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入狱,他愤怒救母,结果却让人感到惋惜!


  小说:母亲入狱,他愤怒救母,结果却让人感到惋惜!

  街上的风吹的正凶,道路两旁的树在风中摇摇晃晃,这风从午后到日落,从未停止过哀嚎。

  此时已是戌时,薛府中石远坐在后院正对着星空发愁,大风吹的发丝飘荡在半空,耳边响起阵阵波涛,那是无情的风在对着所有人怒嚎,又像是在对石远说:“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我哪里没有想到?”

  石远还在为白天的事懊悔,即便他是好心可却办了坏事,这是一个看结果多于初衷的世界,生活在这个物质为重的世界里,人的内心难免会不断的发生变化,变得更趋于结果。

  石远最初美好善良的心,已经被两次带来的意外结果腐蚀殆尽,石远已经发现,要想达到最理想的结果就必须要无情的伤害对手,才能让自己一方收获最佳,若是还像以前一样瞻前顾后,幻想在以伤害对手最小来换得己方得到最多,那最终的结果只会意外不断,甚至两败俱伤。

  或许石远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再一再二不能再三了,石远痛苦的思索着又看着夜空暗自说道:“以往是我考虑不周,只看到星空运行的规律,却忽略了耳边的风。”

  石远又想起白天在薛宇痕眼中看到的一丝恨意,又暗道:“破镜哪容易重圆,你大婚之后便是我离开之时,因婚事起祸也需因婚事了。”

  石远明白,若薛宇痕与贾小姐成亲后,只要见到贾小姐便会想起那个未能成功的谎言,也就会不在相信一切,倒不如自己先离开,以求日后时机到了再求破镜重圆。

  可那破碎过后又复原的心定会留下一道伤痕,不过伤痕总要好过破碎。

  又过了半晌,斗木镇上徐勇正喝的大醉,晃悠的走在街上,仿佛若大的镇上只有他一人,再看腰间的斧头发出一道刺眼的白光。

  徐勇别了伊吕后便按照伊吕的交代喝起酒来,一直喝到将近亥时,他心头浮现出最多的一句话便是喝的越多,救出母亲的机会越大。

  徐勇是一个不太聪明却很勇敢孝顺的人,他不会去主动害人,也不会去分析任何事情,心中想的事情最多不超过三件,自然不知道伊吕其实并不是在帮他,而是给他下了个套。

  这是一个连环计,徐勇正深陷其中,伊吕所交代的让他多喝酒,并不是为了让他更好的发挥,而是要他喝醉了酒不受控制,做出一些伊吕愿意看到的事情。

  吕的连环计在数月以前就开始谋划了,只等今夜。

  从上山寻壮士设计徐母入狱,为徐勇献计,这一切一切都是伊吕想要借旁人之手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一点他要比石远做得更好,他从不会瞻前顾后,为了达到目的他愿意不择手段。

  转眼之间徐勇已经来到斗木镇衙,他先是按照伊吕交代的,从镇衙后面翻墙而入,寻找柴房的位置。

  徐勇虽喝了不少酒,可他还是很清醒,不过此刻他似乎有些头晕了,因已近亥时更是今夜的风吹的最猛之时,轰隆隆的大风吹打在徐勇的脸上,也让酒精完全控制住了他。

  他迷迷糊糊找了很久,终于看到一个小木门,他内心唯一的信念就是救出母亲,也正因为如此坚定的心才留给他一丝仅存的清醒,还能分辨出哪里是牢房,徐勇来到柴房门前见上面写着两个红字:“禁火。”

  他并不识字,不过看到那个火字时,他却想起了两把拼杀在一起的刀,他嘴里念道:“这想必就是柴房了,果然有个死字......不对,是伤字......也不对就是死字。”

  无辜的火字就这样被徐勇给咒杀了,可火字一旁的禁字却完全被忽略掉了,这柴房里面装满了柴火,所以才写上两个红字“禁火”。

  可徐勇哪认识,伊吕只是告诉他字的样子并没有告诉他怎么读,徐勇突然眼睛一亮,因为他已经看到这柴房一旁的大铁门了,徐勇大喜冲过去就要开门,用力拉了半天也没弄开,把徐勇急的在门外来来回回晃荡好久,最后气的他干脆用力把门撞开吧。

  徐勇先是退后几步,最后冲了上去狠狠的一个大跟头滚了进去。

  其实这铁门并没有上锁,也不是拉的,是向里面推的,只需轻轻一推门就会开,可不会思考的徐勇却费了好大的力气,还因用力过猛一头栽了个跟头,这一个跟头正惊动了里面的狱卒。

  其实伊吕还真的用心为徐勇安排了一番,平时这个时间牢门口是有守卫的,而伊吕早就从自己腰包里拿些银子,让狱卒们买些酒喝,好方便徐勇行动,徐勇惊动狱卒之后慌忙的向里面跑,一边跑一边大喊:“娘,你在哪里,俺来救你了。”

  这牢房隔音很好,徐勇的声音只是惊动了牢里的犯人和狱卒。

  狱卒大约一共十几人还在饮酒,见来了人急忙带着兵器冲了上去,并大声喝道:“什么人?”

  徐勇没管那些,只是挨个牢房的寻找母亲,还没看两间就被赶来的狱卒包围了,一个像牢头一样的人大声喝道:“快把他抓起来,别让他跑了。”

  众人一同向徐勇冲了过来,徐勇迷迷糊糊的,看着一把刀又一把刀的向自己砍来,徐勇晃晃悠悠的躲了过去,众人见他没有束手就擒,便更加凶狠的向徐勇砍了过去。

  徐勇连忙躲过,可刀的数量太多了,他只得拔出腰间的斧头挡住向他砍来的刀,可是这斧子一拿出可坏了事。

  徐勇迷迷糊糊的也看不清是刀是人,竟然不小心把人头当成了刀,他还以为是在抵挡砍来的刀,却只见一人脖子红了一片倒在了地上。

  见有人倒下徐勇才清醒过来,心想:“糟糕了,自己杀人了......这可如何是好。”

  狱卒见自己的同伴倒下了,又都多喝了几杯便不顾自己的安危,全部冲了上去,喊着要杀了徐勇为伙伴报仇。

  徐勇又躲了几次,心想这样下去还怎么救出母亲,自己本就杀了人已经是死罪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一不作二不休,徐勇随后见人便杀口中还喊道:“是你们逼俺的。”

  没过一会牢房里的狱卒全部倒下了,同时惊吓到了牢房里的犯人,有的大喊大叫,有的还灵机一动想着要趁乱逃走,便都跪下祈求道:“好汉求求你了,放我出去吧,我已经被关在这里十年了,不想待在这鬼地方了,求好汉搭救。”

  徐勇若不是喝多了就定不会杀人的,这时又见有人求他搭救,便举起斧子砍断牢锁,那人接着趁乱跑了,徐勇大声寻找母亲可不见有任何回应。

  接着又按照伊吕的交代,挨间牢房去寻,可每到一处便是求救之声,徐勇又不好见死不救,所到之处皆是牢门四敞,只见一个个犯人都趁乱跑了自己的母亲还没有找到,徐勇可真着急了,慌忙之中他遇到了赵厚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