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拉屎都不关门的人尽然会敲门你能想象嘛~


小说:一个拉屎都不关门的人尽然会敲门你能想象嘛~

才走进一楼大堂就发现韦前进一个人坐在公共休息沙发上,我知道他也给我带来了好消息,他告诉我今天下班不要走,我想见的人会过来和我会面!我点了点头然后上楼用销售部的电话给陈梦妮打了个电话,我希望她帮我传达一下今天不要抓人的想法因为我还要他们带我去见识见识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组织!

这一整天我都出在忐忑不安的情绪下,什么都不相干什么电话也不想接,我反复确认了一下包包上的摄像头虽然他们把我的钻石扣换成了一颗椭圆形的黑色珍珠,但多看几次以后发现也挺搭的……前段时间招收过来的小组捷报频传,今天是月底,公司还在顶层开了业绩表彰大会,看着那些洋溢在脸上的骄傲我真替他们悲哀,我原以为这些金融高材生在工作中知道了这是怎么样的一个骗局之后起码也会有一半人会离去,但事实上却一个人也没有离开甚至还找来同学加入。可惜啊~你们这激情要付诸东流了,你们可能要被我搞失业咯~不过你们比我幸运虽然同样是第一次工作但你们有着大把翻身的机会而我已经没有了!

终于熬到了下班时间,可恶的是尽然这么多人选择自主加班!你们这些成年人的世界我可真不懂了,你们都拖家带口的下班了怎么还不回去享受天伦之乐呢?好烦躁好想吸根烟,不知道其他烟民的状态怎么样就就我个人来说,我时常带着烟但就是没有打火机!这又不好意思去向他们借,于是我走到前台去翻找有没有打火机,但前台美女的桌子上各种小瓶子小盒子简直跟宝藏堆一样!

“韦少还在吗?”有人在我头顶上敲了敲桌子问到。

我一抬头尽然发现是应禹!他也楞了一下认出是我之后笑着说道“怎么,方总还兼任前台小妹呀!”我没有理他而是扭头看向了他身后的那个一下子躲起来的人,那是黄婷!我看了她一眼笑了,这可真是巧了应禹来找韦前进尽然带了黄婷!,她根本不敢看我,我猜她的心里肯定像见了鬼一样怕我!现在我还不想怎么样她因为今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我告诉应禹韦前进的办公室然后继续找打火机!

“学妹你在找什么呢?”又是一个人在我头顶上问话,我很不耐烦的抬起头发现这个人有些眼熟,既然叫我学妹那就是一个学校的了,他看我眼神不善赶紧解释道“下班了所以就叫了一声学妹应该没关系吧没违反公司制度吧?”

“没关系,你有打火机吗?”我直接问到。

“有!”他给了我一个纯黑色的打火机,我不知道这是什么牌子什么材料但是手感很好我很喜欢,所以我脸皮及厚的问道“这,能送给我吗?”

“当然可以,完全没问题!”他开心的像个傻子一样把打火机又一次给我并且恰到好处的和我一起走出公司顺便表达了一下加微信的请求。我对着电梯门口的垃圾桶对他说道“下班了就早点回家吧,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可能会有雷劈下来!”

本来我想在外面透透气走几圈,但突然想到要是那个人来了直接认出我那多尴尬,所以我还是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学着昨天韦前进的样子关上了门拉上了所有的窗帘开始等待这至暗的一刻!我记得我等了好久,上班的同事们已经走完了,我听到有人进来,而且还是高跟鞋的声音,是个女人,这声音走向了韦前进的办公室。我又等了一会儿,又出现了一个脚步声,这个脚步声由远及近慢慢走了过来,接着门外传来了敲门声,韦前进在外面说道“来见见!”

我的天呐……韦前进尽然还会敲门!这简直不可思议!一个拉屎都不关门的人尽然会敲门你能想象嘛~这么有礼貌的韦前进我当然不能不给面子,我站了起来然后非常别扭的把我的包包挂在了手腕上,我以这种走秀模特一样的奇怪姿势确保摄像头正对前方,同样的我也用这种奇怪的姿势打开了韦前进办公室的门。

“你们几个怎么在这儿?”我看着坐在里面的应禹和郁红玉奇怪的问了一句然后转身就想离开,但我发现外面的天气真的开始打雷,我还怕打雷,于是我转身回去再次看着他们问道“你们俩……该不会就是?”

“方小姐好久不见啊……没错,我们三个就是你今天想见的人!”郁红玉率先开口到。

我张大了嘴震惊地说不出话来,我的会议就像是向外太空发射出去的无线电波,总是想抓住点什么或者被什么抓住一样,但最后还是一无所获!我又看向了应禹这个外表绅士的斯文败类尽然也在,我还曾经和他……这三个人原来就是这个组织的头目!他们曾经联手害死了乔云清还把单纯的朱碧橙弄上了毒瘾,现在他们又像丰悦林下手了而且还要直接整死我!而我确在这大半年的时间里不停地为他们办事,不惜出卖自己的身体和灵魂来做他们的帮凶!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这么认为:乔云清和朱碧橙以及现在的丰悦林全都是我的推波助澜?想到这儿我的信念开始动摇了,我觉得自己的双手尽然沾满了朋友的鲜血,我那苦苦寻找的凶手尽然就是自己?于是我心中那些滔天仇恨在这一刻土崩瓦解烟消云散,我甚至想自己扇自己几巴掌!失去了仇恨我变的独木难支,我失去了面对他们的勇气,同时也失去了控制身体的力量。我的心脏如遭重击我的双眼开始不能聚焦,我想直接逃走,我的全身都开始颤抖起来,沙发就在我的左边但我没有丝毫力量控制自己的双腿走过去,我感觉有些燥热,头皮开始冒汗黏糊糊的,本来挂在我手腕上的包包想铁一样重虽然我很努力的想抓住它但这个重如千斤的包还是从我手上滑落掉在了地上,我模糊的看到有一个东西从里面滚了出来但我此刻全身像散了架一样根本分不清楚那是什么东西,正当我陷入崩溃边缘的时候一阵悦耳的歌声响了起来,这个声音我有些耳熟,哦我想起来了,我这瘫痪的脑子失去了金钱和仇恨的寄托尽然对音乐变的如此敏感!这不就是当初我在女团做助手的时候小鹅唱的那首好听的歌嘛,那时候下班了我时常会哼着这首歌回寝室,哼着歌上床睡觉,但从我包里掉出来的东西为什么能唱这首歌?我努力眨了眨眼睛,终于看清楚了那东西原来是丰悦林在她的公司开业时送我的礼物,原来这还是一个音乐盒呀~不知道现在丰悦林的情况如何,她可千万别再出什么事啊~如果我今天失败了或者现在直接逃走,那么她就再也没有未来了?

于是我又能看清前方那三张笑盈盈的丑恶嘴脸了!紧接着我的大脑开始清醒了过来身体和四肢又开始行动自如了,幸好以前那位跟在应禹身边的上仙不在,要不然他肯定能够看穿这一切!

我蹲下来捡起撒落一地的东西然后把丰悦林给我的礼物塞进了大衣口袋最后挺直腰杆走到沙发前面坐下,这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惩罚对任何人来说都是非常致命的,所以我决定补一补!我抓起一包放在茶几上的香烟迫不及待的点燃然后靠在沙发背上猛吸了一口,那种眩晕感就像是第一次抽烟那样像第一次接吻一样像第一次爱一个人那样令人全身舒泰!

“应禹,我猜到了你是个伪君子没想到你尽然这么恶心!”我闭着眼睛说到。

应禹没有回应我反而是郁红玉又开口说道“刚刚看到你好像不舒服,但这么快就能恢复过来这可真是不可思议啊~不过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当初韦少向我要谢舒妤的时候我也和你一样痛苦!”

“原来谢舒妤是你的人啊~那可真是不好意思了郁总!”我还是闭着眼睛回答到。

“没关系,一条听完的小狗而已哪有今天的方总重要!哈哈哈!”郁红玉今天的笑声很特别就像是她的高跟鞋和地板的摩擦声一样难听!

“你们就不用再叙旧了,咱们还是谈谈正事儿吧!”韦前进拉上了所有的窗帘说道“你是怎么安然无恙的出来的?这本是一个必死的局面!你没有任何机会!”

“你们难道不知道吗?”我反问到。

“你太看得起我们了,我们不是神,不是什么都知道的!”韦前进说道“我的一个警察朋友告诉我,你在局里的同乡带你去了一趟市总局然后你就这么出来了!你的那个同乡只是个小人物不可能有什么能力,而你……据我说知你并没有这方面的资源吧~”

真是狡猾的家伙,尽然变着法的审问我!但我怎么可能在市总局有什么关系,我保持着沉默就像是赌徒在桌子下面的底牌不到最后一刻是不可能亮出来的!

“据我所知,前几天市总局的那个人去了一趟京城,而那几天正好是方总出差的日子!会不会……”应禹说完看向了郁红玉“郁姐你打听一下吧!”

郁红玉点了点头然后打了几个电话,她等了十分钟然后笑的合不拢嘴,对着他们说道“那位大人物在慈善晚会上买下了方总为他泡一壶茶的时间,不过你们猜接下来怎样了?”郁红玉饶有兴趣的看着我说道“我的朋友告诉我,方总理都没理她直接扔掉了杰出青年的奖杯走了哈哈哈!”

我靠!不是吧,还有这么巧的事情,那个买我时间的人尽然恰好是市总局的人?我为自己捏了一把汗。

“这么说的话,那为什么反而会有这么大的面子?”韦前进不解地问到。

“你这话问的~”郁红玉站了起来然后坐在我的沙发扶手上搂着我的肩膀亲切地说道“你们两都是男人,难道不知道得不到的女人才是最好的吗?”

“那就老规矩投票吧!”韦前进似乎很急。

“我当然是赞成的!方总来了之后就阴阳调和啦~”郁红玉很是愉快的看向应禹,应禹没有立即表态而是站起来走了一圈,然后把黄婷拉了出来推到我面前说道“咱两的关系可不是她们两个家伙能比的,今天虽然是投票但成与不成咱们几个以后都不可能是敌人了,所以这个人还是交给你,另外坑你朋友的那个骗贷的明天我也会交出来,这两人就算是我给你的赔罪礼物!那么,刚刚已经证明了你的实力,现在,是否也能拿个投名状出来表示一下加入我们的诚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