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男友求婚被拒我出国疗伤,7年后归来相亲,他反倒吃醋了(下)


  2019-08-10 10:14:15 你的晚安故事

  

  向男友求婚被拒我出国疗伤,7年后归来相亲,他反倒吃醋了(上)

  洛月白当时是怎么回答的,酒量不佳的她,喝了那么多啤酒之后,脑子开始有些模糊,正好一阵风经过,许立森的声音被风吹散,传到洛月白这里的时候,已经变得不怎么真实了。

  洛月白先是一脸诧异地看着他,随即又换上一副自嘲的表情:“别开玩笑了。”

  说罢她就拎起自己的包站了起来,许立森也想追上来,但老板有眼力见啊,上前就把许立森给拦住了:“帅哥,还没付钱呢。”

  洛月白给老板比了个大拇指,然后就脚底抹油跑了。老板结账还故意慢吞吞的,许立森着急去追洛月白,想扫码支付整数,让老板不用找了,可老板偏偏拦着,等他付好钱去追洛月白的时候,洛月白已经不见了。

  洛月白不清楚许立森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但她封尘了长达七年的喜欢啊,又开始因为这句话而萌动起来了。

  他是什么意思?

  洛月白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年少时跟许立森相处的点点滴滴也全都在脑海里浮现出来。

  她睡不着,干脆起身走到老宅子的阳台上坐着,可她刚走到阳台,便看见楼下停着一辆车,而车子边,正是许立森。

  洛月白怕把外婆吵醒,所以便只开了一盏光线柔和的小台灯,阳台上有路灯照着,光线正好,所以当她走出来的时候,许立森并没有发现她已经来到了阳台。

  阳台在左边,她的房间在右边,许立森的视线全在右边的房间上,而在左边阳台上的洛月白的视线,却全在许立森身上。

  在很久之前,洛月白把许立森带到这个宅子里住过,但是爸妈出事之后,外婆也跟着他们到了国外,这个宅子就空下来了,也难为许立森还记得。

  她在栏杆边席地而坐,借着栏杆上爬山虎的掩饰,就这么看着楼下的许立森。

  也许是脑子里乱哄哄地涌出来许多之前的东西,也可能是因为太久没见许立森了,她竟然就这么看着她,直到天边破晓。当然,许立森也在楼下站了一晚上,直到早起晨练的人跑过,他才回到了车子里。

  许立森的这个举动,动摇了洛月白相亲的念头。

  所以,当张先生打电话来约她出去,她都找借口推脱了。

  但她又还没有说服自己去找许立森,只能一个人在这个城市里逛着,但正应了那句话,越不想遇到的人,就越容易碰到。

  洛月白在街上碰到李漫漫的时候,第一个反应是趁着她没看见扭头走开,但李漫漫这厮眼尖,大老远就尖着嗓子喊住她:“洛月白你给我站住!”

  洛月白下意识站住,但转念一想,凭什么李漫漫叫她站住她就要站住啊。

  反应过来的她又硬气起来,双手环胸看着李漫漫,道:“有事吗?”

  李漫漫跑到她面前,环顾四周之后道:“许立森呢?”

  洛月白纳闷:“你找他怎么找到我这里来了?”

  没成想李漫漫更诧异:“你俩还没在一起啊?”

  洛月白一听觉得有猫腻了,立即反问:“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10

  许立森在洛月白家楼下蹲了一宿,精神状态不佳,开会的时候,底下的小员工都在窃窃私语,说一直精英范不会出错的许立森,可能要破戒了。

  好不容易熬到散会,许立森刚出来,秘书便上前道:“许总,外面有一位叫洛月白的小姐找你,她说你要是不出去,她就自杀让你守寡。”

  许立森听到洛月白的名字时,已经顿住了,听到后面的话,又忍俊不禁。

  他顾不上旁边正准备找他攀谈的员工,把手里的东西往秘书手里一塞,便匆匆忙忙跑了出去,刚刚开会时在猜测许立森怎么了的员工们,这回终于知道他方才的情况是怎么回事了。

  洛月白在公司大厅等得无聊,还没等到许立森呢,张先生的电话就来了。

  她刚按下接听键准备说话,手机便被人从身后拿走了,她回头,身后那人正是许立森。

  可他此时却板着脸,拿着洛月白的手机对另一头的张先生道:“不好意思,她现在在我这里,没空接你的电话。”

  说完他就把电话给挂断了,看见洛月白一脸蒙圈的样子,他道:“之前有女生给我打电话,你不也是这样的吗?”

  洛月白一时语塞,她摊手:“那咱俩扯平了。”

  许立森把手机递回去给她,然后坐到她面前,继续保持着一股子高冷精英的范:“说吧,来找我有什么事?”

  洛月白现在把握了主动权,看起来自信多了,她往后靠在沙发靠背上,跷起二郎腿,道:“刚刚遇到了李漫漫,她跟我说了一些你的事,现在给你个机会,说一说你打算怎么办?”

  其实许立森跟李漫漫已经没什么接触了,上次也是两家公司签合同正好遇到,她缠得紧,才跟她一起去吃饭,谁知道会在餐厅遇到洛月白,让洛月白产生了一种他跟李漫漫一直在一起的错觉。

  但现在洛月白主动来找他,又说出了这种话,许立森觉得,自己就不用解释了。

  他看着洛月白,虽说已经过了七年,但毕竟是从小富养长大的女孩子,眉目间还是透着少女的娇憨天真,恍惚间,似乎又回到了当年的模样。

  她以前的天真,是因为被宠着长大,没有见过世界的黑暗,但她现在的娇憨天真,便是骨子里自带,恰恰是见过了这个世界的黑暗,才努力保持住的习性。

  许立森喉结一动,他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了一眼洛月白,又单膝跪了下去,看着洛月白,道:“不要去相亲了,想结婚就跟我结吧,我现在有能力了,换我保护你,好不好?”

  洛月白一直绷着的脸在听到这句话时,就绷不下去了,也许是这么多年以来,难得听到一个好消息,又或许,是这么多年来,终于得到了许立森的回复,她鼻子一酸,含着泪点头。

  “好。”

  许立森记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洛月白的,明明一开始觉得她蛮横黏人。可是在篮球赛,那个男生说了那些话之后,她不再来找他,他又开始不习惯了。忍了几天没忍住,他只好去把那个男生给揍了一顿,等那个男生去道歉了,这小妮子才重新来找他。

  他其实是有些自私的,在听说她家里破产了,有那么一刻,他是开心的,因为觉得,这样他跟她之间的距离就离得近了,但他没想到,这会让他们分开整整七年。

  当初洛月白的母亲从医院跳楼,参加完葬礼之后,他想着要去陪洛月白,可李漫漫挑着洛月白来找他的时候出现,让洛月白看见之后误会,可惜的是,他很久之后才知道那一幕被洛月白看见了。

  等他再去找洛月白的时候,洛月白已经跟着舅舅去了国外。

  但好在,人生就是这样,兜兜转转,她还是回到了他身边,而他,也有了保护她的能力。

  如果你想结婚的话,跟我结吧,我喜欢你,也有能力娶你。

  余生,我给你偏爱与深情。(作品名:《所有的偏爱予双鱼》,作者:三月桃花雪。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向你推荐故事精彩后续。

  

  向男友求婚被拒我出国疗伤,7年后归来相亲,他反倒吃醋了(上)

  洛月白当时是怎么回答的,酒量不佳的她,喝了那么多啤酒之后,脑子开始有些模糊,正好一阵风经过,许立森的声音被风吹散,传到洛月白这里的时候,已经变得不怎么真实了。

  洛月白先是一脸诧异地看着他,随即又换上一副自嘲的表情:“别开玩笑了。”

  说罢她就拎起自己的包站了起来,许立森也想追上来,但老板有眼力见啊,上前就把许立森给拦住了:“帅哥,还没付钱呢。”

  洛月白给老板比了个大拇指,然后就脚底抹油跑了。老板结账还故意慢吞吞的,许立森着急去追洛月白,想扫码支付整数,让老板不用找了,可老板偏偏拦着,等他付好钱去追洛月白的时候,洛月白已经不见了。

  洛月白不清楚许立森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但她封尘了长达七年的喜欢啊,又开始因为这句话而萌动起来了。

  他是什么意思?

  洛月白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年少时跟许立森相处的点点滴滴也全都在脑海里浮现出来。

  她睡不着,干脆起身走到老宅子的阳台上坐着,可她刚走到阳台,便看见楼下停着一辆车,而车子边,正是许立森。

  洛月白怕把外婆吵醒,所以便只开了一盏光线柔和的小台灯,阳台上有路灯照着,光线正好,所以当她走出来的时候,许立森并没有发现她已经来到了阳台。

  阳台在左边,她的房间在右边,许立森的视线全在右边的房间上,而在左边阳台上的洛月白的视线,却全在许立森身上。

  在很久之前,洛月白把许立森带到这个宅子里住过,但是爸妈出事之后,外婆也跟着他们到了国外,这个宅子就空下来了,也难为许立森还记得。

  她在栏杆边席地而坐,借着栏杆上爬山虎的掩饰,就这么看着楼下的许立森。

  也许是脑子里乱哄哄地涌出来许多之前的东西,也可能是因为太久没见许立森了,她竟然就这么看着她,直到天边破晓。当然,许立森也在楼下站了一晚上,直到早起晨练的人跑过,他才回到了车子里。

  许立森的这个举动,动摇了洛月白相亲的念头。

  所以,当张先生打电话来约她出去,她都找借口推脱了。

  但她又还没有说服自己去找许立森,只能一个人在这个城市里逛着,但正应了那句话,越不想遇到的人,就越容易碰到。

  洛月白在街上碰到李漫漫的时候,第一个反应是趁着她没看见扭头走开,但李漫漫这厮眼尖,大老远就尖着嗓子喊住她:“洛月白你给我站住!”

  洛月白下意识站住,但转念一想,凭什么李漫漫叫她站住她就要站住啊。

  反应过来的她又硬气起来,双手环胸看着李漫漫,道:“有事吗?”

  李漫漫跑到她面前,环顾四周之后道:“许立森呢?”

  洛月白纳闷:“你找他怎么找到我这里来了?”

  没成想李漫漫更诧异:“你俩还没在一起啊?”

  洛月白一听觉得有猫腻了,立即反问:“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10

  许立森在洛月白家楼下蹲了一宿,精神状态不佳,开会的时候,底下的小员工都在窃窃私语,说一直精英范不会出错的许立森,可能要破戒了。

  好不容易熬到散会,许立森刚出来,秘书便上前道:“许总,外面有一位叫洛月白的小姐找你,她说你要是不出去,她就自杀让你守寡。”

  许立森听到洛月白的名字时,已经顿住了,听到后面的话,又忍俊不禁。

  他顾不上旁边正准备找他攀谈的员工,把手里的东西往秘书手里一塞,便匆匆忙忙跑了出去,刚刚开会时在猜测许立森怎么了的员工们,这回终于知道他方才的情况是怎么回事了。

  洛月白在公司大厅等得无聊,还没等到许立森呢,张先生的电话就来了。

  她刚按下接听键准备说话,手机便被人从身后拿走了,她回头,身后那人正是许立森。

  可他此时却板着脸,拿着洛月白的手机对另一头的张先生道:“不好意思,她现在在我这里,没空接你的电话。”

  说完他就把电话给挂断了,看见洛月白一脸蒙圈的样子,他道:“之前有女生给我打电话,你不也是这样的吗?”

  洛月白一时语塞,她摊手:“那咱俩扯平了。”

  许立森把手机递回去给她,然后坐到她面前,继续保持着一股子高冷精英的范:“说吧,来找我有什么事?”

  洛月白现在把握了主动权,看起来自信多了,她往后靠在沙发靠背上,跷起二郎腿,道:“刚刚遇到了李漫漫,她跟我说了一些你的事,现在给你个机会,说一说你打算怎么办?”

  其实许立森跟李漫漫已经没什么接触了,上次也是两家公司签合同正好遇到,她缠得紧,才跟她一起去吃饭,谁知道会在餐厅遇到洛月白,让洛月白产生了一种他跟李漫漫一直在一起的错觉。

  但现在洛月白主动来找他,又说出了这种话,许立森觉得,自己就不用解释了。

  他看着洛月白,虽说已经过了七年,但毕竟是从小富养长大的女孩子,眉目间还是透着少女的娇憨天真,恍惚间,似乎又回到了当年的模样。

  她以前的天真,是因为被宠着长大,没有见过世界的黑暗,但她现在的娇憨天真,便是骨子里自带,恰恰是见过了这个世界的黑暗,才努力保持住的习性。

  许立森喉结一动,他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了一眼洛月白,又单膝跪了下去,看着洛月白,道:“不要去相亲了,想结婚就跟我结吧,我现在有能力了,换我保护你,好不好?”

  洛月白一直绷着的脸在听到这句话时,就绷不下去了,也许是这么多年以来,难得听到一个好消息,又或许,是这么多年来,终于得到了许立森的回复,她鼻子一酸,含着泪点头。

  “好。”

  许立森记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洛月白的,明明一开始觉得她蛮横黏人。可是在篮球赛,那个男生说了那些话之后,她不再来找他,他又开始不习惯了。忍了几天没忍住,他只好去把那个男生给揍了一顿,等那个男生去道歉了,这小妮子才重新来找他。

  他其实是有些自私的,在听说她家里破产了,有那么一刻,他是开心的,因为觉得,这样他跟她之间的距离就离得近了,但他没想到,这会让他们分开整整七年。

  当初洛月白的母亲从医院跳楼,参加完葬礼之后,他想着要去陪洛月白,可李漫漫挑着洛月白来找他的时候出现,让洛月白看见之后误会,可惜的是,他很久之后才知道那一幕被洛月白看见了。

  等他再去找洛月白的时候,洛月白已经跟着舅舅去了国外。

  但好在,人生就是这样,兜兜转转,她还是回到了他身边,而他,也有了保护她的能力。

  如果你想结婚的话,跟我结吧,我喜欢你,也有能力娶你。

  余生,我给你偏爱与深情。(作品名:《所有的偏爱予双鱼》,作者:三月桃花雪。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向你推荐故事精彩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