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本科的时候他开始走百城百校音乐会


  大冰,这个印象中的主持人,小时看过一两次他主持的节目,并不熟识,要不是他出书,也许这辈子也想不起他,很早就想写一写他,可是每次想着了,又拖延一次又一次的将他放下,只是微博空间朋友圈对他评价一二。

  不过与他结缘或者读他的书是大二的时候,偶得一本他们最幸福,此书读的有点久远内容忘记了,但是还记得当时眼前一亮,觉得此人生活的好,说走就走,是一个不错的作者,而且写的话实在,敢言者不过十之一二,所以对他的生活充满了好奇,充满了向往。

  工作以后就很少读文学性作品了,这次重新读他的书因为小孩,,闲着无聊买来的,也成了休闲读物,读了一两个月才陆陆续续读完的。

  书中每个人物鲜活,我想这才是生活,起伏不定,飘忽有余,每个人都是传奇,我们触及不到的传奇。

  他会写去西藏,背着手鼓拿着大鲨鱼,在小屋中遇见的那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他将自己当做了说书人,说出了万千不同的人生,有一两次的初识也有十多年的挚友,有离别也有力争维护的那个默默付出的朋友。

  我想在成文之前他不是说书人也或许只是那个听书人,我想他放弃了主持放弃了吉他,只是以一个说书人的身份转述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当大冰的朋友很幸福,因为咋们会在书中认识亿万读者,或许有一天你会在路上遇见他们,喊出他们的名字,我想他们回头然后疑惑,挠挠头确定是否有人叫了他们,然后环视四周看看是否有认识的面庞,在一片陌生的面孔中寻觅一番又疑惑,或许就成了一天的话题。

  还记得本科的时候他开始走百城百校音乐会,有幸在山财的礼堂遇见了他,其实那时候是他的第二本书面试,本来我便不是爱追星的人,虽说对他的文章推崇有佳,可并不是喜爱追星的人,只因为麻烦,可是我偏偏喜爱凑热闹,看到礼堂门前人流攒动,便加入其中等待,那一天礼堂坐满了人,大家都在等待冰叔。

  我也又为了签名买了两本,后来都送人了,只因为我更喜欢哪个他的文却对形式无感,好的东西总要送给更喜欢的人

  其实时间长久的忘记了文章内容,却记得读书时的感觉,那种感觉每次读他的作品都不同,可能深锁眉头,可能眼泪纵横,可是多年来每次想起他还是文章更令人向往。似乎和一些东西一样融进了骨血。

  刚刚在车上拿出我不读了两篇,熟悉的感觉再次袭来,眼眶不禁有些湿润,他是一个好的讲书人,对朋友的过往详细记载。

  反观自己,过往已成云烟,对朋友也只是相处的时候有故事,过去的一无所知,过后的还是一无所知,能知道的只有网络社交下的表象,网络之后的生活却不曾了解。

  我们习惯了社会,习惯隐藏,习惯了报喜不报忧将自己希望的那一面展现给他们,或许真的会有双重的人格,展现的叫做光鲜,面对的叫做生活。

  幸运的是交的三五好友虽然不了解过去,未曾秉烛夜谈,不过美酒烤肉便可呲一晚上牛逼。

  想说的说完了,还吃了两个甜筒,本以为第二个半价,交完钱才后知后觉的原价买了两个。

  骑车回府。

  2019年8月21日记于列车及济南站读我不想到了大冰

  

  暮云先生

  字数 1164

  大冰,这个印象中的主持人,小时看过一两次他主持的节目,并不熟识,要不是他出书,也许这辈子也想不起他,很早就想写一写他,可是每次想着了,又拖延一次又一次的将他放下,只是微博空间朋友圈对他评价一二。

  不过与他结缘或者读他的书是大二的时候,偶得一本他们最幸福,此书读的有点久远内容忘记了,但是还记得当时眼前一亮,觉得此人生活的好,说走就走,是一个不错的作者,而且写的话实在,敢言者不过十之一二,所以对他的生活充满了好奇,充满了向往。

  工作以后就很少读文学性作品了,这次重新读他的书因为小孩,,闲着无聊买来的,也成了休闲读物,读了一两个月才陆陆续续读完的。

  书中每个人物鲜活,我想这才是生活,起伏不定,飘忽有余,每个人都是传奇,我们触及不到的传奇。

  他会写去西藏,背着手鼓拿着大鲨鱼,在小屋中遇见的那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他将自己当做了说书人,说出了万千不同的人生,有一两次的初识也有十多年的挚友,有离别也有力争维护的那个默默付出的朋友。

  我想在成文之前他不是说书人也或许只是那个听书人,我想他放弃了主持放弃了吉他,只是以一个说书人的身份转述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当大冰的朋友很幸福,因为咋们会在书中认识亿万读者,或许有一天你会在路上遇见他们,喊出他们的名字,我想他们回头然后疑惑,挠挠头确定是否有人叫了他们,然后环视四周看看是否有认识的面庞,在一片陌生的面孔中寻觅一番又疑惑,或许就成了一天的话题。

  还记得本科的时候他开始走百城百校音乐会,有幸在山财的礼堂遇见了他,其实那时候是他的第二本书面试,本来我便不是爱追星的人,虽说对他的文章推崇有佳,可并不是喜爱追星的人,只因为麻烦,可是我偏偏喜爱凑热闹,看到礼堂门前人流攒动,便加入其中等待,那一天礼堂坐满了人,大家都在等待冰叔。

  我也又为了签名买了两本,后来都送人了,只因为我更喜欢哪个他的文却对形式无感,好的东西总要送给更喜欢的人

  其实时间长久的忘记了文章内容,却记得读书时的感觉,那种感觉每次读他的作品都不同,可能深锁眉头,可能眼泪纵横,可是多年来每次想起他还是文章更令人向往。似乎和一些东西一样融进了骨血。

  刚刚在车上拿出我不读了两篇,熟悉的感觉再次袭来,眼眶不禁有些湿润,他是一个好的讲书人,对朋友的过往详细记载。

  反观自己,过往已成云烟,对朋友也只是相处的时候有故事,过去的一无所知,过后的还是一无所知,能知道的只有网络社交下的表象,网络之后的生活却不曾了解。

  我们习惯了社会,习惯隐藏,习惯了报喜不报忧将自己希望的那一面展现给他们,或许真的会有双重的人格,展现的叫做光鲜,面对的叫做生活。

  幸运的是交的三五好友虽然不了解过去,未曾秉烛夜谈,不过美酒烤肉便可呲一晚上牛逼。

  想说的说完了,还吃了两个甜筒,本以为第二个半价,交完钱才后知后觉的原价买了两个。

  骑车回府。

  2019年8月21日记于列车及济南站读我不想到了大冰

  大冰,这个印象中的主持人,小时看过一两次他主持的节目,并不熟识,要不是他出书,也许这辈子也想不起他,很早就想写一写他,可是每次想着了,又拖延一次又一次的将他放下,只是微博空间朋友圈对他评价一二。

  不过与他结缘或者读他的书是大二的时候,偶得一本他们最幸福,此书读的有点久远内容忘记了,但是还记得当时眼前一亮,觉得此人生活的好,说走就走,是一个不错的作者,而且写的话实在,敢言者不过十之一二,所以对他的生活充满了好奇,充满了向往。

  工作以后就很少读文学性作品了,这次重新读他的书因为小孩,,闲着无聊买来的,也成了休闲读物,读了一两个月才陆陆续续读完的。

  书中每个人物鲜活,我想这才是生活,起伏不定,飘忽有余,每个人都是传奇,我们触及不到的传奇。

  他会写去西藏,背着手鼓拿着大鲨鱼,在小屋中遇见的那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他将自己当做了说书人,说出了万千不同的人生,有一两次的初识也有十多年的挚友,有离别也有力争维护的那个默默付出的朋友。

  我想在成文之前他不是说书人也或许只是那个听书人,我想他放弃了主持放弃了吉他,只是以一个说书人的身份转述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当大冰的朋友很幸福,因为咋们会在书中认识亿万读者,或许有一天你会在路上遇见他们,喊出他们的名字,我想他们回头然后疑惑,挠挠头确定是否有人叫了他们,然后环视四周看看是否有认识的面庞,在一片陌生的面孔中寻觅一番又疑惑,或许就成了一天的话题。

  还记得本科的时候他开始走百城百校音乐会,有幸在山财的礼堂遇见了他,其实那时候是他的第二本书面试,本来我便不是爱追星的人,虽说对他的文章推崇有佳,可并不是喜爱追星的人,只因为麻烦,可是我偏偏喜爱凑热闹,看到礼堂门前人流攒动,便加入其中等待,那一天礼堂坐满了人,大家都在等待冰叔。

  我也又为了签名买了两本,后来都送人了,只因为我更喜欢哪个他的文却对形式无感,好的东西总要送给更喜欢的人

  其实时间长久的忘记了文章内容,却记得读书时的感觉,那种感觉每次读他的作品都不同,可能深锁眉头,可能眼泪纵横,可是多年来每次想起他还是文章更令人向往。似乎和一些东西一样融进了骨血。

  刚刚在车上拿出我不读了两篇,熟悉的感觉再次袭来,眼眶不禁有些湿润,他是一个好的讲书人,对朋友的过往详细记载。

  反观自己,过往已成云烟,对朋友也只是相处的时候有故事,过去的一无所知,过后的还是一无所知,能知道的只有网络社交下的表象,网络之后的生活却不曾了解。

  我们习惯了社会,习惯隐藏,习惯了报喜不报忧将自己希望的那一面展现给他们,或许真的会有双重的人格,展现的叫做光鲜,面对的叫做生活。

  幸运的是交的三五好友虽然不了解过去,未曾秉烛夜谈,不过美酒烤肉便可呲一晚上牛逼。

  想说的说完了,还吃了两个甜筒,本以为第二个半价,交完钱才后知后觉的原价买了两个。

  骑车回府。

  2019年8月21日记于列车及济南站读我不想到了大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