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带田”的人




  以前农村有一种给人“带田”的人,也叫犁田师傅。家里养有一头牛,平时自己好生喂养着,“双抢”时也给没有耕牛的人家犁田,叫“带田”。一般一个生产队也就两三个养牛“带田”的人。

  “带田”的人很辛苦,比别人要更起早摸晚些,还得先紧着别人家的田去梨,自家的田往往是拖在最后边,不敢把别人家的活儿耽误了,会惹人说闲话的。

  养一头牛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每天要定时给它喂草,养好身体,闲时还要牵着它在田埂上遛遛弯儿。牛低头跟在主人的后边,顺便寻找着地上的绿色,看见了就张嘴啃上一口,主人也会适当地放慢脚步。

  只有把这个宝贝侍候好了,它才能更好的为主人服务。

  主人跟牛的感情是深厚的,别看他在水田里狠命的用鞭子抽打着牛的脊背,其实他是内心的焦急,不得不发泄一下。而在歇伙的间隙,主人会轻轻抚摸着卧在地上的牛的背部,似乎在诉说着自己的鲁莽,请求着它的原谅。

  是啊,每年带的田都不一样,因为农家会依据自己的好恶来更换“带田”人,有退带田的,也有新找上门来的。倘若今年带的田比往年多几亩,今年就得比往年发狠些,要更加的勤奋,使起牛来不得不狠心一些。

  因为“双抢”的时间是固定的,必须在预定时间内把别人家的田给犁完。“带田”人吃的就是犁田这碗饭,耽误别人的时间也直接会影响自己的收入。

  “带田”的人估计应该是大集体时期在生产队里就是犁田的,他们对犁田搞田这行驾轻就熟。所以在农业责任制以后,这些人就凭着自己的手艺,借钱也要买头牛,好给自己多挣一份经济来源。

  犁田不是谁都会的,这是一门技术性很强的农活。

  首先要会驭牛,也就是培养人跟牛的感情。比如我从小就怕牛,惧怕它的两只弯曲的尖角,总是离它老远。只有跟它有感情了,它才能听你的话。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犁田的深浅很关键。太浅了,栽秧时秧苗插不下去,伸到泥里的手会触到田底的板结,马上会招来一顿臭骂。说这个带田的黑了心,明年不要他带了。

  这是因为犁田时错过了一趟没犁的缘故。犁田是环绕着田地从田埂边一圈一圈地往中间进行,每次铁犁下去的宽度要把握适中,每犁翻起的土要正好盖住上一犁的边缘,这才是最佳的犁田师傅的手艺。

  如果铁犁走的路线不稳,就会出现漏犁的现象,也就是挨骂的那种情况。这种情况的出现一般来说就是师傅的用心不专,否则是不会出现的。

  犁田犁得过深也不好,会把田底的板结翻上来,而土底的板结是没有肥效的。再一个会加重牛的负荷,只有不轻不重的慢慢走着,才是上佳的做法,这就考验着犁田师傅的手艺。

  我家的第一个带田人是枣树的德刚叔,因为跟我枣树的表哥家沾点亲戚,所以才找的他,大概是吧。记得他家儿子结婚的时候,我妈还带我去过他家。

  德刚叔到我家的田里来犁田一般都很早,他家是我们隔壁生产队的,一早雾蒙蒙的打着手电背着犁,牵着牛,要走好一段路程。也许他到别人家也是那么早吧,因为早起天凉会提高犁田的效率。

  德刚叔为人随和,在我家带田一直带到他感觉岁数大了,不愿意再那么辛苦,而把牛给卖了为止。他不像别的犁田师傅那样喜欢喝酒,啤酒白酒一样都来点。他是滴酒不沾,这点也给主人家省钱了,当然水田也搞得很好插秧。

  以前生产队的稻床边有几个牛栏屋,是养牛的人私人盖的,牛栏屋是没有门的,远远就能看见牛或站或卧在里面,我是不敢近前观看的。

  倒圩了,牛栏屋也倒了,再后来主人就把它牵回自家的门口场上,搭了个草棚,将就着。再后来由于小型拖拉机的出现,提高了犁田的效率,人也轻松,田搞得也好,耕牛就慢慢被淘汰了。

  再后来就是土地的流转,承包大户购买了大型的犁田设备,更加的便捷省事。

  带田人,犁田师傅,一代受人尊敬的行业。

  96

  桐州一皓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9.3

  2019.07.30 08:17*

  字数 1435

  以前农村有一种给人“带田”的人,也叫犁田师傅。家里养有一头牛,平时自己好生喂养着,“双抢”时也给没有耕牛的人家犁田,叫“带田”。一般一个生产队也就两三个养牛“带田”的人。

  “带田”的人很辛苦,比别人要更起早摸晚些,还得先紧着别人家的田去梨,自家的田往往是拖在最后边,不敢把别人家的活儿耽误了,会惹人说闲话的。

  养一头牛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每天要定时给它喂草,养好身体,闲时还要牵着它在田埂上遛遛弯儿。牛低头跟在主人的后边,顺便寻找着地上的绿色,看见了就张嘴啃上一口,主人也会适当地放慢脚步。

  只有把这个宝贝侍候好了,它才能更好的为主人服务。

  主人跟牛的感情是深厚的,别看他在水田里狠命的用鞭子抽打着牛的脊背,其实他是内心的焦急,不得不发泄一下。而在歇伙的间隙,主人会轻轻抚摸着卧在地上的牛的背部,似乎在诉说着自己的鲁莽,请求着它的原谅。

  是啊,每年带的田都不一样,因为农家会依据自己的好恶来更换“带田”人,有退带田的,也有新找上门来的。倘若今年带的田比往年多几亩,今年就得比往年发狠些,要更加的勤奋,使起牛来不得不狠心一些。

  因为“双抢”的时间是固定的,必须在预定时间内把别人家的田给犁完。“带田”人吃的就是犁田这碗饭,耽误别人的时间也直接会影响自己的收入。

  “带田”的人估计应该是大集体时期在生产队里就是犁田的,他们对犁田搞田这行驾轻就熟。所以在农业责任制以后,这些人就凭着自己的手艺,借钱也要买头牛,好给自己多挣一份经济来源。

  犁田不是谁都会的,这是一门技术性很强的农活。

  首先要会驭牛,也就是培养人跟牛的感情。比如我从小就怕牛,惧怕它的两只弯曲的尖角,总是离它老远。只有跟它有感情了,它才能听你的话。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犁田的深浅很关键。太浅了,栽秧时秧苗插不下去,伸到泥里的手会触到田底的板结,马上会招来一顿臭骂。说这个带田的黑了心,明年不要他带了。

  这是因为犁田时错过了一趟没犁的缘故。犁田是环绕着田地从田埂边一圈一圈地往中间进行,每次铁犁下去的宽度要把握适中,每犁翻起的土要正好盖住上一犁的边缘,这才是最佳的犁田师傅的手艺。

  如果铁犁走的路线不稳,就会出现漏犁的现象,也就是挨骂的那种情况。这种情况的出现一般来说就是师傅的用心不专,否则是不会出现的。

  犁田犁得过深也不好,会把田底的板结翻上来,而土底的板结是没有肥效的。再一个会加重牛的负荷,只有不轻不重的慢慢走着,才是上佳的做法,这就考验着犁田师傅的手艺。

  我家的第一个带田人是枣树的德刚叔,因为跟我枣树的表哥家沾点亲戚,所以才找的他,大概是吧。记得他家儿子结婚的时候,我妈还带我去过他家。

  德刚叔到我家的田里来犁田一般都很早,他家是我们隔壁生产队的,一早雾蒙蒙的打着手电背着犁,牵着牛,要走好一段路程。也许他到别人家也是那么早吧,因为早起天凉会提高犁田的效率。

  德刚叔为人随和,在我家带田一直带到他感觉岁数大了,不愿意再那么辛苦,而把牛给卖了为止。他不像别的犁田师傅那样喜欢喝酒,啤酒白酒一样都来点。他是滴酒不沾,这点也给主人家省钱了,当然水田也搞得很好插秧。

  以前生产队的稻床边有几个牛栏屋,是养牛的人私人盖的,牛栏屋是没有门的,远远就能看见牛或站或卧在里面,我是不敢近前观看的。

  倒圩了,牛栏屋也倒了,再后来主人就把它牵回自家的门口场上,搭了个草棚,将就着。再后来由于小型拖拉机的出现,提高了犁田的效率,人也轻松,田搞得也好,耕牛就慢慢被淘汰了。

  再后来就是土地的流转,承包大户购买了大型的犁田设备,更加的便捷省事。

  带田人,犁田师傅,一代受人尊敬的行业。

  以前农村有一种给人“带田”的人,也叫犁田师傅。家里养有一头牛,平时自己好生喂养着,“双抢”时也给没有耕牛的人家犁田,叫“带田”。一般一个生产队也就两三个养牛“带田”的人。

  “带田”的人很辛苦,比别人要更起早摸晚些,还得先紧着别人家的田去梨,自家的田往往是拖在最后边,不敢把别人家的活儿耽误了,会惹人说闲话的。

  养一头牛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每天要定时给它喂草,养好身体,闲时还要牵着它在田埂上遛遛弯儿。牛低头跟在主人的后边,顺便寻找着地上的绿色,看见了就张嘴啃上一口,主人也会适当地放慢脚步。

  只有把这个宝贝侍候好了,它才能更好的为主人服务。

  主人跟牛的感情是深厚的,别看他在水田里狠命的用鞭子抽打着牛的脊背,其实他是内心的焦急,不得不发泄一下。而在歇伙的间隙,主人会轻轻抚摸着卧在地上的牛的背部,似乎在诉说着自己的鲁莽,请求着它的原谅。

  是啊,每年带的田都不一样,因为农家会依据自己的好恶来更换“带田”人,有退带田的,也有新找上门来的。倘若今年带的田比往年多几亩,今年就得比往年发狠些,要更加的勤奋,使起牛来不得不狠心一些。

  因为“双抢”的时间是固定的,必须在预定时间内把别人家的田给犁完。“带田”人吃的就是犁田这碗饭,耽误别人的时间也直接会影响自己的收入。

  “带田”的人估计应该是大集体时期在生产队里就是犁田的,他们对犁田搞田这行驾轻就熟。所以在农业责任制以后,这些人就凭着自己的手艺,借钱也要买头牛,好给自己多挣一份经济来源。

  犁田不是谁都会的,这是一门技术性很强的农活。

  首先要会驭牛,也就是培养人跟牛的感情。比如我从小就怕牛,惧怕它的两只弯曲的尖角,总是离它老远。只有跟它有感情了,它才能听你的话。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犁田的深浅很关键。太浅了,栽秧时秧苗插不下去,伸到泥里的手会触到田底的板结,马上会招来一顿臭骂。说这个带田的黑了心,明年不要他带了。

  这是因为犁田时错过了一趟没犁的缘故。犁田是环绕着田地从田埂边一圈一圈地往中间进行,每次铁犁下去的宽度要把握适中,每犁翻起的土要正好盖住上一犁的边缘,这才是最佳的犁田师傅的手艺。

  如果铁犁走的路线不稳,就会出现漏犁的现象,也就是挨骂的那种情况。这种情况的出现一般来说就是师傅的用心不专,否则是不会出现的。

  犁田犁得过深也不好,会把田底的板结翻上来,而土底的板结是没有肥效的。再一个会加重牛的负荷,只有不轻不重的慢慢走着,才是上佳的做法,这就考验着犁田师傅的手艺。

  我家的第一个带田人是枣树的德刚叔,因为跟我枣树的表哥家沾点亲戚,所以才找的他,大概是吧。记得他家儿子结婚的时候,我妈还带我去过他家。

  德刚叔到我家的田里来犁田一般都很早,他家是我们隔壁生产队的,一早雾蒙蒙的打着手电背着犁,牵着牛,要走好一段路程。也许他到别人家也是那么早吧,因为早起天凉会提高犁田的效率。

  德刚叔为人随和,在我家带田一直带到他感觉岁数大了,不愿意再那么辛苦,而把牛给卖了为止。他不像别的犁田师傅那样喜欢喝酒,啤酒白酒一样都来点。他是滴酒不沾,这点也给主人家省钱了,当然水田也搞得很好插秧。

  以前生产队的稻床边有几个牛栏屋,是养牛的人私人盖的,牛栏屋是没有门的,远远就能看见牛或站或卧在里面,我是不敢近前观看的。

  倒圩了,牛栏屋也倒了,再后来主人就把它牵回自家的门口场上,搭了个草棚,将就着。再后来由于小型拖拉机的出现,提高了犁田的效率,人也轻松,田搞得也好,耕牛就慢慢被淘汰了。

  再后来就是土地的流转,承包大户购买了大型的犁田设备,更加的便捷省事。

  带田人,犁田师傅,一代受人尊敬的行业。