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后门大街》


?

  《后门大街》是朱光潜写的一篇散文。朱光潜原来一定是有听说过的。后来在简书有人经常提到他的美学,俨然似一个虔诚追随者。于是百度去了解,果然是位大家,并且也是安徽人。枞阳县离得也不远,便有一股自豪气。概晓得文学历史上有个桐城派,更好像因此以为自己身上也得了些许这样的气质而有点得意。当然,这仅仅是我自个的遐想。但由此似乎对朱光潜这个人不再感到那么陌生。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他的美学著作我没有读过,甚至怕是读不懂。我自然留意不太容易编史入册的小文,例如幸好就有他的散文,忙拜读了两篇,其中之一就是《后门大街》。

  不想读了甚是喜欢,油然生出亲切与好感。读着读着,我就仿佛看到一位学者模样的清瘦老者走在一条古旧的街巷,掩卷仿若可见他在向我微笑,在轻缓抬手与我招呼。

  对那条后门大街也就相熟了。似可见作者每天从住所慈慧殿三号出来,慢悠悠一路逛过去。古董店,书店,沿街的贩夫走卒,人间烟火气,生活气息扑面而来。把这一带的地貌景象,作者的习惯日常都了然于一幅画图之中。这样一种代入感,既是作者文字叙写的功劳,也将作者的生活暴露在读者面前。在这一点上看,作家是光明磊落的善者,无形中接受着历史与现在的监督和约束。

  后门大街是一条普通的街道,然而离家同样不远的天安门大街,北海繁华热闹之地不去,偏不由自主地喜欢逛后门大街,个中缘故作者说得风趣幽默。作个简单的比较,这就是学者与名星的分别。对于作家,写一篇文章,尤其是像《后门大街》这样的散文,必然是离不开他的生活和对生活的热爱与观察,体现了作者的精神面貌品性爱好气质修养,人文互相反映互相融合。

  试想一个平日里不善交友,不善言辞的人,叫他天天邀三约五海聊,定是勉为其难。又因个里有一股风骨或气质,不耐于世俗相一搏,笑怒不由心实在不是个性,莫不如自个到那一个陌生的敞开的环境中去,像逛菜市场像淘旧书摊般自得其乐,才算是一美事。

  我尚且不知道作家在现实生活中与他的作品中是不是有所区别?比如朱光潜在《后门大街》中说去逛后门大街缘于他“解闷”的需要或办法,似是一种逃离。如果叫读者仅看文章,以为作者个个都是幽默风趣潇洒倜傥,实大概为不尽然。林清玄就很会演讲。只是有一件挺搞笑的事:一位崇拜他的年轻女读者不满意他的相貌,说像“火云邪神”,感叹相见不如怀念。因而是没有绝对。但每一个作家本人必定像他的作品一样,有属于自己的个性品质。

  在读不同的作家的作品时,相同的感受是文章都写得好,足够一辈子来学习。不同的是作品本身表现出来的气质千姿万态,各有千秋。这是必定的。如果说把作家比作一处风景,那么每一处风景都有它不可复制特别的地方。因此,我认为作家是永远不会被淘汰,前提是你有优秀的作品。

  读《后门大街》的文字词句,仿若眼前就站着一位这样的老者:沧桑,智慧,慈善。语言简洁,凝炼,准确。内容涵盖量丰富。可谓世事洞明是学问,喜笑怒骂皆文章。

  从《后门大街》里走出来,我不自觉的在现实中搜索属于自己的这样的“大街”。或许是远还没有这样的实力,没有逢上这样的生活,几十年来,居然是惨白杂乱荒芜一片。努力一番,想到的竟是老屋后的竹林。那是我消磨少年时光的秘密场所。当然不秘密,如此说只是因为常常是独自一个人去。竹林就在老屋后檐,沿着长着杂草的小径走上去。春天时的竹笋,晨曦雾照的竹林,竹林地旁有三两棵茶树,一块不大的石头边有一棵杜仲树,竹林里还有一棵桃树,偶尔开几朵花,累年下并不见其长高长大。有小蜻蜓在沾满露水的竹叶或青草上点点飞停,或在夕阳返照之下,炊烟袅袅,不时几只不知名的归鸟鸣叫。我时常要去查看它们,独自一个人在林间逡巡。说不出到底是什么吸引着我,还是我究竟喜欢一个人这样呆着?还时常早早的跑到林中去念书,老师和家生长们都说,早上念书容易记得住。但时至如今,我也想不起那时在竹林里背的课文都是叫什么。

  或许扯远了。我家老屋的竹林自然与后门大街无法比拟。从老屋的竹林到后门大街,也都尽成了流年下的影子。在时空流转中,今天得以让我在这两处偶做片刻停留,感受领略一番,也是件快乐的事。

  96

  一山晚啼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1.5

  2019.07.29 06:03*

  字数 1630

  《后门大街》是朱光潜写的一篇散文。朱光潜原来一定是有听说过的。后来在简书有人经常提到他的美学,俨然似一个虔诚追随者。于是百度去了解,果然是位大家,并且也是安徽人。枞阳县离得也不远,便有一股自豪气。概晓得文学历史上有个桐城派,更好像因此以为自己身上也得了些许这样的气质而有点得意。当然,这仅仅是我自个的遐想。但由此似乎对朱光潜这个人不再感到那么陌生。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他的美学著作我没有读过,甚至怕是读不懂。我自然留意不太容易编史入册的小文,例如幸好就有他的散文,忙拜读了两篇,其中之一就是《后门大街》。

  不想读了甚是喜欢,油然生出亲切与好感。读着读着,我就仿佛看到一位学者模样的清瘦老者走在一条古旧的街巷,掩卷仿若可见他在向我微笑,在轻缓抬手与我招呼。

  对那条后门大街也就相熟了。似可见作者每天从住所慈慧殿三号出来,慢悠悠一路逛过去。古董店,书店,沿街的贩夫走卒,人间烟火气,生活气息扑面而来。把这一带的地貌景象,作者的习惯日常都了然于一幅画图之中。这样一种代入感,既是作者文字叙写的功劳,也将作者的生活暴露在读者面前。在这一点上看,作家是光明磊落的善者,无形中接受着历史与现在的监督和约束。

  后门大街是一条普通的街道,然而离家同样不远的天安门大街,北海繁华热闹之地不去,偏不由自主地喜欢逛后门大街,个中缘故作者说得风趣幽默。作个简单的比较,这就是学者与名星的分别。对于作家,写一篇文章,尤其是像《后门大街》这样的散文,必然是离不开他的生活和对生活的热爱与观察,体现了作者的精神面貌品性爱好气质修养,人文互相反映互相融合。

  试想一个平日里不善交友,不善言辞的人,叫他天天邀三约五海聊,定是勉为其难。又因个里有一股风骨或气质,不耐于世俗相一搏,笑怒不由心实在不是个性,莫不如自个到那一个陌生的敞开的环境中去,像逛菜市场像淘旧书摊般自得其乐,才算是一美事。

  我尚且不知道作家在现实生活中与他的作品中是不是有所区别?比如朱光潜在《后门大街》中说去逛后门大街缘于他“解闷”的需要或办法,似是一种逃离。如果叫读者仅看文章,以为作者个个都是幽默风趣潇洒倜傥,实大概为不尽然。林清玄就很会演讲。只是有一件挺搞笑的事:一位崇拜他的年轻女读者不满意他的相貌,说像“火云邪神”,感叹相见不如怀念。因而是没有绝对。但每一个作家本人必定像他的作品一样,有属于自己的个性品质。

  在读不同的作家的作品时,相同的感受是文章都写得好,足够一辈子来学习。不同的是作品本身表现出来的气质千姿万态,各有千秋。这是必定的。如果说把作家比作一处风景,那么每一处风景都有它不可复制特别的地方。因此,我认为作家是永远不会被淘汰,前提是你有优秀的作品。

  读《后门大街》的文字词句,仿若眼前就站着一位这样的老者:沧桑,智慧,慈善。语言简洁,凝炼,准确。内容涵盖量丰富。可谓世事洞明是学问,喜笑怒骂皆文章。

  从《后门大街》里走出来,我不自觉的在现实中搜索属于自己的这样的“大街”。或许是远还没有这样的实力,没有逢上这样的生活,几十年来,居然是惨白杂乱荒芜一片。努力一番,想到的竟是老屋后的竹林。那是我消磨少年时光的秘密场所。当然不秘密,如此说只是因为常常是独自一个人去。竹林就在老屋后檐,沿着长着杂草的小径走上去。春天时的竹笋,晨曦雾照的竹林,竹林地旁有三两棵茶树,一块不大的石头边有一棵杜仲树,竹林里还有一棵桃树,偶尔开几朵花,累年下并不见其长高长大。有小蜻蜓在沾满露水的竹叶或青草上点点飞停,或在夕阳返照之下,炊烟袅袅,不时几只不知名的归鸟鸣叫。我时常要去查看它们,独自一个人在林间逡巡。说不出到底是什么吸引着我,还是我究竟喜欢一个人这样呆着?还时常早早的跑到林中去念书,老师和家生长们都说,早上念书容易记得住。但时至如今,我也想不起那时在竹林里背的课文都是叫什么。

  或许扯远了。我家老屋的竹林自然与后门大街无法比拟。从老屋的竹林到后门大街,也都尽成了流年下的影子。在时空流转中,今天得以让我在这两处偶做片刻停留,感受领略一番,也是件快乐的事。

  《后门大街》是朱光潜写的一篇散文。朱光潜原来一定是有听说过的。后来在简书有人经常提到他的美学,俨然似一个虔诚追随者。于是百度去了解,果然是位大家,并且也是安徽人。枞阳县离得也不远,便有一股自豪气。概晓得文学历史上有个桐城派,更好像因此以为自己身上也得了些许这样的气质而有点得意。当然,这仅仅是我自个的遐想。但由此似乎对朱光潜这个人不再感到那么陌生。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他的美学著作我没有读过,甚至怕是读不懂。我自然留意不太容易编史入册的小文,例如幸好就有他的散文,忙拜读了两篇,其中之一就是《后门大街》。

  不想读了甚是喜欢,油然生出亲切与好感。读着读着,我就仿佛看到一位学者模样的清瘦老者走在一条古旧的街巷,掩卷仿若可见他在向我微笑,在轻缓抬手与我招呼。

  对那条后门大街也就相熟了。似可见作者每天从住所慈慧殿三号出来,慢悠悠一路逛过去。古董店,书店,沿街的贩夫走卒,人间烟火气,生活气息扑面而来。把这一带的地貌景象,作者的习惯日常都了然于一幅画图之中。这样一种代入感,既是作者文字叙写的功劳,也将作者的生活暴露在读者面前。在这一点上看,作家是光明磊落的善者,无形中接受着历史与现在的监督和约束。

  后门大街是一条普通的街道,然而离家同样不远的天安门大街,北海繁华热闹之地不去,偏不由自主地喜欢逛后门大街,个中缘故作者说得风趣幽默。作个简单的比较,这就是学者与名星的分别。对于作家,写一篇文章,尤其是像《后门大街》这样的散文,必然是离不开他的生活和对生活的热爱与观察,体现了作者的精神面貌品性爱好气质修养,人文互相反映互相融合。

  试想一个平日里不善交友,不善言辞的人,叫他天天邀三约五海聊,定是勉为其难。又因个里有一股风骨或气质,不耐于世俗相一搏,笑怒不由心实在不是个性,莫不如自个到那一个陌生的敞开的环境中去,像逛菜市场像淘旧书摊般自得其乐,才算是一美事。

  我尚且不知道作家在现实生活中与他的作品中是不是有所区别?比如朱光潜在《后门大街》中说去逛后门大街缘于他“解闷”的需要或办法,似是一种逃离。如果叫读者仅看文章,以为作者个个都是幽默风趣潇洒倜傥,实大概为不尽然。林清玄就很会演讲。只是有一件挺搞笑的事:一位崇拜他的年轻女读者不满意他的相貌,说像“火云邪神”,感叹相见不如怀念。因而是没有绝对。但每一个作家本人必定像他的作品一样,有属于自己的个性品质。

  在读不同的作家的作品时,相同的感受是文章都写得好,足够一辈子来学习。不同的是作品本身表现出来的气质千姿万态,各有千秋。这是必定的。如果说把作家比作一处风景,那么每一处风景都有它不可复制特别的地方。因此,我认为作家是永远不会被淘汰,前提是你有优秀的作品。

  读《后门大街》的文字词句,仿若眼前就站着一位这样的老者:沧桑,智慧,慈善。语言简洁,凝炼,准确。内容涵盖量丰富。可谓世事洞明是学问,喜笑怒骂皆文章。

  从《后门大街》里走出来,我不自觉的在现实中搜索属于自己的这样的“大街”。或许是远还没有这样的实力,没有逢上这样的生活,几十年来,居然是惨白杂乱荒芜一片。努力一番,想到的竟是老屋后的竹林。那是我消磨少年时光的秘密场所。当然不秘密,如此说只是因为常常是独自一个人去。竹林就在老屋后檐,沿着长着杂草的小径走上去。春天时的竹笋,晨曦雾照的竹林,竹林地旁有三两棵茶树,一块不大的石头边有一棵杜仲树,竹林里还有一棵桃树,偶尔开几朵花,累年下并不见其长高长大。有小蜻蜓在沾满露水的竹叶或青草上点点飞停,或在夕阳返照之下,炊烟袅袅,不时几只不知名的归鸟鸣叫。我时常要去查看它们,独自一个人在林间逡巡。说不出到底是什么吸引着我,还是我究竟喜欢一个人这样呆着?还时常早早的跑到林中去念书,老师和家生长们都说,早上念书容易记得住。但时至如今,我也想不起那时在竹林里背的课文都是叫什么。

  或许扯远了。我家老屋的竹林自然与后门大街无法比拟。从老屋的竹林到后门大街,也都尽成了流年下的影子。在时空流转中,今天得以让我在这两处偶做片刻停留,感受领略一番,也是件快乐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