大学英语老师,我们跟着德国领队,在查理大桥畅谈起了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不可承受之轻》。

  这真的有点太不真实了。

  从一地鸡毛的生活中,哗——,跳到了美术,历史,音乐,香槟交错的东欧。

  而且这一路,我什么都没丢,钱包在,手机在,护照在。

  以至于回了上海,还有点茫然,不会一切都这么顺利吧?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我从梦里走出来的瞬间,是两天之后,小陈带着儿子从欧洲回来,他们到家的时候我还在床上倒时差,儿子一脚跳上床,踩在我头发上,快活地嚷嚷着:妈妈妈妈妈妈,快点起来看我的模型。

  小陈穿着他新买的鲜黄色的靴子,洋洋得意问我:好看吗?

  啊,我终于从梦里出来了,这个梦因为过分顺利,实在有点平平无奇的感觉,只觉得里面有太多香槟,太多气泡。

  但怎么说呢,缺了点惊险刺激峰回路转,还真就是一次普普通通的旅行。

  难道正常人出门旅行,都是这样平静,喜乐,快活的???

  

  你可能还喜欢▼一起午餐!▼收藏举报投诉

  

  旅行回来后两三天了,总觉得日子有点恍惚,不够真实,有点像做梦。我不知道你有没有体会过这种悬浮感,日子太好过了以至于产生自我怀疑:不会吧,这是属于我的那部分吗?

  旅行一开始,那天我一直记得是相当痛苦的一天,在机场集合前,因为某些原因,我彻夜工作,凌晨4点开始收拾行李,5点半叫醒小陈,他从床上起来的时候,整整呆坐了好几分钟,直到我踹了他一脚:快走,不然来不及了。

  坐在去机场的车上,我跟小陈感慨:你说什么时候日子就不这么苦了呢?

  没想到,跟他在浦东机场再见后,好日子说来就来。

  本来吧,我们家有个惯例,一到机场,小陈就会惊慌失措一般大叫:糟糕,钱包没拿。糟糕,小孩书包没拿,糟糕……经历过多次的我已经见怪不怪,拿出大将精神,只需要问他:护照拿了吗?手机拿了吗?但有一次,忘了带电脑充电线的小陈,还是差点被我掐死:那我怎么工作啊?

  这回到了浦东机场,我义无反顾首先升了次舱,随后在贵宾休息室里打开电脑,不忧不虑不慌不忙,把剩下的工作做完。一个人,简直优雅得就像那些形色匆匆的商务人士了。

  经过12小时的飞行后,我跟团友在巴黎机场集合,有人跑过来说:毛老师,我经常看你的专栏。我刚开始思索要不要抖抖偶像包袱,团友就说,您要工作吗?那我们把行李放这里,去逛逛哈。

  是的,我要工作,长久以来,旅行从来都不是休假。每次跟小陈和儿子出去玩,我通常会利用上一切机会,比如,小陈带儿子去超市,我会在超市停车场的房车里,写一篇专栏,父子俩去坐小火车,我留在酒店写文章,他们去沙滩玩,那我当然不如留在房间干活。

  我习惯了,旅行通常比呆在家里更辛劳。

  不瞒你说,这一次也抱着受苦受难的决心来的。

  

  因为这一次是跟团,印象中跟团旅行简直就是灾难,主要是不自由,一个成年人像幼儿园小朋友一样,被带着去哪里,这哪里是梦想中的旅行了?

  结果一到布达佩斯机场,经过一天一夜的旅途颠簸后,我认为像幼儿园小朋友一样被乖乖领到大巴上,而且直接被发张房卡的安排,还挺好的。

  要知道和小陈一起出去玩,我们还需要在机场天人交战一番,到底是打车还是公共交通。上个月去日本,我不管不顾说,好累,打车走吧。计价器跳出两万日元时,一时之间有点刺激,任性的代价竟然这么贵?

  这一回跟团,领队是个德国人,没事就爱说两句笑话,说到法国人,他脸上荡漾着不可言喻的微笑:呵呵,法国人。然后开始一边摆胯一边慢条斯理东看西看。说到买东西,他说我在英国买袜子,在法国买香水,在意大利买领结……

  那东欧呢?在匈牙利可以买什么?

  领队又浮现出了不可言喻的微笑:呵呵,买点吃的吧。

  我刚进入这个团队,团友周老师就对我提出了批评:旅行就是旅行,你不能老是工作,这样人怎么受得了?领队添油加醋,在维也纳的莫扎特雕像前,深沉地说:莫扎特一生赚了很多钱,但花的比赚得更多,导致债台高筑,死的时候连块墓地都买不起,连个房子都没有。做人,可千万不能像莫扎特一样啊。

  于是每次我说我要回去工作了,德国人总是一脸深沉地说:想想莫扎特……

  

  我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正式开启骄奢淫逸的日子。

  每天早上,参观完辉煌的大教堂,绚丽的夏宫,找个咖啡馆,坐下点一杯香槟。香槟可太好了,一口下去,整个人都活了。

  欧洲人很爱喝气泡水,有一天德国人告诉我,他从来不喝still,也就是我们中国人喝的那种正常的矿泉水,对他来说,sparkling,气泡水,才是真正的水,still喝起来就跟死的一样。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你要是不在超市仔细辨别,随手拎一瓶水,总是带气的气泡水。

  生活要有泡泡。

  这种泡泡,就是周作人说的,无用的东西,好看的衣服,好吃的食物,闲逛的心情,生活忽然就活了,变得很有意思。

  

  参观皇宫,导游会讲,250年前,一般人想也不要想来这里。进去一看,发现皇室贵族过的生活,也不过就是这样。最有意思的地方,是房间通常都是夹层设计,隐蔽的房门里,躲着等待铃响的仆从,门关上,贵族们想谈什么谈什么。

  我跟团友周老师说,你说我们当父母的,是不是也要有这种自觉,小孩摇铃了,再扑上去,别老是在他面前晃来晃去。

  中年老母亲周老师一口反驳:哼,凭什么我是随时待命的仆人?

  刚觉悟好没多久,她又给快20岁的儿子打电话:学车了吗?学日语了吗?中饭吃了什么?

  我认为周老师显然是酒没喝够,当我一天喝三杯香槟的时候,就已经进入了“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的境界,手机那头,只有跳脚的助理,和一催再催的编辑。

  

  旅途进入末尾的时候,我得了一点感冒咳嗽的小病,这在之前还从没发生过,一般来说,这几年出去玩,从来没有使用过旅行保险。后来一想,应该是因为这一次,实在太放松了。

  放松到身体也松弛了一下,得了一点头疼脑热容易累的病,在布拉格,结束一天的旅途,整个人泡在一整个浴缸的热水里时,那种松弛感,简直像释放了整年的劳累。

  那是一个半山上的酒店,每次上山都需要做一个一百米高的半山缆车。傍晚回去的时候,光影洒在整个房间里,美得就像一幅画。

  

  跟我想象中的跟团行实在差别甚远,我本来以为会坐半夜航班,住糟糕的连热水都有问题的酒店,碰到俗气的队友。

  结果呢,我的团友周老师是大学英语老师,我们跟着德国领队,在查理大桥畅谈起了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不可承受之轻》。

  这真的有点太不真实了。

  从一地鸡毛的生活中,哗——,跳到了美术,历史,音乐,香槟交错的东欧。

  而且这一路,我什么都没丢,钱包在,手机在,护照在。

  以至于回了上海,还有点茫然,不会一切都这么顺利吧?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我从梦里走出来的瞬间,是两天之后,小陈带着儿子从欧洲回来,他们到家的时候我还在床上倒时差,儿子一脚跳上床,踩在我头发上,快活地嚷嚷着:妈妈妈妈妈妈,快点起来看我的模型。

  小陈穿着他新买的鲜黄色的靴子,洋洋得意问我:好看吗?

  啊,我终于从梦里出来了,这个梦因为过分顺利,实在有点平平无奇的感觉,只觉得里面有太多香槟,太多气泡。

  但怎么说呢,缺了点惊险刺激峰回路转,还真就是一次普普通通的旅行。

  难道正常人出门旅行,都是这样平静,喜乐,快活的???

  

  你可能还喜欢▼一起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