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其软件并购后遗症:6亿元商誉压顶关联方接手上海移通


长期软件并购的后遗症:6亿人民币的商誉超越了关联方,我想在4天前收购上海移动GPLP

作者:陈彤

评论:阿辉

来源:GPLP Rhinoceros Finance(ID:gplpcn)

发生了大数据集成服务提供商Jiuqi Software(.SZ)的后遗症。

2019年8月28日,久奇软件移交了连续三个季度持续亏损的笔录。 9月3日,它收到了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出的业绩查询函,其软件是9月13日。

久奇软件上市后的表现持平。近年来,它通过并购实现了业绩的快速增长,而真正的一面正在慢慢出现。

业绩急剧下降,子公司陷入合同欺诈丑闻中

久奇软件2019年上半年实现收入11亿元,同比增长8.53%;营业成本为12.03亿元,同比增长30.86%;净亏损为9048.69万元,而2018年同期净利润为9.3357亿元。比上年下降197.62%。

为什么收入增加了,而长时间丢失了软件?深圳证券交易所要求其详细解释收入增加的原因。

2019年2月,大规模收购其软件的上海移动打破了合同欺诈案和加盖公章,丑闻困扰。上海移动主要移动信息应用服务业务上半年实现收入1.92亿元,同比下降28.95%,毛利率下降22.07%。

久奇软件的股票业务主要从事电子政务,软件产品和技术服务,在集团管理和控制领域。净利润比上年同期减少6741.7万元,主要是由于人员规模增加导致人工成本增加。人工成本比2018年同期增加5013.00元。万元,同比增长35.52%。












华夏电通主要的数字法庭业务和智能法庭业务上半年实现收入6695.6万元,同比下降48.95%。净利润的下降是由于智能法庭业务的转型,新业务交付周期比传统业务更长。收入同比下降。

数字通信科主要从事市场营销计划,媒体布局和数字信息服务营销。净利润下降的原因是中美贸易摩擦和海外商业媒体资源成本的增加以及毛利润的下降。 2019年上半年,该行业的营业成本为6.08亿元,同比增长83.44%,毛利率下降6.49%。

6家公司业绩下降,商誉减值风险增加6亿元

截至2019年6月30日,长期软件账面声誉仍高达6.01亿元,收购该公司的6家公司的业绩均出现下滑。奇怪的是,这些公司没有为商誉计提减值准备。

Jiuqi Software表示,Yiqilian Technology,Huaxia Dentsu,Ruiyi Hengdong和Jiuqi的数字化生产和运营环境没有重大变化。相比之下,旧金宝和上海移动的情况更为复杂。

九金宝出生于2016年。2017年末,应收保费金额为9170万元。当时,久奇软件表示,由于宏观经济波动等因素,可能存在无法收回应收款的风险。对上市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2018年底,九金宝保理业务保险存款原值1.55亿元,其中逾期1.1亿元。存在应收账款无法收回且隐性债务不良的风险。

由于坏账风险和业务规模萎缩,久保宝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同比下降95.66%;营业收入344.1万元,同比下降78.21%。逾期未付的应收保险款额仍在增长。 2019年上半年末,九金宝保理业务存款本金为1.85亿元,其中逾期金额为1.13亿元。久奇软件表示,不排除及时剥离业务和资产的方式。

上海移动的性能下降是由于法律风险造成的。上海移动已于2019年4月由公安机关提起诉讼。案件的起因是原股东涉嫌合同欺诈,个人员工涉嫌伪造公章。此案仍在调查阶段。上海移动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同比下降93.56%。

计划向上海移动减资3亿元,控股股东赔偿

涉嫌违法行为已提起,履约承诺尚未完成。上海移动已经成为“热点土豆”。 2019年9月17日,久奇软件宣布计划以3.03亿元的价格将上海移动转让给关联方齐顺通达。

上海搬家时,控股股东久奇科技愿意赔偿,此次49%股权交易的赔偿金额为8亿元人民币减去久益软件49%股权的赔偿。

交易完成后,上海移动将不再包含在长期软件合并报告的范围内,这意味着非标准2018年度报告的不利影响将被消除。

本文是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收款报告投诉

作者:陈彤

评论:阿辉

来源:GPLP Rhinoceros Finance(ID:gplpcn)

发生了大数据集成服务提供商Jiuqi Software(.SZ)的后遗症。

2019年8月28日,久其软件交出了连续3个季度持续亏损的成绩单,9月3日便收到深交所下发的业绩问询函,久其软件于9月13日就问询函进行了回复。

久其软件上市后业绩平平,近年来通过大肆并购,实现了业绩的飞速增长,而真实的一面也在慢慢显现。

业绩大幅下滑,子公司陷合同诈骗丑闻

久其软件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收11.00亿元,同比增长8.53%;营业成本为12.03亿元,同比增长30.86%;净亏损9048.69万元,与2018年同期净盈利9355.78万元相比,下降196.72%。

为什么营收增长了,久其软件却亏了?深交所要求其详细说明增收不增利的原因。

2019年2月,久其软件大手笔并购的上海移通,爆出合同诈骗案与公章造假案,丑闻缠身。上海移通主营企业移动信息应用服务,上半年实现营收1.92亿元,同比下滑28.95%,毛利率同比下降22.07%。

久其软件的股份板块主营电子政务、集团管控领域软件产品与技术服务,净利润同比下降6741.57万元,原因为人员规模增长导致的人工成本增加,人工成本较2018年同期增加5013.00万元,增35.52%。

华夏电通主营数字法庭业务与智慧法院业务,上半年实现营收6695.67万元,同比降48.95%,而净利润下降原因为智慧法院业务转型,新业务交付周期较传统业务长,收入同比下降。

数字传播板块主营营销策划、媒介投放及营销数字化信息服务等。净利下滑原因为中美贸易摩擦与海外业务媒体资源的成本上升、毛利下降。2019年上半年,该板块营业成本为6.08亿元,同比增长83.44%,毛利率同比下降6.49%。

6公司业绩恶化,6亿元商誉减值风险增加

截至2019年6月30日,久其软件账面商誉仍高达6.01亿元,并购的6家公司均出现了业绩下滑。奇怪的是,这些公司并没有计提商誉减值准备。

久其软件称,亿起联科技、华夏电通、瑞意恒动与久其数字生产经营环境无重大变化。相比之下,久金保和上海移通的情况更为复杂。

久金保2016年诞生,2017年年末应收保理款为9160.08万元,当时,久其软件就表示,受宏观经济波动等因素影响,或将存在应收保理款无法回收的风险,对上市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不良影响。

而到了2018年年末,久金保保理业务应收保理款原值为1.55亿元,其中逾期金额就有1.1亿元,存在应收保理款无法回收的风险与坏账隐患。

因坏账风险和业务规模收缩,久金保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同比降95.66%;实现营业收入344.16万元,同比下降78.21%。而应收保理款逾期金额仍在增长,2019年上半年期末,久金保保理业务应收保理款原值为1.85亿元,其中逾期金额为 1.13亿元。久其软件表示,不排除适时剥离该块业务及资产的方式。

上海移通的业绩恶化则缘于法律风险。上海移通于2019年4月被公安机关立案,立案缘由为原股东涉嫌合同诈骗与个别员工涉嫌公章造假,目前案件仍处于调查阶段。上海移通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同比下滑93.56%。

拟3亿元切割上海移通,控股股东做出赔偿

涉嫌违法被立案、未完成业绩承诺,上海移通已经成为“烫手山芋”。2019年9月17日,久其软件发布公告称,拟以3.03亿元将上海移通转让给关联方启顺通达。

而上海移通挖的坑,控股股东久其科技则愿意补偿,补偿金额为49%股权的交易对价8亿元减去久其软件已实际获得的对应49%股权部分的赔偿金。

一旦完成交易,上海移通将不再纳入久其软件合并报表范围,这意味着2018年年报非标的不利影响将消除。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