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本想捉弄一下他,他却故作玄虚这样回答


走在花火身边,流年唯一的感觉就是,有一种步伐叫做漂移。因为花火似乎从此就真正开始进入了自己的生活里,所以走起路来十分精神,仿佛花火就是天上的仙女一样赐予了他一双隐形翅膀,不用太多力气,也能轻易越过道道坎坷,道道弯。

流年带着花火走过泥泞的地段后来到操场上,被雨水打湿的落叶贴满在地板上,一眼望过去,只有一种泛黄的颜色。挂在树上的那一些,也开始在各自的脸颊上晕开疲惫,等待着被冷风一吹而落。流年感触着这种画面,似乎很多天之后,他对花火的感情也会像待落的叶子一样,经不起冷风的考验。

有人说过,生活不是电影,不会总有结局,就当一季的秋天再来的时候,无可奈何的看花落去。流年所做的,只能是在内心的深处腾出一块空地,然后用灼烧过的情怀去烘干,然后再把对花火的感觉储藏,不让它风化变质。就算付出的努力到最后花火还是不懂,至少那一些些微妙的感动也曾在她的心里发过芽,纵使它们没有在自己的滋润与爱护和浇灌下茁壮成长,那也不惜如此无数次美丽的邂逅和深深的爱过。

一对对情侣在操场旁边的阶梯看台上紧紧依偎,然后男生凑在女生的耳边,讲着甜蜜的话语,时不时传来女生笑呵呵的带着娇气的声音。

流年曾几何时也想过有一天能够牵着花火的手漫步在操场上绕圈圈,走累了就找个安静的位置坐下来,轻轻把花火搂入自己怀中,然后用自己的手轻拂花火的长发,两个人陶醉在浪漫的气氛里,不管夜的灯火灭去,不管约会的情侣一对对散去,也不管周围的喧嚣都全部安静下来,就只剩下风声,而流年对花火讲着一整夜的甜言蜜语,讲着古老传说,讲着童话故事,讲着王子与灰姑娘的爱情,讲着两个人相恋的每一点每一滴,每一分每一秒,待到花火在自己怀中安静的熟睡过去,再用自己的大衣盖上她的身体,然后再也什么话都不说,就在无边际的夜色中等待黎明的晨光,等着日晕从地平线那边慢慢升起来。

流年望着夜空,对花火说道:“夜色真美,但是想不出什么词可以形容,你觉得呢?”

花火则回道:“一般般!”

流年又说道:“要用心去感受的,不然幻想不到那种重重似画的意境,你试着闭上眼睛,然后深呼吸一下,就可以感受得到了。”

花火好奇地问道:“真有这么神奇?你该不会想骗我吧?”

流年对着天空作发誓状,假装严肃地说道:“要是我骗你的话,老天就罚我明天早上懒觉睡过头,发这样的毒誓你总该相信我了吧?”

花火反问道:“这叫什么啊?明天星期六耶,再说懒觉有睡过头的吗?要睡过了头那还叫懒觉吗?”

流年在旁边做苦思冥想状,他在想,这花火还真不简单,一语就道破了天机,开个玩笑幽默一下,谁知道她完全不配合,只好自己在心里给自己当听众,强扭大肠小肠假笑一番。

流年回道:“嘿嘿,这也被你知道哦,那我不是什么秘密在你面前都变成电视广告,普天之下众人皆知了?”

花火笑道:“你那也是秘密?地球人都知道了,哈哈!”

流年没再辨解,只凝神专注着花火的笑脸,浅浅的红晕在脸上若隐若现,于是他再次倾倒。

这时候花火突然开口,把提包跨到臂膀下说道:“我看到你脸上写着两个大大的字,不许用镜子照,你自己摸看是什么字,答对了有奖。”

流年一听“有奖”两字,幻想这奖品不会是一个吻或者一个深深的拥抱吧?顿时两眼放光,用双手在自己的脸上摸来摸去,但除了那几个胀满的青春豆外,再无突起的痕迹可循

流年以为是花火骗他,但又想着是真,说不定答对了还能得到自己幻想的大奖,所以假装努力一番后对花火说道:“哈哈,我摸出来了。”

花火问道:“你摸出是什么字了呀?”

流年故作玄虚的回道:“是,是……”

花火追问道:“是什么啊?”

流年回道:“是,帅气!”

自恋是需要勇气的,但对流年而言,自恋跟勇气没有半毛钱关系,他的自恋,纯属不要脸型。

青春校园小说《花火年纪与流年故事》,青春里的我们,神交如故,感谢阅读。喜欢的朋友,加个书架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