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赌王传奇100倍:顶级名媛与戏子的邂逅,却缔造海外豪门家族(上)


  

  文/麦大人

  01 楔子

  在古往今来的爱情故事里,私奔都是一个带有神秘色彩的字眼,它多半发生在富家千金和落魄小子身上,且成功的概率并不高。

  这固然有种种现实的因素,但双方心意不坚也是不争的事实,而今天的这个故事,却是一个极其成功的特例。

  话说在民国十七年,即1928年的某个闷热午后,一位富家小姐趁着家人午睡,悄悄溜出了门,坐上了等候在门口的一辆车。

  与车上人顾不得互诉衷肠,两人便直奔上海闸北火车站,一路向西到了苏州,找到一家僻静的小旅馆,利用假名登记住下,男的嘱咐她锁好房门等事宜,便连夜回到上海,因为次日他还有演出。

  等家人发现三小姐不见为时已晚,富少带人寻遍上海大小旅馆皆无踪影,后在火车站问出线索,一行人又杀到苏州,寻遍全城旅馆依然没有半点消息…

  

  返回上海质问戏子,他却正在台上唱“萧何月下追韩信”,毫不讽刺!富少问了半天,也没半点妹妹的音讯,气得直跺脚。

  最终无计可施的这家人,发表了一份爆炸性声明,宣布与裘丽琳断绝家庭关系。

  没错,那位为爱不顾一切的富家小姐叫裘丽琳,而那个戏子就是大名鼎鼎的周信芳,他与梅兰芳齐名。

  一个上海滩富家千金,为了一个“下九流”戏子而私奔,这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丑事,很多人都以为裘家三小姐莫非疯了?

  然而,这位有点疯狂的裘丽琳,不仅凭一己之力协助丈夫取得巨大成就,还亲手缔造了一个华人家族的传奇,后世子女个个人中龙凤,无不受人敬仰??

  02 顶级名媛与知名戏子的邂逅

  1902年,刚满7岁的“七龄童”(周信芳),首次在杭州拱宸桥天仙茶园登台亮相,便立刻吸引了无数观众的目光。

  随后出入各大戏园,他为很多名角配戏,名气也越来越响,这让嗓子坏了的父亲周慰堂很是欣慰,心想这宝贝儿子一定会超过自己。

  12岁这年,周信芳首次来到上海演出,结果大受欢迎,第二天《申报》等各家媒体争相报道,却误将其艺名写成“麒麟童”,周信芳只好将错就错,这为他带来更盛的名气。

  

  随后,他又到北平拜师学艺,进入大名鼎鼎的喜连成班学艺,与梅兰芳成为同学,此后便有了“北有梅兰芳,南有周信芳”的名号。

  上海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周信芳注定会在这里留下故事。

  1923年,已是当红明星的他再次来到上海,演出剧目是《鸿门宴》,他扮演的张良,看上去丰神俊朗,潇洒飘逸。

  面对这红极一时的名角大家,谁都想来看看这“麒派”祖师爷的大戏,场下黑压压一片座无虚席,而裘家三小姐也在里面,且是第一次来听戏。

  周信芳刚上台唱了几句,坐在前排的裘丽琳就被迷得神魂颠倒,仿佛电光火石击遍全身上下每个毛孔。

  这一幕像极了《大宅门》里的白玉婷,喜欢听戏的她也迷上了戏子万小菊,最终痴恋一生也没得到对方,但裘丽琳却把握了自己的命运。

  父亲裘仰山有茶庄和钱庄两大产业,外公是苏格兰裔海关官员,这四分之一的外国血统更为她增添了别样风情。

  显赫的家世,优雅的气质让她冠绝上海滩,从小就精通英语和法语,加上其热情活泼的性格,遂有了“上海第一名媛”的称号,追求她的无数富家子弟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但却没有一个人入得裘家小姐的法眼,而偏偏这个“毫无地位”的戏子夺走了她的芳心。

  此后裘三小姐便食不甘味,夜不能寐,一下子成了麒麟童的骨灰级粉丝,逢戏必听。

  

  周信芳和裘丽琳

  奔放率真的她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直接写信告诉周信芳,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

  二八年纪,豆蔻年华,那个少女不怀春,那个少男不多情?

  拿到信的周信芳,隐约记得是那个热情的富家小姐,但却也不敢有非分之想,他认为对方只是一时冲动,时间久了就忘了。

  可裘丽琳却极为痴情,一个月后继续给他写信,坦露自己的心迹,死活要求见上一面。

  如此这般后,两人如约赴会,他们选在隐蔽的乡间田埂见面,那可真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两人相谈甚欢,大有相见恨晚之感,世上美人无数,但知音难求,此后他们更是频频约会,有时为了躲避狗仔,只好去坟场见面。

  一个是艺术大师,一个是千金小姐,在大上海的这个人生大舞台上,周信芳与裘丽琳演绎了一段催人泪下的爱情大戏。

  03 为了你,我可以放下一切

  由于他们都是上海滩的头面人物,这段地下情很快就被狗仔曝光了。

  “上海名媛幽会麒麟童”的头条在这个城市沸腾了,有些小报甚至把周信芳即将办理离婚手续的乡下前妻也挖了出来,舆论一片哗然。

  

  得知此事的裘夫人气急败坏,立刻吩咐下人把裘丽琳软禁在家中,不许卖出大门一步。

  同时托媒人在天津寻得一位大户人家,并收下了对方送来的豪华聘礼,这时的裘丽琳真正意识到母亲不是闹着玩的,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奋起一搏,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打定主意后,她托人给周信芳送信,并约定了私奔时间、地点等事宜,他也当机立断地做好充分准备,接下来就发生了开头叙述的那一幕。

  

  大舅哥裘剑飞甚至放出风去,要找人做掉周信芳,并告他个“拐卖良家妇女”,让其身败名裂。但裘夫人到底心疼女儿,不想赶尽杀绝,但也不肯轻易妥协。

  为了保护爱人的安全,裘丽琳毅然站了出来,她找到律师在报上发表一则声明,称自己是成年人,有婚姻恋爱的自由,其他任何人不得干涉。

  既然与家里公然绝裂,上海这个是非之地也待不下去了,于是她和周信芳一起背起行囊,转战到江浙一带演出,为生计奔波。

  从此,这个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放下身段开始与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一路颠肺流离的生活,她却甘之若饴。

  周信芳虽是名震天下的大腕,但当时行业报酬是包银制,也就是每月领些死工资,再加上他母亲嗜赌成性,导致账面常常负债累累。

  最落魄的时候,不得不把演出戏服拿去当掉,以致后来裘丽琳和小女儿调侃说:

  “我嫁给你父亲那会,他口袋里什么都没有,全部是当票。”

  为了改变一家人的命运,也为了维护周信芳的收入公平,这位乱世奇女子颇有侠肝义胆的豪气,亲自做了丈夫的经纪人,直接找戏园老板摊牌,要求按照上座率三七分帐。

  但老板岂会轻易吐出嘴里的肥肉,曾一度找小流氓威胁周信芳。

  而裘丽琳为了保护爱人安全,随身携带手枪陪着周信芳上下戏,后来动用自己的人脉,求助青帮头子黄金荣儿媳李志清才摆平了这件事。

  几年光景下来,在裘丽琳的精心治理下,周家不仅还请了外债,改善了生活条件,也修复了与娘家的紧张关系。

  

  而裘夫人也思女心切,给了裘丽琳一笔不小的嫁资,靠着这笔钱,他们组织了戏班,租下了卡尔登大戏院,两人并在亲友见证下,补办了隆重的婚礼。

  04 我是这个家庭的守护神

  婚后,裘丽琳又生下了三个儿女,并在长乐路购置花园洋房,送孩子们上最好的学校,她要向世人证明,即便是“戏子的后人”,也会有杰出的人物。

  同时让丈夫专心研究京剧表演艺术,免去后顾之忧。

  这朵生长于乱世的玫瑰,用自己娇柔的身躯,充当了家庭的定海神针。

  在日伪时期,强盗和汉奸横行,她用智慧吓跑了一帮上门打劫的盗贼;同时不顾个人安危,用金条贿赂警察,营救出了著名的出版家丁景唐先生;

  在危急时刻依然挺身而出,帮丈夫把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藏在家中,躲过搜捕。

  后来小女儿周采茨说,母亲是家里的保护神。

  

  左起周少麟、周采藻、周英华、周采芹和周采蕴

  然而这个风华绝代的奇女子,却在晚年遭受了灭顶之灾…

  或许是在乱世里练就的一套生存本领,让她对未来的时局有着异乎寻常的敏锐,心里一种不祥的预感愈加强烈。

  后来周采茨回忆说:

  “这么多年过去,我总想起妈妈当时最爱念叨的一句话‘迟早有个大的搁头’,这是上海话,意思是迟早有个过不了的坎。

  妈妈总觉得会来一个大风暴,把我们全淹掉,我后来想她真的很怪,怎么就有那么敏感的直觉呢?”

  裘丽琳担心自己无力保护6个子女的安危,她不能让这些孩子们去冒险,于是提前开始周密的绸缪。

  从1947年起,她陆续把一个个孩子送出国念书。

  周信芳后来说,裘丽琳就像老猫一样,把小猫一个个地含着送出去。

  先将大女儿周海藻和二女儿周采蕴送到美国念书,接着又将三女儿周采芹和弟弟周英华送到英国,最后把小女儿周采茨送到香港。

  临走前,父母都会送孩子们一句话:你要永远记住,自己是一个中国人。

  到了上世纪50年代末,除大儿子外其他孩子全部走光了,原来热闹的大家庭又陷入了沉寂。

  实在想念国外的孩子们,裘丽琳就频繁来往于上海、香港、英伦和美国之间,并经常写信关心他们的学习状况,以及做人的道理。

  

  裘丽琳为什么这么“绝情”,把十多岁的孩子就送外国外,因为她深知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道理。

  后来发生的事情,印证了她当初的决定极其明智,她的绝情保住了孩子们的命,也为这个家族的兴旺留下了希望。

  (未完待续)

  96

  麦大人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156.7

  2019.07.28 08:03*

  字数 3289

  

  文/麦大人

  01 楔子

  在古往今来的爱情故事里,私奔都是一个带有神秘色彩的字眼,它多半发生在富家千金和落魄小子身上,且成功的概率并不高。

  这固然有种种现实的因素,但双方心意不坚也是不争的事实,而今天的这个故事,却是一个极其成功的特例。

  话说在民国十七年,即1928年的某个闷热午后,一位富家小姐趁着家人午睡,悄悄溜出了门,坐上了等候在门口的一辆车。

  与车上人顾不得互诉衷肠,两人便直奔上海闸北火车站,一路向西到了苏州,找到一家僻静的小旅馆,利用假名登记住下,男的嘱咐她锁好房门等事宜,便连夜回到上海,因为次日他还有演出。

  等家人发现三小姐不见为时已晚,富少带人寻遍上海大小旅馆皆无踪影,后在火车站问出线索,一行人又杀到苏州,寻遍全城旅馆依然没有半点消息…

  

  返回上海质问戏子,他却正在台上唱“萧何月下追韩信”,毫不讽刺!富少问了半天,也没半点妹妹的音讯,气得直跺脚。

  最终无计可施的这家人,发表了一份爆炸性声明,宣布与裘丽琳断绝家庭关系。

  没错,那位为爱不顾一切的富家小姐叫裘丽琳,而那个戏子就是大名鼎鼎的周信芳,他与梅兰芳齐名。

  一个上海滩富家千金,为了一个“下九流”戏子而私奔,这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丑事,很多人都以为裘家三小姐莫非疯了?

  然而,这位有点疯狂的裘丽琳,不仅凭一己之力协助丈夫取得巨大成就,还亲手缔造了一个华人家族的传奇,后世子女个个人中龙凤,无不受人敬仰。

  02 顶级名媛与知名戏子的邂逅

  1902年,刚满7岁的“七龄童”(周信芳),首次在杭州拱宸桥天仙茶园登台亮相,便立刻吸引了无数观众的目光。

  随后出入各大戏园,他为很多名角配戏,名气也越来越响,这让嗓子坏了的父亲周慰堂很是欣慰,心想这宝贝儿子一定会超过自己。

  12岁这年,周信芳首次来到上海演出,结果大受欢迎,第二天《申报》等各家媒体争相报道,却误将其艺名写成“麒麟童”,周信芳只好将错就错,这为他带来更盛的名气。

  

  随后,他又到北平拜师学艺,进入大名鼎鼎的喜连成班学艺,与梅兰芳成为同学,此后便有了“北有梅兰芳,南有周信芳”的名号。

  上海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周信芳注定会在这里留下故事。

  1923年,已是当红明星的他再次来到上海,演出剧目是《鸿门宴》,他扮演的张良,看上去丰神俊朗,潇洒飘逸。

  面对这红极一时的名角大家,谁都想来看看这“麒派”祖师爷的大戏,场下黑压压一片座无虚席,而裘家三小姐也在里面,且是第一次来听戏。

  周信芳刚上台唱了几句,坐在前排的裘丽琳就被迷得神魂颠倒,仿佛电光火石击遍全身上下每个毛孔。

  这一幕像极了《大宅门》里的白玉婷,喜欢听戏的她也迷上了戏子万小菊,最终痴恋一生也没得到对方,但裘丽琳却把握了自己的命运。

  父亲裘仰山有茶庄和钱庄两大产业,外公是苏格兰裔海关官员,这四分之一的外国血统更为她增添了别样风情。

  显赫的家世,优雅的气质让她冠绝上海滩,从小就精通英语和法语,加上其热情活泼的性格,遂有了“上海第一名媛”的称号,追求她的无数富家子弟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但却没有一个人入得裘家小姐的法眼,而偏偏这个“毫无地位”的戏子夺走了她的芳心。

  此后裘三小姐便食不甘味,夜不能寐,一下子成了麒麟童的骨灰级粉丝,逢戏必听。

  

  周信芳和裘丽琳

  奔放率真的她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直接写信告诉周信芳,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

  二八年纪,豆蔻年华,那个少女不怀春,那个少男不多情?

  拿到信的周信芳,隐约记得是那个热情的富家小姐,但却也不敢有非分之想,他认为对方只是一时冲动,时间久了就忘了。

  可裘丽琳却极为痴情,一个月后继续给他写信,坦露自己的心迹,死活要求见上一面。

  如此这般后,两人如约赴会,他们选在隐蔽的乡间田埂见面,那可真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两人相谈甚欢,大有相见恨晚之感,世上美人无数,但知音难求,此后他们更是频频约会,有时为了躲避狗仔,只好去坟场见面。

  一个是艺术大师,一个是千金小姐,在大上海的这个人生大舞台上,周信芳与裘丽琳演绎了一段催人泪下的爱情大戏。

  03 为了你,我可以放下一切

  由于他们都是上海滩的头面人物,这段地下情很快就被狗仔曝光了。

  “上海名媛幽会麒麟童”的头条在这个城市沸腾了,有些小报甚至把周信芳即将办理离婚手续的乡下前妻也挖了出来,舆论一片哗然。

  

  得知此事的裘夫人气急败坏,立刻吩咐下人把裘丽琳软禁在家中,不许卖出大门一步。

  同时托媒人在天津寻得一位大户人家,并收下了对方送来的豪华聘礼,这时的裘丽琳真正意识到母亲不是闹着玩的,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奋起一搏,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打定主意后,她托人给周信芳送信,并约定了私奔时间、地点等事宜,他也当机立断地做好充分准备,接下来就发生了开头叙述的那一幕。

  

  大舅哥裘剑飞甚至放出风去,要找人做掉周信芳,并告他个“拐卖良家妇女”,让其身败名裂。但裘夫人到底心疼女儿,不想赶尽杀绝,但也不肯轻易妥协。

  为了保护爱人的安全,裘丽琳毅然站了出来,她找到律师在报上发表一则声明,称自己是成年人,有婚姻恋爱的自由,其他任何人不得干涉。

  既然与家里公然绝裂,上海这个是非之地也待不下去了,于是她和周信芳一起背起行囊,转战到江浙一带演出,为生计奔波。

  从此,这个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放下身段开始与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一路颠肺流离的生活,她却甘之若饴。

  周信芳虽是名震天下的大腕,但当时行业报酬是包银制,也就是每月领些死工资,再加上他母亲嗜赌成性,导致账面常常负债累累。

  最落魄的时候,不得不把演出戏服拿去当掉,以致后来裘丽琳和小女儿调侃说:

  “我嫁给你父亲那会,他口袋里什么都没有,全部是当票。”

  为了改变一家人的命运,也为了维护周信芳的收入公平,这位乱世奇女子颇有侠肝义胆的豪气,亲自做了丈夫的经纪人,直接找戏园老板摊牌,要求按照上座率三七分帐。

  但老板岂会轻易吐出嘴里的肥肉,曾一度找小流氓威胁周信芳。

  而裘丽琳为了保护爱人安全,随身携带手枪陪着周信芳上下戏,后来动用自己的人脉,求助青帮头子黄金荣儿媳李志清才摆平了这件事。

  几年光景下来,在裘丽琳的精心治理下,周家不仅还请了外债,改善了生活条件,也修复了与娘家的紧张关系。

  

  而裘夫人也思女心切,给了裘丽琳一笔不小的嫁资,靠着这笔钱,他们组织了戏班,租下了卡尔登大戏院,两人并在亲友见证下,补办了隆重的婚礼。

  04 我是这个家庭的守护神

  婚后,裘丽琳又生下了三个儿女,并在长乐路购置花园洋房,送孩子们上最好的学校,她要向世人证明,即便是“戏子的后人”,也会有杰出的人物。

  同时让丈夫专心研究京剧表演艺术,免去后顾之忧。

  这朵生长于乱世的玫瑰,用自己娇柔的身躯,充当了家庭的定海神针。

  在日伪时期,强盗和汉奸横行,她用智慧吓跑了一帮上门打劫的盗贼;同时不顾个人安危,用金条贿赂警察,营救出了著名的出版家丁景唐先生;

  在危急时刻依然挺身而出,帮丈夫把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藏在家中,躲过搜捕。

  后来小女儿周采茨说,母亲是家里的保护神。

  

  左起周少麟、周采藻、周英华、周采芹和周采蕴

  然而这个风华绝代的奇女子,却在晚年遭受了灭顶之灾…

  或许是在乱世里练就的一套生存本领,让她对未来的时局有着异乎寻常的敏锐,心里一种不祥的预感愈加强烈。

  后来周采茨回忆说:

  “这么多年过去,我总想起妈妈当时最爱念叨的一句话‘迟早有个大的搁头’,这是上海话,意思是迟早有个过不了的坎。

  妈妈总觉得会来一个大风暴,把我们全淹掉,我后来想她真的很怪,怎么就有那么敏感的直觉呢?”

  裘丽琳担心自己无力保护6个子女的安危,她不能让这些孩子们去冒险,于是提前开始周密的绸缪。

  从1947年起,她陆续把一个个孩子送出国念书。

  周信芳后来说,裘丽琳就像老猫一样,把小猫一个个地含着送出去。

  先将大女儿周海藻和二女儿周采蕴送到美国念书,接着又将三女儿周采芹和弟弟周英华送到英国,最后把小女儿周采茨送到香港。

  临走前,父母都会送孩子们一句话:你要永远记住,自己是一个中国人。

  到了上世纪50年代末,除大儿子外其他孩子全部走光了,原来热闹的大家庭又陷入了沉寂。

  实在想念国外的孩子们,裘丽琳就频繁来往于上海、香港、英伦和美国之间,并经常写信关心他们的学习状况,以及做人的道理。

  

  裘丽琳为什么这么“绝情”,把十多岁的孩子就送外国外,因为她深知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道理。

  后来发生的事情,印证了她当初的决定极其明智,她的绝情保住了孩子们的命,也为这个家族的兴旺留下了希望。

  (未完待续)

  

  文/麦大人

  01 楔子

  在古往今来的爱情故事里,私奔都是一个带有神秘色彩的字眼,它多半发生在富家千金和落魄小子身上,且成功的概率并不高。

  这固然有种种现实的因素,但双方心意不坚也是不争的事实,而今天的这个故事,却是一个极其成功的特例。

  话说在民国十七年,即1928年的某个闷热午后,一位富家小姐趁着家人午睡,悄悄溜出了门,坐上了等候在门口的一辆车。

  与车上人顾不得互诉衷肠,两人便直奔上海闸北火车站,一路向西到了苏州,找到一家僻静的小旅馆,利用假名登记住下,男的嘱咐她锁好房门等事宜,便连夜回到上海,因为次日他还有演出。

  等家人发现三小姐不见为时已晚,富少带人寻遍上海大小旅馆皆无踪影,后在火车站问出线索,一行人又杀到苏州,寻遍全城旅馆依然没有半点消息…

  

  返回上海质问戏子,他却正在台上唱“萧何月下追韩信”,毫不讽刺!富少问了半天,也没半点妹妹的音讯,气得直跺脚。

  最终无计可施的这家人,发表了一份爆炸性声明,宣布与裘丽琳断绝家庭关系。

  没错,那位为爱不顾一切的富家小姐叫裘丽琳,而那个戏子就是大名鼎鼎的周信芳,他与梅兰芳齐名。

  一个上海滩富家千金,为了一个“下九流”戏子而私奔,这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丑事,很多人都以为裘家三小姐莫非疯了?

  然而,这位有点疯狂的裘丽琳,不仅凭一己之力协助丈夫取得巨大成就,还亲手缔造了一个华人家族的传奇,后世子女个个人中龙凤,无不受人敬仰。

  02 顶级名媛与知名戏子的邂逅

  1902年,刚满7岁的“七龄童”(周信芳),首次在杭州拱宸桥天仙茶园登台亮相,便立刻吸引了无数观众的目光。

  随后出入各大戏园,他为很多名角配戏,名气也越来越响,这让嗓子坏了的父亲周慰堂很是欣慰,心想这宝贝儿子一定会超过自己。

  12岁这年,周信芳首次来到上海演出,结果大受欢迎,第二天《申报》等各家媒体争相报道,却误将其艺名写成“麒麟童”,周信芳只好将错就错,这为他带来更盛的名气。

  

  随后,他又到北平拜师学艺,进入大名鼎鼎的喜连成班学艺,与梅兰芳成为同学,此后便有了“北有梅兰芳,南有周信芳”的名号。

  上海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周信芳注定会在这里留下故事。

  1923年,已是当红明星的他再次来到上海,演出剧目是《鸿门宴》,他扮演的张良,看上去丰神俊朗,潇洒飘逸。

  面对这红极一时的名角大家,谁都想来看看这“麒派”祖师爷的大戏,场下黑压压一片座无虚席,而裘家三小姐也在里面,且是第一次来听戏。

  周信芳刚上台唱了几句,坐在前排的裘丽琳就被迷得神魂颠倒,仿佛电光火石击遍全身上下每个毛孔。

  这一幕像极了《大宅门》里的白玉婷,喜欢听戏的她也迷上了戏子万小菊,最终痴恋一生也没得到对方,但裘丽琳却把握了自己的命运。

  父亲裘仰山有茶庄和钱庄两大产业,外公是苏格兰裔海关官员,这四分之一的外国血统更为她增添了别样风情。

  显赫的家世,优雅的气质让她冠绝上海滩,从小就精通英语和法语,加上其热情活泼的性格,遂有了“上海第一名媛”的称号,追求她的无数富家子弟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但却没有一个人入得裘家小姐的法眼,而偏偏这个“毫无地位”的戏子夺走了她的芳心。

  此后裘三小姐便食不甘味,夜不能寐,一下子成了麒麟童的骨灰级粉丝,逢戏必听。

  

  周信芳和裘丽琳

  奔放率真的她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直接写信告诉周信芳,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

  二八年纪,豆蔻年华,那个少女不怀春,那个少男不多情?

  拿到信的周信芳,隐约记得是那个热情的富家小姐,但却也不敢有非分之想,他认为对方只是一时冲动,时间久了就忘了。

  可裘丽琳却极为痴情,一个月后继续给他写信,坦露自己的心迹,死活要求见上一面。

  如此这般后,两人如约赴会,他们选在隐蔽的乡间田埂见面,那可真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两人相谈甚欢,大有相见恨晚之感,世上美人无数,但知音难求,此后他们更是频频约会,有时为了躲避狗仔,只好去坟场见面。

  一个是艺术大师,一个是千金小姐,在大上海的这个人生大舞台上,周信芳与裘丽琳演绎了一段催人泪下的爱情大戏。

  03 为了你,我可以放下一切

  由于他们都是上海滩的头面人物,这段地下情很快就被狗仔曝光了。

  “上海名媛幽会麒麟童”的头条在这个城市沸腾了,有些小报甚至把周信芳即将办理离婚手续的乡下前妻也挖了出来,舆论一片哗然。

  

  得知此事的裘夫人气急败坏,立刻吩咐下人把裘丽琳软禁在家中,不许卖出大门一步。

  同时托媒人在天津寻得一位大户人家,并收下了对方送来的豪华聘礼,这时的裘丽琳真正意识到母亲不是闹着玩的,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奋起一搏,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打定主意后,她托人给周信芳送信,并约定了私奔时间、地点等事宜,他也当机立断地做好充分准备,接下来就发生了开头叙述的那一幕。

  

  大舅哥裘剑飞甚至放出风去,要找人做掉周信芳,并告他个“拐卖良家妇女”,让其身败名裂。但裘夫人到底心疼女儿,不想赶尽杀绝,但也不肯轻易妥协。

  为了保护爱人的安全,裘丽琳毅然站了出来,她找到律师在报上发表一则声明,称自己是成年人,有婚姻恋爱的自由,其他任何人不得干涉。

  既然与家里公然绝裂,上海这个是非之地也待不下去了,于是她和周信芳一起背起行囊,转战到江浙一带演出,为生计奔波。

  从此,这个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放下身段开始与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一路颠肺流离的生活,她却甘之若饴。

  周信芳虽是名震天下的大腕,但当时行业报酬是包银制,也就是每月领些死工资,再加上他母亲嗜赌成性,导致账面常常负债累累。

  最落魄的时候,不得不把演出戏服拿去当掉,以致后来裘丽琳和小女儿调侃说:

  “我嫁给你父亲那会,他口袋里什么都没有,全部是当票。”

  为了改变一家人的命运,也为了维护周信芳的收入公平,这位乱世奇女子颇有侠肝义胆的豪气,亲自做了丈夫的经纪人,直接找戏园老板摊牌,要求按照上座率三七分帐。

  但老板岂会轻易吐出嘴里的肥肉,曾一度找小流氓威胁周信芳。

  而裘丽琳为了保护爱人安全,随身携带手枪陪着周信芳上下戏,后来动用自己的人脉,求助青帮头子黄金荣儿媳李志清才摆平了这件事。

  几年光景下来,在裘丽琳的精心治理下,周家不仅还请了外债,改善了生活条件,也修复了与娘家的紧张关系。

  

  而裘夫人也思女心切,给了裘丽琳一笔不小的嫁资,靠着这笔钱,他们组织了戏班,租下了卡尔登大戏院,两人并在亲友见证下,补办了隆重的婚礼。

  04 我是这个家庭的守护神

  婚后,裘丽琳又生下了三个儿女,并在长乐路购置花园洋房,送孩子们上最好的学校,她要向世人证明,即便是“戏子的后人”,也会有杰出的人物。

  同时让丈夫专心研究京剧表演艺术,免去后顾之忧。

  这朵生长于乱世的玫瑰,用自己娇柔的身躯,充当了家庭的定海神针。

  在日伪时期,强盗和汉奸横行,她用智慧吓跑了一帮上门打劫的盗贼;同时不顾个人安危,用金条贿赂警察,营救出了著名的出版家丁景唐先生;

  在危急时刻依然挺身而出,帮丈夫把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藏在家中,躲过搜捕。

  后来小女儿周采茨说,母亲是家里的保护神。

  

  左起周少麟、周采藻、周英华、周采芹和周采蕴

  然而这个风华绝代的奇女子,却在晚年遭受了灭顶之灾…

  或许是在乱世里练就的一套生存本领,让她对未来的时局有着异乎寻常的敏锐,心里一种不祥的预感愈加强烈。

  后来周采茨回忆说:

  “这么多年过去,我总想起妈妈当时最爱念叨的一句话‘迟早有个大的搁头’,这是上海话,意思是迟早有个过不了的坎。

  妈妈总觉得会来一个大风暴,把我们全淹掉,我后来想她真的很怪,怎么就有那么敏感的直觉呢?”

  裘丽琳担心自己无力保护6个子女的安危,她不能让这些孩子们去冒险,于是提前开始周密的绸缪。

  从1947年起,她陆续把一个个孩子送出国念书。

  周信芳后来说,裘丽琳就像老猫一样,把小猫一个个地含着送出去。

  先将大女儿周海藻和二女儿周采蕴送到美国念书,接着又将三女儿周采芹和弟弟周英华送到英国,最后把小女儿周采茨送到香港。

  临走前,父母都会送孩子们一句话:你要永远记住,自己是一个中国人。

  到了上世纪50年代末,除大儿子外其他孩子全部走光了,原来热闹的大家庭又陷入了沉寂。

  实在想念国外的孩子们,裘丽琳就频繁来往于上海、香港、英伦和美国之间,并经常写信关心他们的学习状况,以及做人的道理。

  

  裘丽琳为什么这么“绝情”,把十多岁的孩子就送外国外,因为她深知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道理。

  后来发生的事情,印证了她当初的决定极其明智,她的绝情保住了孩子们的命,也为这个家族的兴旺留下了希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