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你笑起来的样子真美(30)


?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妈,你真要去找海涛?”王霞又怯怯地问母亲一句。

  “当然是真的!快把海涛的电话给我,我明天就去找海滩谈谈。还有,我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海涛如果搬回来住,你不许再和他闹别扭,否则,别怪我不客气。”王奶奶冷脸告诫女儿。

  “妈——,不让你管我们的事,你非要管,我们已经不是孩子,我们都是大人了,你能管得了吗!”

  “你们年龄再大,就是七老八十,在我面前都是我的孩子,我都要管!别那么多费话了,赶快把海涛的电话给我,我一会儿还要回去呢!”

  “唉!我也是拿你没办法了。你等一下,我给你写纸上吧。”王霞把老公的电话号码快速写在一张纸条上递给了母亲。

  王奶奶接过女儿递过来的纸条攥在手里站起来,对女儿说道:“我回去了,我再给你说一遍,海涛回来了,你不许再让他搬出去!”

  “知—道—了,我亲爱的母后大人。”王霞嬉皮笑脸回应妈妈一句,而后又对母亲说道:“妈,我送你回去吧。”说着就随着母亲向门口走。

  “不用了,就几步路的事,我自己能行。”王奶奶说着已到门口,王霞急忙为母亲拉开门,王奶奶兀自走了出去。

  “妈,你慢点!”王霞对着母亲的背影又嘱咐一句。

  “没事,你关门吧。”王奶奶手扶楼梯栏杆慢慢走下楼。

  王奶奶回到家里,小雪还在做着她的手工编织花,现在做手工编织成了小雪唯一的精神寄托,虽然她做的手工花暂时没有售卖出去,她相信办法总比困难多,最后总会有办法解决的。

  “啊啊啊”小雪看到奶奶回来,急忙放下手里的毛线和钩针,用急切的目光看着王奶奶,意思是王奶奶去问的事情怎么样了。

  王奶奶和小雪相处十几年,一般情况下,她和小雪交流,即使小雪不用写字板,她对小雪表达的意思也能理解的八九不离十。

  “是,你猜对了,你姑和你姑父之间真出现问题了,你姑父搬出去住了。不过啊,没事,我明天让你姑父回来一趟,我劝劝他,就让他回来住。”王奶奶对小雪说道。

  “嗯嗯嗯”小雪对王奶奶使劲点点头。

  第二天,王奶奶吃过早饭,就给女婿打电话,为了不引起女婿的怀疑,王奶奶告诉女婿她有件事想请女婿帮帮忙,有时间最好来她这里一趟,实在走不开,她可以去女婿单位找他。

  海涛是个聪明人,当然不想让外人知道自家后院起火。从岳母的电话他就能判断出岳母肯定已经知道他和王霞闹矛盾的事,所以他接到岳母电话后,就急匆匆从单位回来去了岳母住的地方。

  海涛到达岳母的住所是上午九点多钟,此时倩茹和她妈妈都在那里。

  海涛走进岳母的住所,忽然看到屋内的几个玻璃柜里放着很多精美的手工编织花,很是惊讶,同时看到小雪和倩茹手里拿着钩针毛线正忙碌着,用疑惑地语气问一句:“这柜子里的花都是你们俩做的?”

  小雪看到姑父回来了,很高兴,发着“啊啊啊”的音节,同时高兴地对姑父使劲点点头。

  “是啊,这都是我和小雪做的。你是谁?”倩茹不认识王霞老公。

  “他是我女婿。”王奶奶在旁边回应倩茹一句。

  “哦,不好意思,以前没见过叔叔。叔叔好!”倩茹听到奶奶的回话,不好意思地说道。

  “你们两个小姑娘干的真不错,做的手工花都成艺术品了!不错!不错”海涛对小小雪和倩茹做的手工花赞不绝口,继而又说下去:“给你们提个建议,你们做的手工品种可以再增加一些。上次我和同事去云南出差,参观过一次当地举行的民族工艺品展销会,其中就有你们编织的这种手工花,不过,人家的品种比你们多多了。

  他们不只有各种花卉,还有各种包包,各种服饰,各种帘子什么的。

  另外,人家用的材料也比你们的多。不像你们只用毛线,我看到人家用的有各种颜色和形状的珠子,还有各种颜色的亮片。说到这我想起来,在一本杂志上我还看到过一位非常有名的明星,曾穿过一件手工编织的白色毛线和白色珠子穿插的外套参加一场世界级的什么节,据说那件衣服值几十万。

  我说你们两位小姑娘,好好干,你们会大有前途的!”海涛进门就不停地夸赞小雪和倩茹的手工做的好,他一方面是真心夸赞她们,同时也是为了找个话题,打破和岳母见面的尴尬。

  小雪和倩茹都是实诚孩子,以为姑父就是单纯给她们提建议,都高兴地直冲海涛点头。不管海涛怎么想,小雪可是从海涛的话里真悟出来一些想法来。

  当然她特别希望的仍然是姑父和姑姑能尽快和好如初。

  海涛对小雪的手工花发表了一些自己的看法后,忽然想起什么,不好意思地看看岳母,问道:“妈,您打电话让我过来,有事啊?”

  “这孩子说的,没有事就不能让你回来了?我还是你妈,是吧?”王奶奶笑着嗔怪女婿一句。

  “妈,我没别的意思,以前你几乎没给我打过电话,这一次忽然给我打电话,我脑筋一下子还没转过弯。”海涛讪笑着挠挠头。

  “好长时间没看见你了,妈想和你说说话,中午我做小鸡炖蘑菇,你中午就在这吃饭,咱们娘俩好久没在一起吃饭了。”

  “是,妈,不好意思,我平时也是瞎忙,都没顾得上过来看你。”既然岳母不向他提他和王霞的事情,他也不好意思问,就顺着岳母的话说呗。

  “没事,我知道你工作忙,妈不怪你!”王奶奶一直面带微笑看着女婿,像没发生什么事一样,自然随和地和女婿唠着。

  “海涛,刚才听你讲小雪做的这些手工,意思是只要小雪好好干,将来还真能成就一番事业,你说的是真的吗?”王奶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有关小雪手工编织的机会。

  “当然是真的!还有,她们不要总是在家里闷着头做,要走出去,要去看看人家的产品,给人家学习学习,要多参加一些展销览呀订货会呀什么的,说不定哪天机会来了,真可以成就一番大事业!”海涛这句话道是发自肺腑说出来的。

  “那,那你能帮帮她们吗?”王奶奶有点不好意思地对女婿说道……

  (未完待续)

  96

  来慧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15.1

  2019.07.28 06:16*

  字数 2178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妈,你真要去找海涛?”王霞又怯怯地问母亲一句。

  “当然是真的!快把海涛的电话给我,我明天就去找海滩谈谈。还有,我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海涛如果搬回来住,你不许再和他闹别扭,否则,别怪我不客气。”王奶奶冷脸告诫女儿。

  “妈——,不让你管我们的事,你非要管,我们已经不是孩子,我们都是大人了,你能管得了吗!”

  “你们年龄再大,就是七老八十,在我面前都是我的孩子,我都要管!别那么多费话了,赶快把海涛的电话给我,我一会儿还要回去呢!”

  “唉!我也是拿你没办法了。你等一下,我给你写纸上吧。”王霞把老公的电话号码快速写在一张纸条上递给了母亲。

  王奶奶接过女儿递过来的纸条攥在手里站起来,对女儿说道:“我回去了,我再给你说一遍,海涛回来了,你不许再让他搬出去!”

  “知—道—了,我亲爱的母后大人。”王霞嬉皮笑脸回应妈妈一句,而后又对母亲说道:“妈,我送你回去吧。”说着就随着母亲向门口走。

  “不用了,就几步路的事,我自己能行。”王奶奶说着已到门口,王霞急忙为母亲拉开门,王奶奶兀自走了出去。

  “妈,你慢点!”王霞对着母亲的背影又嘱咐一句。

  “没事,你关门吧。”王奶奶手扶楼梯栏杆慢慢走下楼。

  王奶奶回到家里,小雪还在做着她的手工编织花,现在做手工编织成了小雪唯一的精神寄托,虽然她做的手工花暂时没有售卖出去,她相信办法总比困难多,最后总会有办法解决的。

  “啊啊啊”小雪看到奶奶回来,急忙放下手里的毛线和钩针,用急切的目光看着王奶奶,意思是王奶奶去问的事情怎么样了。

  王奶奶和小雪相处十几年,一般情况下,她和小雪交流,即使小雪不用写字板,她对小雪表达的意思也能理解的八九不离十。

  “是,你猜对了,你姑和你姑父之间真出现问题了,你姑父搬出去住了。不过啊,没事,我明天让你姑父回来一趟,我劝劝他,就让他回来住。”王奶奶对小雪说道。

  “嗯嗯嗯”小雪对王奶奶使劲点点头。

  第二天,王奶奶吃过早饭,就给女婿打电话,为了不引起女婿的怀疑,王奶奶告诉女婿她有件事想请女婿帮帮忙,有时间最好来她这里一趟,实在走不开,她可以去女婿单位找他。

  海涛是个聪明人,当然不想让外人知道自家后院起火。从岳母的电话他就能判断出岳母肯定已经知道他和王霞闹矛盾的事,所以他接到岳母电话后,就急匆匆从单位回来去了岳母住的地方。

  海涛到达岳母的住所是上午九点多钟,此时倩茹和她妈妈都在那里。

  海涛走进岳母的住所,忽然看到屋内的几个玻璃柜里放着很多精美的手工编织花,很是惊讶,同时看到小雪和倩茹手里拿着钩针毛线正忙碌着,用疑惑地语气问一句:“这柜子里的花都是你们俩做的?”

  小雪看到姑父回来了,很高兴,发着“啊啊啊”的音节,同时高兴地对姑父使劲点点头。

  “是啊,这都是我和小雪做的。你是谁?”倩茹不认识王霞老公。

  “他是我女婿。”王奶奶在旁边回应倩茹一句。

  “哦,不好意思,以前没见过叔叔。叔叔好!”倩茹听到奶奶的回话,不好意思地说道。

  “你们两个小姑娘干的真不错,做的手工花都成艺术品了!不错!不错”海涛对小小雪和倩茹做的手工花赞不绝口,继而又说下去:“给你们提个建议,你们做的手工品种可以再增加一些。上次我和同事去云南出差,参观过一次当地举行的民族工艺品展销会,其中就有你们编织的这种手工花,不过,人家的品种比你们多多了。

  他们不只有各种花卉,还有各种包包,各种服饰,各种帘子什么的。

  另外,人家用的材料也比你们的多。不像你们只用毛线,我看到人家用的有各种颜色和形状的珠子,还有各种颜色的亮片。说到这我想起来,在一本杂志上我还看到过一位非常有名的明星,曾穿过一件手工编织的白色毛线和白色珠子穿插的外套参加一场世界级的什么节,据说那件衣服值几十万。

  我说你们两位小姑娘,好好干,你们会大有前途的!”海涛进门就不停地夸赞小雪和倩茹的手工做的好,他一方面是真心夸赞她们,同时也是为了找个话题,打破和岳母见面的尴尬。

  小雪和倩茹都是实诚孩子,以为姑父就是单纯给她们提建议,都高兴地直冲海涛点头。不管海涛怎么想,小雪可是从海涛的话里真悟出来一些想法来。

  当然她特别希望的仍然是姑父和姑姑能尽快和好如初。

  海涛对小雪的手工花发表了一些自己的看法后,忽然想起什么,不好意思地看看岳母,问道:“妈,您打电话让我过来,有事啊?”

  “这孩子说的,没有事就不能让你回来了?我还是你妈,是吧?”王奶奶笑着嗔怪女婿一句。

  “妈,我没别的意思,以前你几乎没给我打过电话,这一次忽然给我打电话,我脑筋一下子还没转过弯。”海涛讪笑着挠挠头。

  “好长时间没看见你了,妈想和你说说话,中午我做小鸡炖蘑菇,你中午就在这吃饭,咱们娘俩好久没在一起吃饭了。”

  “是,妈,不好意思,我平时也是瞎忙,都没顾得上过来看你。”既然岳母不向他提他和王霞的事情,他也不好意思问,就顺着岳母的话说呗。

  “没事,我知道你工作忙,妈不怪你!”王奶奶一直面带微笑看着女婿,像没发生什么事一样,自然随和地和女婿唠着。

  “海涛,刚才听你讲小雪做的这些手工,意思是只要小雪好好干,将来还真能成就一番事业,你说的是真的吗?”王奶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有关小雪手工编织的机会。

  “当然是真的!还有,她们不要总是在家里闷着头做,要走出去,要去看看人家的产品,给人家学习学习,要多参加一些展销览呀订货会呀什么的,说不定哪天机会来了,真可以成就一番大事业!”海涛这句话道是发自肺腑说出来的。

  “那,那你能帮帮她们吗?”王奶奶有点不好意思地对女婿说道……

  (未完待续)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妈,你真要去找海涛?”王霞又怯怯地问母亲一句。

  “当然是真的!快把海涛的电话给我,我明天就去找海滩谈谈。还有,我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海涛如果搬回来住,你不许再和他闹别扭,否则,别怪我不客气。”王奶奶冷脸告诫女儿。

  “妈——,不让你管我们的事,你非要管,我们已经不是孩子,我们都是大人了,你能管得了吗!”

  “你们年龄再大,就是七老八十,在我面前都是我的孩子,我都要管!别那么多费话了,赶快把海涛的电话给我,我一会儿还要回去呢!”

  “唉!我也是拿你没办法了。你等一下,我给你写纸上吧。”王霞把老公的电话号码快速写在一张纸条上递给了母亲。

  王奶奶接过女儿递过来的纸条攥在手里站起来,对女儿说道:“我回去了,我再给你说一遍,海涛回来了,你不许再让他搬出去!”

  “知—道—了,我亲爱的母后大人。”王霞嬉皮笑脸回应妈妈一句,而后又对母亲说道:“妈,我送你回去吧。”说着就随着母亲向门口走。

  “不用了,就几步路的事,我自己能行。”王奶奶说着已到门口,王霞急忙为母亲拉开门,王奶奶兀自走了出去。

  “妈,你慢点!”王霞对着母亲的背影又嘱咐一句。

  “没事,你关门吧。”王奶奶手扶楼梯栏杆慢慢走下楼。

  王奶奶回到家里,小雪还在做着她的手工编织花,现在做手工编织成了小雪唯一的精神寄托,虽然她做的手工花暂时没有售卖出去,她相信办法总比困难多,最后总会有办法解决的。

  “啊啊啊”小雪看到奶奶回来,急忙放下手里的毛线和钩针,用急切的目光看着王奶奶,意思是王奶奶去问的事情怎么样了。

  王奶奶和小雪相处十几年,一般情况下,她和小雪交流,即使小雪不用写字板,她对小雪表达的意思也能理解的八九不离十。

  “是,你猜对了,你姑和你姑父之间真出现问题了,你姑父搬出去住了。不过啊,没事,我明天让你姑父回来一趟,我劝劝他,就让他回来住。”王奶奶对小雪说道。

  “嗯嗯嗯”小雪对王奶奶使劲点点头。

  第二天,王奶奶吃过早饭,就给女婿打电话,为了不引起女婿的怀疑,王奶奶告诉女婿她有件事想请女婿帮帮忙,有时间最好来她这里一趟,实在走不开,她可以去女婿单位找他。

  海涛是个聪明人,当然不想让外人知道自家后院起火。从岳母的电话他就能判断出岳母肯定已经知道他和王霞闹矛盾的事,所以他接到岳母电话后,就急匆匆从单位回来去了岳母住的地方。

  海涛到达岳母的住所是上午九点多钟,此时倩茹和她妈妈都在那里。

  海涛走进岳母的住所,忽然看到屋内的几个玻璃柜里放着很多精美的手工编织花,很是惊讶,同时看到小雪和倩茹手里拿着钩针毛线正忙碌着,用疑惑地语气问一句:“这柜子里的花都是你们俩做的?”

  小雪看到姑父回来了,很高兴,发着“啊啊啊”的音节,同时高兴地对姑父使劲点点头。

  “是啊,这都是我和小雪做的。你是谁?”倩茹不认识王霞老公。

  “他是我女婿。”王奶奶在旁边回应倩茹一句。

  “哦,不好意思,以前没见过叔叔。叔叔好!”倩茹听到奶奶的回话,不好意思地说道。

  “你们两个小姑娘干的真不错,做的手工花都成艺术品了!不错!不错”海涛对小小雪和倩茹做的手工花赞不绝口,继而又说下去:“给你们提个建议,你们做的手工品种可以再增加一些。上次我和同事去云南出差,参观过一次当地举行的民族工艺品展销会,其中就有你们编织的这种手工花,不过,人家的品种比你们多多了。

  他们不只有各种花卉,还有各种包包,各种服饰,各种帘子什么的。

  另外,人家用的材料也比你们的多。不像你们只用毛线,我看到人家用的有各种颜色和形状的珠子,还有各种颜色的亮片。说到这我想起来,在一本杂志上我还看到过一位非常有名的明星,曾穿过一件手工编织的白色毛线和白色珠子穿插的外套参加一场世界级的什么节,据说那件衣服值几十万。

  我说你们两位小姑娘,好好干,你们会大有前途的!”海涛进门就不停地夸赞小雪和倩茹的手工做的好,他一方面是真心夸赞她们,同时也是为了找个话题,打破和岳母见面的尴尬。

  小雪和倩茹都是实诚孩子,以为姑父就是单纯给她们提建议,都高兴地直冲海涛点头。不管海涛怎么想,小雪可是从海涛的话里真悟出来一些想法来。

  当然她特别希望的仍然是姑父和姑姑能尽快和好如初。

  海涛对小雪的手工花发表了一些自己的看法后,忽然想起什么,不好意思地看看岳母,问道:“妈,您打电话让我过来,有事啊?”

  “这孩子说的,没有事就不能让你回来了?我还是你妈,是吧?”王奶奶笑着嗔怪女婿一句。

  “妈,我没别的意思,以前你几乎没给我打过电话,这一次忽然给我打电话,我脑筋一下子还没转过弯。”海涛讪笑着挠挠头。

  “好长时间没看见你了,妈想和你说说话,中午我做小鸡炖蘑菇,你中午就在这吃饭,咱们娘俩好久没在一起吃饭了。”

  “是,妈,不好意思,我平时也是瞎忙,都没顾得上过来看你。”既然岳母不向他提他和王霞的事情,他也不好意思问,就顺着岳母的话说呗。

  “没事,我知道你工作忙,妈不怪你!”王奶奶一直面带微笑看着女婿,像没发生什么事一样,自然随和地和女婿唠着。

  “海涛,刚才听你讲小雪做的这些手工,意思是只要小雪好好干,将来还真能成就一番事业,你说的是真的吗?”王奶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有关小雪手工编织的机会。

  “当然是真的!还有,她们不要总是在家里闷着头做,要走出去,要去看看人家的产品,给人家学习学习,要多参加一些展销览呀订货会呀什么的,说不定哪天机会来了,真可以成就一番大事业!”海涛这句话道是发自肺腑说出来的。

  “那,那你能帮帮她们吗?”王奶奶有点不好意思地对女婿说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