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深夜回家看见过世的邻居站在路边,问他干什么,答案令人喷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图片作者自己拍摄)

  

  乾隆年间,北方某地有一个叫王老七的,30多岁的年纪,谁家要是有个红白喜事都找他去帮忙,他就靠这个挣钱养家,他有一个邻居叫张三,是个卖药材的,人品不太好,跟人们处的关系都还不错,唯独跟村里的王五不对付,两个人谁看谁都不顺眼,一言不合就要打起来。

  他俩的冤仇要从那年张三盖房子说起,那一年张三要开一个小小的药材铺,正好挨着王五家,这之间有一道界墙,张三紧挨着那道界墙盖了药材铺,后来两人因为这道墙打了起来,张三说这墙是他家的,王五说他一直在这住着,凡事要有个先来后到,这墙理应是他的,闹的不可开交,后来闹到了衙门里。

  王五硬说张三强占他家界墙,破坏了他家的风水,张三自然不服,也强词夺理一番,县太爷最后打了张三20板子,命令他拆了药材铺子。

  

  张三挨了打,身上疼得不行,又窝了一肚子火,扬言要和王五对命,要啃鼻子抠眼睛,找了家里的儿孙打到了王五家算账,王五家也不是吃素的,一看这阵势也叫来了家里的男人们,一群人大打出手,打的鸡飞狗跳,到底也没分出个胜负。

  从那以后两家就结了仇,互相在背后说坏话,躲着走都唯恐撞见了,这仇怨结了好多年,张三到底年纪老些,后来身体不行了,得了场病就死了。文章开头提到的王老七就去给他料理丧事,出殡的那天一群人抬着棺材往郊外走,冤家路窄半路上撞见了王五,王五远远的看着棺材过去,嘴里嘟嘟囔囔的骂道:“该!死的好,早该死了,老不羞。”呸了一声,跺了一脚就走了。

  

  王老七以为这俩人的恩怨也就就此了结了,可就在张三死了10多年以后,有一天王老七去亲戚家喝酒,回来的时候都快三更天了,王老七骑着头毛驴,喝的醉醺醺的,手里提着个灯笼,一边唱着小曲一边慢悠悠的往家走,刚一进村就看见一个人影站在路边徘徊,似乎是在等什么人,走进一看竟然是张三。

  俗话说“酒壮怂人胆”,王老七喝的太醉,根本没顾上害怕,竟然还上前跟张三打招呼:“张老哥,这深更半夜的,你站在这干什么?”

  张三说:“十年前我死的时候,王五他骂我,骂的可难听了,如今他也要死了,阎王已经派了鬼差去抓他了,我就在这等着他带着枷锁从我旁边过去,那个样子不定有多狼狈,我也幸灾乐祸一把!”

  

  王老七一听,刚刚吃过的酒饭差点没喷出来,心说这是多大的冤仇啊?这么多年还没解开?至于吗?真是让人哭笑不得,于是就跟张三说:“张老哥,都这么多年了怎么还这么记恨人家呀!犯不上,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再说你俩如今都不在人世,这人间的恩怨早该了结了!得饶人处且饶人,显得咱大度不是。看在老弟我的面子上就算了吧!”

  张三说:“那不行,我这口气憋了十来年了,要和解等我出了气再说!”

  王老七见说不通也就算了,又困的很,就跟他说:“那行您在这慢慢等吧,我先回去了,困着呢。”说完骑上毛驴就回家了。回去后把这事跟老婆说了,老婆说那个王五真的死了。至于究竟张三跟王五有没有遇见就不得而知了。

  只是这人的怨毒心何必那么深呢,死了都忘不了那点大不了的仇怨,也真是可笑了。恨别人只能让自己不痛快,开明的人不会这么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